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貿易戰下失業群體的政治取態探索(文:尹瑞麟) (09:00)

隨着中美貿易戰前景不明朗,港資、台資、美資、日資等外資以至本地工廠撤離中國大陸的步伐呈加快趨勢。內地就業問題變得愈來愈嚴峻,影響所及,廣東省工信廳早前收到國家統計局通知,有關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調查結果需要統一安排,叫廣東省從去年11月起停止發布相關數據。

原因其實不難了解:失業情况和前景會是備受關注的社會和政治議題,特別是龐大失業人群會否對政治帶來衝擊。

一向以來,社會調研在中國大陸是受限制的,因此妨礙了人們對失業群體政治取態這樣較為關心議題實况的了解。剛於去年7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題為《我國城市新失業群體政治心態的實證研究》一書,當中所發布的調研數據雖然有點滯後,但對了解今天城市失業群體的政治取態,提供了一些端倪。

城市新失業群體對民主訴求較強烈

調研是在2015年進行,受訪的城市新失業群體中,認為中國需要民主(包括認為比較需要和認為非常需要)的比例高達79%;其中認為比較需要和非常需要的比例相若,分別是39.3%和39.8%。可見城市新失業群體對於民主的訴求是較為強烈的。書中表示:「對民主需求愈高群體的政治心態愈具有激進化的潛能。」因此,有理由相信,隨着中美貿易戰激化因素的疊加,內地該等失業群體持類似意見的人士會更多和更強烈。

負責該調查的是武漢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唐皇鳳領導的團隊。書中形容「城市新失業群體」的主要特徵是生活在城市,曾經失業或現在正處於失業狀態中的「80後」、「90後」年輕人;他們普遍接受過高中以上的教育,本科生(學士學位學歷)佔絕大多數;所學的專業以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為主。該書指出,較為良好的教育背景以及人文社會科學理想主義薰陶,可能成為該群體在政治走上極端主義的根本誘因。

在「政治成分」或「政治面貌」方面,受訪者當中很多是共青團員及黨員。該書認為,目前看來,他們參與群體性或煽動性事件的積極性並不是很高;但如果任其發展,不能排除他們可能成為一個「危險」的群體,因為「畢竟,如果其生存生活境况長期得不到改善,其合法的公民權利長期得不到保障,其社會不滿情緒累積也可能成為爆發性的力量」。

深圳去年5月爆發被稱為「佳士工人維權事件」的「佳士工潮」,引發各地工人及大學生聲援,其中包括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成員,及來自其他如南京大學、北京語言大學、北京科技大學、南京中醫藥大學和華南理工大學的左翼學生。亦因此,書中強調「如何有效疏導該群體的政治能量,是我國社會治理必須直視的重大難題」,這建議在今天具有現實意義。

或成衝擊社會秩序的潛在群體

武漢大學的調查成功回收逾1000份問卷,調研對象包括來自北京、上海、江蘇、廣東、湖北、海南、陝西、四川和廣西等地的大城市。調查結果進一步顯示,受訪者中認為社會群體之間的利益衝突會變得激化的高達54.6%(絕對會激化的有8.8%,可能會激化的有45.8%),不好說的有36.8%,不太可能激化和絕對不會激化的有8.6%。

對於中國需要什麼樣的變革,認為中國需要全面而迅速變革的有26.7%,全面但緩慢變革的有38.8%,部分但迅速變革的有24.3%,部分而緩慢變革的有9.8%,根本不需要變革的有0.5%(百分比數據經四捨五入調整)。

調查結果又顯示,城市新失業群體中,大部分人是來自農村而生活在城市的年輕人。他們雖然擁有較高學歷,但在城市中起步艱難,沒有穩定的社會關係網絡,收入水平偏低,要獨立承擔生活中的挫折,內心更為焦慮不安。同時,從代際特徵看,該群體基本上是要承擔更多家庭壓力的獨生子女一代,是各方面壓力較大且較為脆弱的一個群體,更有可能成為衝擊社會秩序的潛在群體。

當前香港和內地 相信是大規模變化前夕

可以說,城市新失業群體看似是邊緣群體,實際上則是透視出轉型中國何以穩定、轉型國家的公民何以幸福的多項重大議題。另一方面,隨着中美貿易戰進一步深化,失業問題只會更嚴峻,失業群體政治取態會變得更激進。當前的香港和內地,相信會是一次大規模變化的前夕。

問題反是,我們是否已經為這些變化做好準備。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前策略發展委員會成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