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修訂逃犯例 非木馬屠城(文:盧雯雯) (09:00)

保安局近日就修訂《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向立法會提交文件,建議擴大條例適用範圍,容許香港與未有簽訂長期安排的司法管轄區(包括內地及台灣)以個案商討方式移交逃犯和進行刑事司法協助。該修訂提出的契機,是陳姓港男涉嫌在台灣故意殺害同遊女友,又因台港兩地未有任何刑事協助安排,已返港的嫌疑人無法被移交至台灣就該犯罪行為接受調查及檢控。政府本意在於填補區際司法協助法律漏洞,但公眾擔憂中央政府可合法地要求港府拘捕及引渡藏於香港的大陸人士回大陸受審,損害香港法律制度。人皆有偏見和面對未知的恐懼,但若了解既定法律制度,可知此類擔憂並不符合實際情况。

現安排存缺陷  修訂旨在完善制度

港府與其他司法管轄區作出逃犯移交安排和刑事司法協助的憲制權力基礎,來自《基本法》第96條「在中央人民政府協助或授權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與外國就司法互助關係作出適當安排」。香港目前與20個司法管轄區簽訂了移交逃犯協定,與32個司法管轄區簽訂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協定,以上安排經立法會通過後成為本地法律。而若無長期安排,則需針對單一個案以訂立附屬法例方式經立法會通過,才可由執法機構和法院跟進。

由於香港與內地及台灣尚無雙邊協定,同時《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明確規定不適用於內地與台灣,因此無法在陳男案件中通過訂立附屬法例方式,為台灣執法機構提供刑事司法協助。正是出於此,港府才計劃修改法例適用範圍,加入個案商討制度。將來若有與香港沒有移交逃犯和長期刑事司法協助安排的司法管轄區(不僅僅是內地及台灣)再提出相關申請,可根據個案情况商討,及時對罪案進行調查監控,毋須經過較為複雜的法律程序。

並非內地可任意要求移交

未來與內地的所有個案安排及協定均須嚴格符合《逃犯條例》,該條例已包含詳盡的法律及程序保障,確保執法機構不能任意拘捕及移送逃犯。事實上,特首和香港法院均可對內地移交逃犯的請求予以拒絕。

首先,移交逃犯的請求必須符合雙重犯罪的基本原則,即移交請求所涉的行為必須在雙方管轄區內都構成犯罪,且可被判超過12個月監禁或更高刑罰,也必須是《逃犯條例》附表1「罪行的類別」已涵蓋的罪行。因此若未來香港與內地就個案達成協議,雙方需要對可移交的罪行清單和構成犯罪的行為標準等基本概念達成一致,不存在內地可任意要求港府移交異見人士。

其次,任一移交逃犯請求都要通過法院和行政的雙重審查。香港法院會根據本地法律來審查相關申請,包括是否簽發逮捕令、對執法機關的拘押請求作程序和實質審查,以及考慮逃犯本人反對移交請求的理據,從而獨立作出是否准許移交的決定。《逃犯條例》清楚訂明若逃犯所涉罪行屬政治性質犯罪,或是因種族、宗教、國籍、性別或政治理念等被提起刑事檢控,法院不得簽發拘捕令。此外請求方也不得在逃犯被移交後,以移交文件以外的罪行提出起訴。

司法審查完結後,行政當局再根據情况考慮是否簽發移交令,例如罪行嚴重性、同意移交會否違反香港作為國際條約締約方須履行的義務等。值得留意的是,若逃犯是中國公民,行政長官有權可決定不發出移交令。此外如果移交罪行可被處死刑,行政長官必須得對方保證逃犯移交後不會被判處或執行死刑,才可移交。

香港回歸以來有過不少關於一國兩制和個人權利保護等敏感問題需法院判決,香港法院始終秉持公義理念,獨立公正作出決定。而資料顯示港府在處理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移送及協助請求時,也嚴格遵循既定的本地條例及雙方協定。認為本地執法機構會不顧先例及現行法律,修法後只要內地提出移交申請就一定會移交疑犯,未免對本地法律制度太欠缺了解和信心。

區際司法協助是雙贏

近年來在香港與內地經濟交往愈發頻繁、與內地發展融合更緊密的背景下,區際法律衝突本是正常;不正常的是兩地同為「一國」,卻遲遲未能在法律衝突解決機制上有互信和互認。過往香港在沒有與內地有關於移交逃犯安排的情况下,港府曾多次通過個案協調的辦法,請求內地執法機構將涉嫌於香港犯罪的香港居民移送回港接受調查或審訊,而內地從未提出過移送請求。這不僅導致區際司法協助長期處於不對等和不可持續的情况,也因沒有制度化和穩定化,不利於香港本地法治建設。

刑事司法協助是為便利雙方調查和檢控刑事罪行,宗旨是雙贏而非零和遊戲。例如在近年來時有發生的跨境犯罪、網絡詐騙等罪行,香港警方也需在獲取口供、調查取證、沒收犯罪得益、移交疑犯上獲得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協助。打擊犯罪應當是所有司法管轄區的應盡責任,相信任何一個地區都不願自己成為「逃犯天堂」。

法治始終是香港核心價值,本次修訂不僅可推動跨境打擊犯罪的制度建設,也是確保每一個個體都可在法律下獲得公平對待。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逃犯條例》修訂非木馬屠城  區際司法協助為雙方受益」)

作者是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香港大學法學博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