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香港政策法》報告的幾點觀察(文:王慧麟) (09:00)

中美貿易談判,原本的「3月1日」死線,好像有推遲的迹象。但外界深知,主宰貿易協議的生死,全繫特朗普(侵侵)如何審視未來兩國的關係。看官若一直追看美帝傳媒的話,現階段侵侵應該更關心民主黨究竟會派哪位人士競選總統。近日民主黨悍將桑德斯決定去馬參選,民主黨的總統參選人花多眼亂,在此亂局之中,究竟誰會出選,才是侵侵關心的事項。而民主黨最終出戰的候選人,其對中國政策之取態,亦是侵侵需要注視的一環。

談判拖愈久  中美關係愈成「侵侵」連任戰棋子

舉例,假如民主黨最終有一位候選人的對中立場是相對溫和的話,侵侵有可能為了選情而決意與北京鬧翻,擺出更強硬的姿態,以區別其與民主黨的立場。所以,中美談判愈拖得久,中美關係就愈來愈成為侵侵連任戰的棋子,對侵侵來說,是多了一張好牌以及選舉籌碼。

3月份,也是美帝《香港政策法》的一個重要時間。按照《香港政策法》第5731條,美帝國務院需要在3月31日或之前,向美國會的相關委員會,提交與政策法有關的相關報告。按去年的經驗,美帝國務院的報告,是在3月31日「截數」,在5月公布政策法的有關報告,但今年是否還是5月,還是未知數。如果又是按去年做法,在3月31日「截數」的話,各方還只剩下一個多月,就《香港政策法》的情况,就一些美帝關心的事項,講清楚說明白了。

執法項目、科技轉移、金融協作  值得注視

先撇開政治問題。翻開去年《香港政策法》的報告,至少有3點是值得注視,亦是美帝關心的事情。首先,在關於執法(law enforcement)項目方面,有兩個部分需要關心。其一,就是執行針對北韓的聯合國決議及相關措施方面,香港未有完全遵守。下周美帝與北韓雖然進行峰會,但美帝至今在制裁北韓方面未有鬆口。香港是否需要交功課呢?其二,就是共同打擊受管制藥物。過去一年,美帝政府不斷指摘有國家非法出口芬太尼,導致美帝人民濫藥嚴重,矛頭直指中國。侵侵的國師,亦是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就在上周的推特之中,特別點名中國出口芬太尼,導致美帝每日70多人死於有關濫藥。這除了預示中美貿易戰之外,美帝有機會用毒品戰來打壓中國,另外亦會進一步要求港方交代處理跨境毒品的問題。

其次,去年《香港政策法》報告亦有指出,在美帝的ITAR的法律框架下,美帝可以向香港售賣國防武器材料及相關科技的技術,但香港就不能將相關物資及技術轉移。當然,香港有好多商人會跳出來說,香港人及公司,素來守法,一定不會轉移至鄰近地區。這些物資及科技,多是高科技的產品,亦是去年美帝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的報告內所關注的部分。今年《香港政策法》的報告,相信會在這方面,審視港方有沒有做好把關的工作。

其三,去年《香港政策法》報告提到金融協作方面,美方指出,由於港美部分金融協作方面牽涉到北京,所以阻礙了合作,但由於這些事情不在報告的期間發生,所以沒有說出來。不過,從此報告語氣可見,美方對港方在跨境金融合作方面有不滿。近期美帝在處理何志平案等事件等可見,香港的銀行高度牽涉入這些跨國貪腐案件。香港是否需要展示更大的決心,就跨境金融、洗錢活動方向,向美帝交功課呢?

3股拉力令美思考會否藉《政策法》壓迫中國

當然,政治上的事態,亦是美方關心的議題,包括DQ參選人(取消參選人資格)以及《國歌法》之立法等等。但自侵侵上台後,他極不認同過往美帝總統,對各國人權自由價值之執著及介入。侵侵對於別國的壓制人權事件,似乎不太關心。所以,在此背景下,美方未必對香港政府在壓制人權方面,有極為強烈的意見。而且,這份報告,相信主要都要由美外交官員操刀及𢑥整。一般而言,外交官員的思路傾向保守,往往以平和態度處理之,以及盡量不干預別國的政治事務,以免影響雙方關係及推進合作。但外交官員的一般取態,並不代表政客的立場。有3股拉力,足以令到美帝政府,思考會否藉《香港政策法》報告,來壓迫中國。

這裏就要密切關注,第一,政治上,美帝國務院會否隨着中美貿易談判膠着,將《香港關係法》納入中美談判的棋局之內。第二,美帝國會議員,會否以《香港政策法》為藉口,就香港的民主及政治自由方面,在國會大張旗鼓,藉聽證會等操作,向北京施壓。最後,就是民主派方面,會否有人藉《香港政策法》報告,作出任何更高調的動作,提高分貝,讓國際社會更注視香港人權自由不斷倒退的事實呢?這些都會牽動《香港政策法》報告的未來走向。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