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議員職責如城門守衛(文:鄭立) (09:00)

最近有關將長者綜援的申請年齡資格,由60歲提高至65歲時,有建制派政黨向特首提出質詢,表示很多市民為此「大感不滿」。但特首卻立即指出,這個改變是在《2018年撥款條例草案》中提出,而當時議會是批准了草案,包括今天質詢的議員本人。換句話說,我們的議員自己批准的草案,自己卻反對它。

同時,民主派也有議員提出議員議案,並大張旗鼓地廣而告之,卻在處理該議程時缺席。議會主席以議案提出者不在席為理由,不處理其動議。

先是前者,不知道是沒看過草案內容就亂通過,還是對自己幾個月前才通過了的東西失憶,當事人應該解釋。另一個則是連自己號稱推動的東西也漫不經心,有如自己主動約的約會卻爽約。

一般小老闆尚不會亂簽不同意的東西、沒看清楚的合約,黎民百姓尚且知道主動約會更不該爽約,况且,兩名議員出身的背景,不約而同都是律師。

議員是公職人員,其責任為審議香港的法例和預算,在法例與預算實施前,把一切問題找出、研究、質詢。他們的職責就像是守城門的守衛,不能讓可疑的人物或猛獸走進門內,盡量警告裏面的人,甚至應該在崗位上力戰而亡,以自己的性命喚醒城內的人,並爭取最多的應變時間。

議員們應該了解自己肩負香港百萬市民的身家性命與幸福,在議會內當如坐針氈。一次錯誤,輕則令社會受重創,重則從此斷送毁滅香港。如果議會有做好自己的工作,香港可千秋百世。而如果香港有一天衰落與滅亡,沒有盡把關責任的議事者,全都會在香港歷史中留下惡名。

議員資格不是馬會會籍

不能否認,香港人普遍會覺得,成為了議員,就有社會地位,而在各方面都給予尊重、方便。但議員只會在負上自己的公共職責時,才值得被尊重。這些尊重、方便,全是公器。只有為香港的存亡興衰負上責任,不惜身敗名裂,甚至為了保衛香港家破人亡的人,才有資格得到。這不是馬會會籍,不是拿來粉飾自己、滿足虛榮、光宗耀祖的奢侈品。

香港有如被諸多惡法圍攻的城市,而議員應是保衛這城市的戰壕泥濘中的軍人。犯下這種輕率的錯誤,也不是沉默或道歉就可以了事的,必須修補自己造成的傷害,立下戰功,盡量將功補過。不然,若真的受傷犧牲,也沒人怪你;但連累大家戰敗,卻全身而退,厚着臉皮回去領錢,那就會一輩子被人鄙視。

本港並不是民主地方,大部分議員即使不負責任,要繼續坐在這個位子上也並不困難。我寫此文並非想說服選民不投你們,因為用投票把不合格者趕走是民主國家的事情,本港無此福分;只是希望議員或身邊的人,看了之後,能夠提醒議員或自己,他們在做的是什麼工作,盡可能的將功補過、撥亂反正,不然早晚會為全香港市民帶來災難。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議員應理解自己是守衛香港的士卒」)

作者是專欄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