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抗衡美帝因素(文:王慧麟) (09:00)

習近平主席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的講話,再提出以「一國兩制」來統一兩岸,有所謂「探索『兩制』台灣方案」。按主席所言,這個「一國兩制」並不是香港的「一國兩制」方式,而是其「具體實現形式會充分考慮台灣現實情况」。外界的解讀是台灣模式的「一國兩制」,而不是港式照搬。但無論如何,以「一國兩制」來向台灣方面叫陣,自然不會受落。蔡英文總統也好,藍營也好,對於「一國兩制」已經堅拒接受,那麼這份40周年講話就此可以「收工」了?其實不然。

這份講話的背景,可以回帶到蔡英文贏得總統選舉伊始。當時綠營大勝,蔡英文提出了以「尊重九二會談歷史事實,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作基調。但北京對綠營的任何操作都是冷處理,據台方所說是北京對任何海基會的文件只讀不回。至於其他省市的地方官員交流及民間來往仍然持續,但就一定談不上熱烈。總的來說,外界看到的是兩岸關係有「和平穩定」,但就沒有「發展」。

北京需遏止美帝因素在台灣選舉作用

另一邊廂,自特朗普(侵侵)上台之後,美台關係卻愈有熾熱之感。「侵侵」的種種動作,不斷把台灣拉過去,例如《台灣旅行法》、軍事武器售台,以至高層官員互訪等等,「侵侵」的力度愈來愈猛。客觀後果是,兩岸關係停頓之時,另一邊的美台關係就持續升溫。在地理上,台灣是不可能漂離太平洋,但在政治關係上卻慢慢地向太平洋的另一邊漂過去。當美帝將台灣拉得愈來愈近之時,往後美帝因素在台灣政治的作用力就會比現在更大。當此作用力大過「中國因素」之時,本來已給人感覺親美的民進黨,固然有意也好,無意也好,會與美帝靠攏;而另一邊廂的藍營,部分人士可能會因為選舉考量,亦會因應美帝因素的作用力而被迫與北京「行遠一啲」。

這樣下去,北京當然不能坐視不理。特別是,一年後美台同樣都有總統選舉,「侵侵」與蔡英文都有連任壓力。若美帝為此在台灣牌上「加碼」,將美帝因素成為台灣總統選舉的重要因素,萬一兩名總統都連任成功,則北京更難在兩岸事務上減少美帝的干擾。面對美帝因素,北京不可能以禮相待,在對台問題上繼續「和平穩定」,反而需要有所作為,甚至惡形惡相,遏止美帝因素在台灣選舉的作用。

所以,主席講話之中,也預示了萬一綠營連任後的相應對策,就是要「在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上,兩岸各政黨、各界別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有些綠營人士是嗤之以鼻,認為此舉沒有任何大不了,台灣人不會上當云云。

1997年前 北京如何在港實行「制度性安排」?

回看香港。

究竟北京如何利用「民主協商」在港實行其「一國兩制」之前的制度性安排呢?這就要回帶往1997年前。八九六四之後,英帝對港政策大變,總督彭定康在1992年提出政改方案。北京認為其目的相當明顯,就是英帝要拆立法局「直通車」,於是與英帝「一拍兩散」,走自己的路,搞自己的一套,另起爐灶。為了與英帝對抗,對九七後的香港政制,有一個新的制度性的安排:即把原本應在1997年成立之特區籌委會,提早籌備,在1993年成立預委會,廣納香港各界別人士加入,一起協商九七後的制度安排。港英政府大力發動輿論機器,既有詆譭,亦有冷嘲熱諷,外界亦被這個不理英帝面子的操作嚇了一跳。但隨着預委會工作的開展,原本在各行各業的親中人士,固然浮上水面;而親英的社會賢達,也開始不避嫌地慢慢地靠攏過去。北京的統戰手法,將親英人士、民主派人士拉攏分化,就在1997年之前,收編了一批新的親中建制的各黨派及各界人士,為九七後的「一國兩制」定下了管治班底,接收九七後的政局。

不要低估硬推台灣式「一國兩制」決心

說到這裏,港式「一國兩制」的實施現狀,有目共睹,一個正常的台灣人應該不會接受。但筆者想說,當年北京為了抗擊英帝,下了決心,即使面對國際社會的指摘,也不惜一切硬要搞「另起爐灶」,硬要把預委會搞上去,硬要自組管治班子。今日,中國大陸國力更強,更要我行我素,走自己的路,所以外界不要低估北京為了抗衡外部勢力的干擾,硬要推動台灣式「一國兩制」的決心。在北京建構兩岸關係的新制度性安排時,外界更不應低估其拉攏分化的手法,對台灣政治陣營所造成的分裂與傷害。同時,台灣島內人民也不應高估自身抗拒北京統戰手法的能力及意志!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