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本地歸屬感非世代分歧之源頭(文:黃子為、郭樺、鄭宏泰) (09:00)

不同世代出生的香港人,近年意見立場分歧愈來愈明顯。坊間對於這種社會現象,提出很多不同解釋。當中一個比較流行的見解,是認定意見不同乃不同世代本土歸屬感差異所致,認為新一代較多在香港土生土長,本土意識較老一代強烈,因而形成不同世代對事物的不同看法。

當年精闢見解  現時「此情不再」

這種論述始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解釋當時為何年長者明顯較年輕者政治冷感,認為老一代多數是從內地逃難來港的移民,有強烈難民心態,落葉歸根思想仍濃,不太以香港為家,平時只埋首於個人生計之中,重視民生經濟發展,對政治則不太關心。另一方面,年輕一代多數是本地土生土長,因而對香港有強烈歸屬感,認為自己有責任為港人發聲。他們在八九十年代先後成立不少政治社會團體,積極參與選舉,推動本地民主發展,維護社會公義。然而,時移世易,當年精闢見解,現時則令人有「此情不再」之嘆。

事實上,若從政府統計處人口調查數據看,則不難看到以上論述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大行其道的一些理據。舉例說,在1991年,高達81.5%的15至24歲香港居民屬本地出生,相關比例明顯高於年長一代,在25至44歲組別中,有64.8%在香港出生,而45至64歲人士的比例更低至20.5%(表1)。可見當時新一代香港人,明顯較老一代多在本地土生土長。

老一代本地歸屬感不弱於新一代

不過,隨着時光飛逝,在廿多年後的今天,昔日的小伙子已經成為老一代。現時,愈來愈多年長人士是土生土長。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調查,45至64歲人士在香港出生的比例大幅上升至63.1%,而25至44歲的相關比例只微升至66%,反而15至24歲人士在香港出生的比例則下降至75.1%。這可能由於本地出生率下降,而不少內地小孩則循單程證方法持續移居來港與家人團聚之故。雖然新一代香港出生比例仍高於老一代,但差距已經大為收窄,現時不同世代港人已經多數屬本土出生成長。

現時老一代港人對本地的歸屬感絕不下於新一代。根據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在去年12月完成有關港人移民意欲的調查數據(註),當詢問受訪市民「你現時對香港的歸屬感有多大?」時,在八九十年代出生人士中,42%回答自己對香港的歸屬感是大,39.2%及18.8%回答普通和小。他們表示自己對香港有大歸屬感的比例小於老一代,51.6%在六七十年代出生和56.6%在五十年代或以前出生者,則回答本地歸屬感是大(表2)。雖然不同年代出生人士的本地歸屬感差異不達統計上的顯著水平,不足以證明老一代的本地歸屬感較強烈,但是起碼可以論證老一代的本地歸屬感不弱於新一代,揭示本地歸屬感未能有效解釋不同世代出生的港人的意見分歧。其實,現時老一代的本地歸屬感不弱,是意料之內的事情,一來他們不少是在本地出生和成長,二來即使部分從內地移居來港,畢竟已經居住香港多年,對香港自然會有深厚感情,一早已視香港為家了。

不少新一代打算移民  多沒實際行動

與此同時,不少新一代年輕人已有離開香港遠走他方的打算。當詢問受訪者「假如有機會,會不會打算移民或移居外地?」時,58.9%在八九十年代出生人士表示有移民打算,相關比例明顯高於其他人士:表示有此打算的在六七十年代出生人士有42%,更只有18%在五十年代出生者有移民的打算。可見那些已經在香港落地生根的老一代,明顯已有在本地終老之意。

不過,即使希望移居他方,亦不代表能或有付諸行動。當詢問有移民打算的受訪者「你近期有沒有為移民作準備?」時,只有11.2%有移民打算的在八九十年代出生人士,回答有為移民作準備,相關比例只稍高於在五十年代或以前出生者。相對而言,在六七十年代出生人士較會嘗試實踐,這可能由於他們正值壯年,在社會工作一段長時間,有較大的經濟能力去移民之故。然而,相關比例亦只有23.4%而已。

不少新一代港人有移民打算,但是多數沒有實際行動,這一方面反映他們對現今香港社會的不滿情緒,50.6%在八九十年代出生人士直言不滿意香港政府表現。與此同時,這顯示他們的無力感,雖然不滿現况,卻有心無力,未能改變香港當前發展格局,只好想到遠走他鄉。但現實是新一代多屬社會中下層,他們學歷雖然較老一代高,但是工作經驗有限,經濟基礎未必能如老一代,移民對他們來說自然是一件說易不易之事。

新一代似乎面對「不似預期」格局

進一步說,現時新一代似乎面對一個「不似預期」的格局。他們在物質條件豐盛下成長,教育水平明顯勝於老一代,但進入社會工作後,發展卻未如理想,高學歷不能保證帶來高入息與好崗位。例如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顯示,在25至34歲人士中,高達六成有大專或以上學歷,但是57.2%是文員、服務工作人員和工人。他們覺得目前困境是社會及政治制度不公造成,因而嘗試改變社會政治現况,卻又未能成功,就萌生移民他鄉的念頭,但似乎不太可行。這種鬱結,既正正是世代分歧之其中一個源頭,亦是不同世代與特區政府必須認真思考和理順的問題,因為如果鬱結不解,不但新一代沒法走出困局,社會發展和穩定亦會受到影響。

註:調查總體是年滿18歲、操粵語或普通話、家中裝有固網電話的香港居民,樣本均為機率樣本。調查於2018年12月11至17日進行,成功訪問708人,回應率為37.3%。若將可信度設於95%,樣本誤差約在±3.68個百分點以內。

作者黃子為、郭樺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副研究員,鄭宏泰是香港中文大學全球中國研究計劃共同召集人、社會及政治發展研究中心聯席主任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