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睇病難」——市民的悲哀、市民的控訴(文:周永新) (09:00)

農曆新年首幾天,公立醫院的擠迫稍微有紓緩,或許是立春之後天氣回暖,又可能是假期多了港人出外旅遊,一時間沒有這麼多市民到公立醫院求診。但公立醫院的擠迫終需有個解決的辦法,負責官員若然認為現在多了5億元撥款,便可暫且把問題放下,不積極尋找長遠改善方案,便是大錯特錯!

新移民對公營醫療需求殷切

公立醫院為什麼這麼擠迫?有前線醫生把問題歸咎新移民身上,認為每天150名內地居民移居香港,無疑加重公立醫院負荷,是造成公營醫療服務「爆煲」的「重要分子」。對於這種說法,社區組織協會作了有力反駁,指出公立醫院約六成病人是長者,而新移民中的長者比例不到一成。不過,不能否認的事實是:新移民對公營醫療的需求,確實高於本地居民,原因是他們多屬中下階層,沒有經濟能力應付私家醫院昂貴費用。因此,不應把「爆煲」問題推在新移民身上,是政府明知人口增長主要來自新移民,卻沒有考量他們對醫療服務有較大需求,是政府規劃上的疏忽。

早前香港建築師學會成員陳雅妍指出:自回歸以來,公立醫院病牀總數只輕微增加2.9%,遠低於同期人口11% 的增幅。筆者記得,香港政府於1974年發表的《香港醫療及衛生服務的進一步發展》白皮書中,已訂立目標,每1000人口應有5張病牀,而現在醫管局只有2.8萬張普通科病牀,以香港750萬人口計算,牀位與人口的比例是3.7張;就算加上私家醫院的病牀數目,比例也低於4張,連45年前訂立的目標也達不到。

「爆煲」是醫療規劃失誤的惡果

公營醫療服務為什麼會「爆煲」?筆者認為:是過去30年政府醫療規劃錯誤的結果,其中涉及的因素錯綜複雜,並不是增撥資源或培訓多些醫療人員便可解決。這些影響醫療服務供求的因素,可分以下幾點來討論:有些與香港人口結構的轉變有關,有些與市民患病種類的變化有關,有些與醫療科技的發展有關,有些與醫療人員的權力架構有關,有些與公私營醫療服務資源的分配有關。本文先討論首3項,餘下兩項下次討論,然後提出長遠改革的意見。

公營醫療服務所以如此擠迫,不少評論把問題歸咎人口老化,有時負責醫療服務的官員也以此為藉口,好像香港不是有這麼多長者,公立醫院的牀位佔用率就不會超出負荷。其中常舉的例子,是長者屬於流感「高危一族」,所以流感高峰一到,長者成為「迫爆」公立醫院的元兇。無疑,香港65歲或以上人口所佔比例愈來愈高:40年前,香港剛踏入人口「成熟期」(mature period),老年人口首次超過整體人口的7%,是聯合國定下「人口老齡化」(ageing)的門檻;今天,香港老年人口不但已佔整體人口的17%,預計到2036年,香港人口中,每3個有1個是長者。更值得注意的是,港人的預期壽數是全球之冠,而增加的老年人口中,特別高齡的長者增幅尤其顯著:2016年人口調查中,80歲及以上的人口有34萬,佔總人口4.6%,相對10年前,這歲數的人口上升66.7%,他們對醫療服務的需求尤其殷切,是65至80歲長者的3倍。

政府缺乏應對人口老化政策

我常說:人口老化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口老化海嘯」來臨時,政府官員只懂誇大其辭,恐嚇市民人口老化將增加政府財政開支,令政府出現結構性赤字,卻提不出積極面對問題的解決辦法。例如2003年政府發表《人口政策專責小組報告書》時,早已指出香港正面對嚴峻的人口老化問題,但結論是香港必須引入「優才」和「專才」移民,隻字不提人口老化對各項社會服務需求的影響。到2012年,政府發表《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2012年進度報告書》,討論焦點是如何提升和增加香港勞動力,人口老化帶來的衝擊只是聊備一格。難道人口政策就只等於如何保持香港競爭力?怪不得公立醫院「迫爆」,政府根本沒有準備好的政策應對。

特區政府有認真面對人口老化問題嗎?我不敢說完全沒有。政府在規劃房屋、醫療、福利等服務時,老年人口的增加都會計算在推算中;但數字背後的意義,看來並沒有深入分析。例如長者對醫療服務的需求,規劃根據的是老年人口增加數目,但沒有同時考量不同年齡老年人士對醫療服務的需求,得出來的結果便常與現實情况有差距。再以80歲或以上高齡人士作例子:醫學調查顯示,80歲或以上人士患認知障礙症(或稱腦退化症)的比例,約佔同年齡組群的20%,即5個之中有1個。如果政府規劃醫療服務需求時沒有把這個因素包括在內,認知障礙病患者便無法得到適當醫療和福利服務的照顧。

過往不治之症  現在「有得醫」

另外,人口老化還改變了疾病的種類和治療方法。記得在我孩童的時候,市民的觀念是:一旦患了重病,若然無法醫治,結果就是死路一條。今天情况不同了,就是患上過往被視為不治之症的,例如癌病,現在「有得醫」的情况高達八成;不過,癌病的治療和康復卻往往長路漫漫。老年人患的病尤其「手尾長」,必須長期定時覆診,醫生也很難對他們說何時才可康復。總言之,隨着人口老化和環境改變,今天疾病種類千變萬化,治療方法也日新月異,香港公立醫療服務若然仍舊集中資源在治療疾病,未能在預防和康復方面多做工夫,公立醫院不全面崩潰已是不幸中之萬幸,我們得感謝公立醫療人員的努力和恪守專業的表現。

為什麼過往不治之症,今天患者卻可抱痊癒的希望?答案是:近年醫學昌明,加上新科技和儀器配合,以前不知因由和無法診治的疾病,今天都有機會治好。不過,醫療科學發展和儀器添置,都需要大量資源投入,而先進且廉價的醫療服務,公立醫院是唯一的選擇,吸引了絕大部分市民求醫屬意料中事。同時,疾病的治癒機會高了,市民期望也會相應提高,不會滿足於簡單的診治,很多時都要求複雜的檢查和觀察。這些都增加了公立醫療服務承受的壓力,並不是規劃時可以預見的,但最後卻造成公立醫療服務瀕臨「爆煲」。

今天公共醫療服務面對的問題,是多年來政府規劃不周造成的惡果。市民在使用醫療服務時處於被動地位,政府並沒有給他們選擇的空間。政府的醫療規劃一旦犯了錯,沒有跟隨人口和疾病變化而改革,受苦的是市民大眾,他們只好無奈接受「睇病難」的殘酷現實。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