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天視自我民視 何須求籤?(文:曾志豪) (09:00)

代表香港到車公廟求籤這回事,看來要檢討一下了。論官階,以前是民政事務局。但不論局長是否信仰虔誠,也沒有這個身分代表全港求神問卦。按道理,應該是特區之首的行政長官求籤,不過屆時籤文的衝擊便更直接。而本屆行政長官有特點——過橋抽板,什麼學者報告、委員會調查,求人時言辭懇切,有結果束之高閣。車公難忍這種劣行。

換了鄉議局主席代香港人求籤,也是名不正言不順。鄉議局代表新界特別是原居民的聲音,平時明明新界人和都市人涇渭分明,動輒便說新界人被城市人欺侮,剝奪他們的合法丁權云云,怎麼求籤時突然又儼然以「全港市民」身分自居,忽然又無分彼此了?我等窩居128呎的都市人不敢有勞鄉議局代表,你還是代新界人抽籤好了。

今年籤文明白如話、顯淺易懂,各界人士不費吹灰之力已經破譯解讀,畫餅充腸、石田為業,全部和那些遙遠的大型工程脗合。人工島是否畫餅充飢?那5億又5億的醫療臨時撥款,是否「餅食不充腸」,未能對症下藥?整個香港的施政是否「畫餅」,在「石田」開墾而不自知?

為沙田求的下籤更是「應驗」:「進退難為」,「時運未通」,說的不就是沙中線現在問題處處,缺斤短両,進退難為,列車未通。

以上種種,其實毋須車公提點,任何一個市井小民都能張嘴說出,人心向背從來最是靈準,《尚書》有「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之說。

欺民騙神  難有好運

可惜官威驕傲漠視,派錢4000元的混亂來自當初對民意的漠視;長者綜援福利一改再改,其實也是不理民間聲音反對而自找的麻煩。

如果官員可以貼地多聽民意,何須仰天求神問前程?但最糟糕是,民意不聽,籤文也不敢正視,只敢避重就輕、欺民騙神,難有好運。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