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不可忽視的三大民間變化(文:劉銳紹) (09:00)

改革開放40年以來,外界多關注官方的好與壞、成與敗、改變與不變、開放與保守、前進與倒退……因為中國是單一體制的國家,容易令人產生「成也官方,敗也官方」、「官方主導一切」的感覺。相反,外界較少關注或者感受不到民間的變化,因此容易產生悲觀失望的情緒;尤其看到習近平上台後的「一言堂」作風,更由失望變成絕望。這也是很自然的事。

不過,其實過去40年的中國民間社會已出現三大方面的轉變,正在悄悄地、慢慢地積累力量,我稱之為「潛動力」。中國長遠的希望也在於這些「潛動力」能否擴而充之,本文略作點睛。

國企與民企的結構變化

其一,經濟結構的變化。中共經常壟斷「錢、權、勢、暴」的資源,令民間透不過氣來;但改革開放40年來,它不能不打開一扇門(如果中共仍像毛澤東閉關自守,也許早已被「民亂」推翻)。老百姓也趁此機會銜枚疾走,順水推舟,如泉之始流,殺出一條私有制之路(見2018年12月27日《明報》拙文〈經濟成績主要是民間作用〉)。

更有趣的是,中共的權貴也抵擋不了私有制(濫權奪利或將公變私)的引誘,間接鞏固了私有制的基礎。40年來,國有企業已由「一統天下」收縮至只佔國內生產總值三分之一,而純私營經濟今天也佔三分之一;如果把混合着集體經濟(包括外資或半官方資金)在內的「非公有經濟」算在一起,私營經濟更佔三分之二。內地不少專家預測,10年後私營經濟將佔GDP(本地生產總值)四分之三。

當人民不再靠大鍋飯過活,能量就出現漸變,對生存條件的要求也會漸次提高——人們在非敏感和非政治議題上公開「罵娘(官)」,已是普遍的社會現象;「民告官」從無到有;發達地區的公共知識分子的訴求和抗爭(雖是零星階段),都是明顯的例子。

人民醒目抗爭  自尋出路

其二,意識形態結構的變化。這從官方不斷「洗腦」但卻出現人民思想失控的現實中得以驗證。尤其是40年來信息渠道的變化(例如互聯網是中共的雙面刃,大力封殺但又不能完全封殺),中共的愚民政策已大打折扣;即使官方仍然掌控輿論機器,還不斷加壓,並有「五毛黨」和部分「左粉」(毛澤東和習近平的追隨者)附和造勢,但內地卻流行另一句話:「十億人民一個樣,同心協力騙中央。」

必須看到,這就是人民醒目抗爭、智慧求存、自尋出路並逐步壯大民間實力的過程。民眾沒有推翻政權的言行,但已不再盲目相信官方,這將令到官方的倒行逆施(包括軟和硬的思想教育)收效成疑。

同樣有趣的是,中共黨員和幹部也「同心協力騙中央」。舉一個搞笑的實例——中共要求各級幹部學習「習近平思想」,但不少學習班同時頒下「警誡令」:領導幹部不得簽到後離席;不得由秘書代替出席;不得由秘書代寫學習心得……多數幹部不能身先士卒,人民又怎會繼續受騙?現在,企業員工如果被要求上政治課,多數要求帶薪學習,甚至「有償上課」,就當作「收錢上課睡覺」好了。常言道:有什麼人民,就有什麼政府。長遠而言,民眾不盲從,獨立思考,將抵消中共的控制能力。

回國留學生與中共關係  值得觀察

其三,中國與國際格局結構的變化。對外開放後,中共從經濟、科技、軍事、外交等方面得益,但同時希望阻擋政治和意識形態的「入侵」。不過,即使沒有「外部勢力」,中國人民也會主動尋求機會,擺脫束縛;中共如重新閉關自守,將會首先滅亡。

再舉40年來的留學生為例。由1978年至去年下半年,官方數字顯示各類出國留學生(公費及私費)已累積至超過580萬人(未包括官方沒有統計的人數)。同期,回國的留學生累積達350萬人,其中相當一部分已進入黨政機關和企業中層。他們與中共的關係,正處於同化或「被同化」、利益凝聚還是利益相冲的階段,值得觀察。

長遠而言,上述三大結構變化預示:官方縱有「錢權勢暴」,但也難以控制一切。目前要注意的是,(1)上述變化的土壤仍未牢固,仍需用「打樁機」鞏固基礎;(2)不要低估箇中困難,因為官方必定卡壓和反撲,所以更要有政治智慧;(3)民間須以「四心」自持,即:丹心為經,良心為緯,耐心為棟,信心為樑。盼2019,好事長長久久,不要蠅營狗苟。於願足矣!

(評析改革開放40年之三.完)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