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上一篇

「探索『兩制』台灣方案」的3點提醒(文:邵宗海) (09:00)

習近平在2019年1日2日《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會上發表重要講話,在習近平大約不到4500字的談話內容裏,最重要的一段,就是他揭示了有5點看法的「習五條」,其中很值得提出來讓外界再三摸索思考的,就是在第二條裏,習近平要求「探索『兩制』台灣方案,豐富和平統一實踐」。這不僅是一個極具創意的看法,而且也應是中共歷屆領導人裏第一個提到這個建議的人。

不過,習近平只是提出「探索『兩制』台灣方案,豐富和平統一實踐」的看法,並沒有提出具體的方案內涵,而且跟隨在這段話之後的文字也只是肯定「兩制」實踐的重要,像是「『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是實現國家統一的最佳方式,體現了海納百川、有容乃大的中華智慧,既充分考慮台灣現實情况,又有利於統一後台灣長治久安」。我們或許可以這樣假設:這是北京為了追求國家統一目標的加速,而提出創意的看法;而「探索」一詞的意思是:北京將會進一步追求更具體的方案與內容。

但是,我們也要在此提醒北京與外界,當習總書記正式提出「探索『兩制』台灣方案」後,有幾點程序及實質上的問題可能需要進一步理清,以便後續的「『兩制』台灣方案的探索」中,能夠更契合當前兩岸的現實狀况。

現階段一國兩制模式只是參考

第一,我們必須提醒,「一國兩制」模式的實踐,是在國家統一之後。所以現階段任何模式或方案的提出,只能是提供兩岸當局暨人民一種參考的作用,並非是已經完全「定案」。所以,當「探索『兩制』台灣方案」的建議出爐後,並非說今後的「一國兩制」必然就是這樣的方案,因為它在兩岸統一之前,還有段雙方需要商討的過程。

給兩岸一個期待  不再受武統傳言困擾

第二,這個創意至少帶給兩岸及外界一個充滿希望的期待:在統一前兩岸會有一段和平商議的過程,不再有「武統」傳言的困擾,而且它也應給台灣更充分自主及發言的空間,來維護在兩岸統一之後的台灣權益。實際上習近平在「習五條」中已有提及這方面的構想:「『一國兩制』的提出,本來就是為了照顧台灣現實情况,維護台灣同胞利益福祉。『一國兩制』在台灣的具體實現形式會充分考慮台灣現實情况,會充分吸收兩岸各界意見和建議,會充分照顧到台灣同胞利益和感情。在確保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前提下,和平統一後,台灣同胞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等將得到充分尊重,台灣同胞的私人財產、宗教信仰、合法權益將得到充分保障。」

不妨探討「『一國』台灣方案」

第三,「『兩制』台灣方案的探索」之外,不妨同時也探討一下「『一國』台灣方案的探索」,以便更能契合兩岸的現實與台灣方面的需求。今天當我們提到「一國」或「一個中國」的時候,基本上都會重視「主權與領土完整」這個前提,對北京來說,這個前提是絕對不能挪移的,否則兩岸就不會有任何商談的可能。可是有意思的是,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也有「中國主權與領土完整」這樣的堅持,像剛出爐的國民黨因應習近平談話的聲明裏,再次提及「兩岸都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但對習所提的「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則有疑惑認為「並非『九二共識』的內涵」,而且提醒「目前兩岸處於『分治』的狀態,現階段『一國兩制』恐難獲得台灣多數民意的支持」。

因此,當認同「一個中國」及「中國主權與領土完整」的中國國民黨也有它的疑惑時,是否真的有這必要來探討一下另一個「『一國』台灣方案的探索」?北京是否同意可研究一下在現在及過去曾經實施「邦聯」、「國協」或「聯邦」的國家裏,是否有些極具「一個國家」的體制性質,又有「主權與領土完整」的本質的例子,可提供給兩岸作有意義的參考?實際上,「一國兩制」下的香港與澳門,當它們有《基本法》的設置、有稅制與審判的自主,對於大陸居民也具有一些「聯邦」性質的查驗證照的程序,多多少少已實驗出「一國之內」是有可能存在「分治」的情况。如果「一國兩制」對台灣的方案,就是習近平所說「為了照顧台灣現實情况,維護台灣同胞利益福祉」,那麼不妨也試試「『一國』台灣方案的探索」?

作者是澳門理工學院名譽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