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2019年是政府向民眾展示關愛時候(文:周永新) (09:00)

對於2019年,預測多傾向負面,看法雖不至太悲觀,但總是勸投資者不要過分進取,應該持盈保泰,做決定時適宜保守一點,所謂「留得青山在,哪怕冇柴燒」,來日方長呀!為什麼做預測的都是單看經濟的前景,政治和社會方面的發展卻沒有多少人關心?無他,香港是商業城市,一切經濟行先:生意暢旺,財源滾滾來,社會不會衰到哪裏去——這是市民的一般想法,也是不少政府官員深信不疑的道理。

大小事情  深受經濟前景牽制

無疑,香港大小事情都深受經濟前景的牽制。早前有傳媒問財政司長陳茂波:過去一年,股市和樓價皆下挫,交投量減少,政府現財政年度會否出現赤字?陳茂波回答:2月公布的財政預算案,政府肯定不會出現赤字,且預測有數百億元盈餘;至於會否有紓困措施,陳茂波只答政府會小心考慮。看來,政府對2019年的經濟,態度較以往審慎。這種對前景保守的看法,對未來一年的施政會有什麼影響?

市民對2019年有憂慮嗎?雖然香港充分就業,2.8%的失業率是近20年來新低,但市民從過往幾次金融風暴的經驗知道:一旦經濟出現收縮,失業率可以在短期內迅速上升。7%至8%的失業率並不罕見,皆因八成以上香港勞動人口從事服務行業,且多受僱於中小微企,只要生意不如前,倒閉的公司和店舖多了,打工仔或減薪留職,或乾脆被炒掉,大部分難有職業保障可言。

未來一年,打工仔會擔心自己職位不保嗎?看來情况未必如此惡劣。參考2003年的SARS危機和2008年的金融海嘯,市民都知道,若然香港的經濟遇上困難、失業人數增加,中央政府不會袖手不理。SARS一役,「自由行」和CEPA(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兩項措施推行後,香港的經濟起死回生,增加的內地遊客在尖沙嘴和銅鑼灣等旺區瘋狂購物,零售業復蘇,失業率驟然下降。

到2008年的金融海嘯,中央政府的幫忙更起立竿見影的效果,幾招穩定內地金融市場的政策出台後,漣漪所及,香港的股市隨之反彈,「雷曼事件」中受波及的金融機構得到喘息的機會,香港的經濟在經歷一年半載的波動後穩定下來。

每次遭遇困難  都要中央政府幫助

回歸以來,香港的經濟並非風平浪靜,每次在中央政府的幫助之下都能化險為夷,但這樣好嗎?港人得到中央政府的幫助,當然不會抗拒,尤其是中下階層市民,經濟下滑,自己卻可避免長期失業,生活不至陷入困境;港人也知道,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幫助,並不是要搵香港「着數」,目的是要保持香港的繁榮和穩定,免得香港在「一國兩制」下較港英管治時代遜色。

但香港真的要得到中央的協助才能渡過難關嗎?如果每次遭遇困難,特區政府都要向中央伸手求助,特區政府太窩囊了!無疑,市民對2019年的看法都不太樂觀,連半年前看好樓市的地產商,也認為今年樓價或有一成甚或更深的向下調整:可知地產是香港的經濟命脈,樓市不好,市民的資產必然縮水,消費力將會大不如前,影響的是政府的財政收入。若然未來一年,香港的經濟真的出現萎縮,特區政府是否再一次向中央求助?

經濟逆境  更需關注民生

筆者認為特區政府應該未雨綢繆,自己想辦法去應付危機,不應假設中央的幫忙是「應份」的。怎樣未雨綢繆?從現在的情况看來,中美兩國的貿易戰將持續,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了尋求連任,不會偃旗息鼓。這樣,香港的經濟難免受牽連。如何穩定經濟,筆者並非這方面的專家,還是留待其他經濟學者提供意見。但政府如何確保民生不受損害,尤其是如何籌劃下月公布的財政預算案,筆者有以下建議。

第一,政府的開支應按民生需要增加撥款。常有傳言:香港的公營部門開支不得超過生產總值的20%。筆者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又是香港特區籌備委員會成員,可以肯定地說,以上傳言並非事實。《基本法》第107條是這樣寫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並與本地生產總值的增長率相適應。」過去10年,政府不但收支平衡,且累積了超過1萬億元的儲備,所以因相應社會的需要而增加開支,是完全正確的做法,並沒有違反基本法的規定。最近幾年,政府的開支大致在生產總值20%的水平,也與香港的增長率相適應。筆者認為:如果未來一年香港的經濟遭遇逆境,政府應有膽量以市民的需要作優先考慮,繼續落實過往各項既定的改善民生措施,特別是公屋興建的數量,絕對不應因收入減少,以量入為出為藉口,把發展計劃擱置或拖延,「不講就不存在」不應再發生。

第二,政府不應害怕有赤字預算。無論回歸前或回歸後,政府採取的財政策略(或稱財政紀律),是不能有赤字預算。若然財政出現赤字,政府過往一貫的反應是緊縮開支,與民生相關的教育、醫療和福利服務也不例外,一切只能等待經濟復蘇,政府財政充裕時才再作打算。

這種缺乏彈性的財政策略,雖可使政府的財政在短期內恢復盈餘,但社會付出的代價卻沉重無比。例如醫療服務,削減了醫管局的撥款,所謂精簡架構,結果是服務水平下降,受苦的是廣大的市民;就是後來增加撥款,流失的醫療人員已無法招募回來。其他教育和福利服務都有類似情况,醫療、教育和福利從業員,並非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所以但求避免赤字的做法,受苦的是市民大眾。他們忍受的折騰,並不是政府累積的龐大儲備可以補償。

第三,經濟逆境正是政府向市民顯示關懷和愛護的時候。陳茂波籲市民把「波」交給他:可知「踢順境波」容易,尤其政府過去幾年都有巨額盈餘,誰做財政司長都輕鬆自在,苦惱的是如何「派糖」才能令市民滿意;現在要「踢逆境波」,情况卻不一樣。未來一年考驗政府的,並非負責財金的官員如何「管好條數」,而是當市民收入減少和困難增加時,政府是「寒中送暖」,還是「落雨收遮」?

2019年是全世界由盛轉衰的關鍵一年,香港不能倖免。市民期盼的,是在這轉折時刻,政府在穩定經濟之餘,更能體驗市民的困難,推行適切措施,這樣才是「應使得使」。政府不要再做守財奴了!

什麼是適切措施,下次再談。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