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林鄭式諮詢(文:曾志豪) (09:00)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報告終於交功課,但全港市民都看見那個「罰企式」的發布安排。問問林太,如果有一天她上京述職時,沒有了座位,而只能站立,她作何感受?

最難堪當然是,林鄭月娥說如果照單全收土地供應小組的意見,「未必是一個負責任的行為」。

林鄭是否忘了,當初可是你十萬火急牽頭搞這個土地供應小組?成立時候林鄭還特別強調,小組任期只有18個月,較一般委員會任期兩年為短,反映開拓土地的工作刻不容緩。

這種求才若渴的殷切,怎麼會變成今天「如果照單全收便未必是負責任的行為」的防備?難道政府成立了一個自己也不信任的小組?

土地小組不是執行機構,林鄭當然有權拒絕執行。但我們討論的不是「有無權拒絕」,而是「為什麼要拒絕」?

如果解釋合情合理,無可厚非;但問題在於,林鄭說不出拒絕的「道理」,她為得到六成民意支持的填海等選項展開前期工作,但同為逾六成民意支持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則以「仍有爭議」而擱置。

即是說,民意支持度不是政府所考慮的。既然如此,何必搞土地大辯論?

政府冷待土供組  坐實「假諮詢真獨裁」印象

政府成立專責小組,本來便是為了凝聚共識,協助政府排出優次。人家好不容易搞了個民意排行榜,你政府卻一句「仍有爭議」便放在一旁,而自己另有小算盤。早知如此,何必搞什麼土地大辯論?反正政府施政並非以民意為依歸,否則也不會中途插入一個無任何民意討論的「明日大嶼」的選項。

林鄭特別提到,要等民政局的檢討完成才能處理粉嶺高球場的規劃。如果民政局的檢討結果又不如政府所想,是否又要再成立另一個委員會再三諮詢,直至得出政府希望的結論?

政府冷待土地供應小組,最大弊處是坐實了政府「假諮詢真獨裁」的印象。下次再要為什麼重大立法工作展開諮詢,什麼國歌法、23條,香港人是不會再相信狼來了。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