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何時公立醫療人員的申訴才會停止?(文:周永新) (09:00)

過去幾年,流行性感冒都會在農曆新年過後達到高峰,今年也不例外,只是時間好像推前了,肆虐程度也較厲害。多了市民染上流感,特別是小孩和長者,首當其衝的是為公眾服務的公共醫療系統,大大小小的公立醫院和診所擠滿了求診的病人,醫生、護士及其他醫療人員都忙到喘不過氣來,引用他們的說話:「連飲水和去廁所的時間也沒有。」市民聽來感到悲哀,不知負責的官員有何反應?絕對不是「打打氣」便可推搪了事,公立醫院的醫療人員的怨氣實在太大了!

公立醫院醫療人員怨氣冲天

上月,公立醫院的護士和醫生相繼舉行申訴大會。他們守護病人的表現深得市民敬重,恪守專業的精神贏得市民的讚賞,但這樣「捱義氣」,只會把整個公共醫療系統推向崩潰邊緣。長此下去,最終受害的是市民的健康。

公共醫療系統面對的困難,真的無法解決?官員常把問題歸咎興建醫院需時:揚言從規劃到醫院建成提供服務,往往橫跨十多二十年;又推說興建醫院首先便得有土地,而土地正是香港目前最缺乏的資源。這樣的藉口可把責任推卸嗎?如果這樣的說法成立,其他教育和福利等社會服務,一旦出現短缺,政府都可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這豈是負責任的政府應該有的表現?

筆者過往曾出任兩間公立醫院管理委員會的委員,與醫管局的官員接觸時,曾聽過政府內部有一種說法:認為公共醫療服務不能做得太好,否則有病的市民都到公立醫院和診所求診,不但加重政府醫療服務的開支,也會搶去私家醫生的生意;所以,急症室病人長長的輪候時間是必須的,病房內變本加厲的擠迫情况無可避免。

我希望這不再是政府現時負責官員的想法,尤其在編製今年的醫療財政預算時,官員不應畏於香港人口老化,而罔顧年長市民對醫療服務的需求,只想着用盡一切辦法控制醫療服務的開支,猶如幾年前政府要求各部門削減開支2%,就是醫管局也不能倖免。

香港的醫療服務從政策到落實出現了什麼問題?以後再討論,但現在公共醫療系統面對的困難、醫療工作人員每天忍受的辛酸,在本月底發表的財政預算案,財政司長可以提出什麼實質的幫助?就算今年的預算不能徹底解決問題,但最少能否為醫療工作人員「燃點希望」?有關來年的公共醫療開支預算,筆者有以下建議。

公共醫療服務輕預防重治療

首先,去年的財政預算案中,公共醫療的撥款是712億元,較前年增加13.3%,其中醫管局的預算總開支是615億元。也就是說,在政府的醫療開支中,差不多有九成用於治療性(treatment and cure)的醫療服務,預防性(preventive and educational)的醫療服務(主要由衛生署提供)只有一成多。這樣的公共醫療資源分配比例,結果令公共醫療系統傾向疾病的後期治療,忽略了疾病前期的預防和教育。這種「側埋一邊」的公共醫療資源分配情况,造成的弊端是市民有病才看醫生,患病就到公共醫療服務求診,公立醫院怎會不「迫爆」?

回看來年的財政醫療預算,筆者認為必須超過去年13.3%的增幅,絕對不能因政府財政收入可能出現收縮而減少。至於公共醫療資源的分配,預防性的醫療服務不應長期處於「二奶」地位。早前,李瑞山醫生在《明報》(1月27日,〈流感的義氣力場〉)撰寫文章,論及流感高峰期政府採取的措施,認為最有效的應對辦法是全民注射流感針;現在只有一兩成市民接受注射,實在很難達到預防的效果。但全民注射流感針,政府必須增加撥款,而不是要求大部分市民自掏腰包接受注射,這樣才可把注射率提升;只要及早做好預防工作,流感高峰期就可避免。

去年特首增撥5億元給醫管局,期望能夠減輕醫護人員的文書工作,看來效果不彰;就是今年加碼5億元,也不知會起什麼作用?面對公立醫院醫生的申訴,陳肇始局長曾答允向政府爭取資源及增加人手,看看承諾會否在本月底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中兌現。局長應知道,公立醫院醫護人員表達的憤怒,除了過去分配的資源未能追上市民的需求外,他們不滿的還包括醫管局現行的運作情况,尤其是決策過程欠缺透明度,資源分配也未能達到公平和公正的準則。醫管局於1990年成立,當時的目的,是要把政府醫院和資助醫院整合成為統一架構。經過多年努力,整合完成了,分區聯網的制度卻出現架牀疊屋的弊病,醫管局又應否重新檢討自己的使命?

落實改善公共醫療  燃點希望

另外,為了公共醫療服務的持續發展,政府其實早已預留款項:上兩周(1月25日,〈從收緊長者綜援到財政民生預算〉)的文章提到,2008/09年度的預算案中,政府曾預留500億元作醫療改革之用,到現在只用去三成;2016/17年度,政府再預留2000億元作為第一個10年醫院發展計劃的款項,過去兩年立法會財委會也曾審批支持最少7個醫院的發展和重建項目。換言之,為了公共醫療服務的改革和發展,現有預留款項超過2000億元,盼望在本月底公布的財政預算案,財政司長能向市民詳細交代這筆巨款的用途,讓市民和醫療人員都知道,現在公立醫院的擠迫情况,不是永久的,是會有紓緩的,而政府也正落實改善的計劃。

對於公營醫療服務的改善和發展,醫學界人士過去有不少建議,筆者希望重提3位醫生和教授——龍振邦、陳沛然和袁國勇——於去年施政報告發表前致特首林鄭月娥的公開信(見2018年8月27日《明報》),信內建議政府設立4個基金:「公共醫療撥款穩定基金」,以應付經濟逆轉時出現的削減;「不常見疾病支援基金」,為患者及末期癌症患者提供援助;「醫療應急基金」,協助公共醫療服務應對緊急情况;「尖端醫療科技基金」,資助公立醫院購買尖端醫療儀器及提升服務質素。公開信要求特首為每項基金各撥款100億元。筆者支持3位醫生和教授的建議,希望財政司長認真地考量和回應。

年復一年,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走出來訴說他們的辛酸,負責的官員循例地回應他們會盡力改善和增撥資源。然而,在這申訴和回應的循環中,受苦最深的,其實是每天在公共醫療系統中等待治療的廣大市民。他們期待特首和負責官員給他們清晰的答案:何時這種申訴和回應才會停止?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