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港美關係的兩個警惕(文:王慧麟) (09:00)

特朗普(「侵侵」)確實心煩,因為政府正就預算問題與美民主黨正面硬撼,另一方面他的內閣又有人事變動,國防部長馬蒂斯決定去職。至於美民主黨的黨內總統初選戰正式開打,民主黨參議員、亦是「侵侵」死敵之一的參議員華倫,率先「跳入火坑」參與初選,矛頭全面對準「侵侵」。既然「美帝」政局正走向選舉期,現在還談美港關係,似乎不是時候。

勿成另一國棋子 勿「自以為是」

事實不然。根據《香港政策法》,「美帝」政府需要在今年3月底之前完成相關報告。上周「美帝」駐港總領事唐偉康的一篇文章,內裏臚列了不少美港貿易的數據,證明兩地關係密切。港美關係素來穩健,貿易、民間往來頻繁,但現在的問題不在港美,而是「美帝」的對中態度。正因如此,「美帝」的思考並非着眼港美的關係,而是中美關係。「美帝」是一個三權分立的國家,外交官也只能跟從「美帝」政府的態度行事。假如「美帝」政府一意孤行要利用香港以制約北京,外交官即使如何「友港」、「親港」,也不得不跟隨「美帝」政客的步伐,以強硬姿態處理中美以至港美關係。

所以,民主派在處理港美關係,發揮民間交往及游說的工作之時,首要做好兩個警惕。第一個警惕是不要先知自覺又或者不知不覺,成為了另一個國家的棋子,為「美帝」的政治利益服務。其次,警惕自身不要陷入「自以為是」,以為自身很重要,以為自身有能力成為中美關係的橋樑,以為自身能夠與「美帝」資深政客會面及交往,就覺得自身為了國家做了好事。中美關係的議題既多且繁,涉及香港的議題相信不多。因此,民主派的主要工作,在於盡力保持一個穩定的港美關係,讓香港繼續維持原有的國際經濟及貿易角色,維持國際性,減少兩國衝突所造成的損失。

民主派可以有3個方向

對此,民主派在港美關係方面,可以有3個方向。第一,要有耐性,有一個長期及恒常交往的準備。本來部分民主派人士的想法,與「美帝」政客常掛在口邊的「民主自由人權」的價值接近,所以都可以有較為暢順的來往。但這種沒有目標的交往,不單沒有着力點,而且也不是一個恒常的互動機制,不能讓「美帝」各界對香港有進一步的認識。因此,香港的民主派政黨不單止停留在搞國際事務這麼簡單,而是應有一個較為恒常的兩地交往之策略思維及操作,例如會否考慮在「美帝」有常設代表聯絡,在華盛頓、紐約等地廣交朋友,建立一個較為完備的民間網絡,為香港的利益發聲呢?

第二,要講真話,減少「美帝」的誤判。民主派到「美帝」做民間交往,固然毋須事事跟從北京外交政策,又或者按照香港政府官員的說法,去宣傳香港如何美好,天天在反駁這個反駁另一個,批評西方國家的批評。但另一方面,民主派亦未必需要事事「唱衰」,誇大本地某些事件的人和事,讓外界認為香港天天都像委內瑞拉那樣水深火熱。民主派應該實事求是,讓「美帝」政界各個層級,接觸到一手及真確的資訊,期望他們在作出政治決定例如制裁之時,不要誤判港情,做錯決定,打擊一大片,影響香港大部分老百姓的生計、港美之間正常的民間及文化往來。

第三,要有底線。港美關係只是中美關係大氣候內的小氣候,如果「美帝」因為要打擊北京而順手利用香港之時,民主派也要有底線。因為始終「美帝」的利益不一定就是民主派的利益,「美帝」政客聲稱支持香港民主自由,民主派支持者無需要狂喜,立即跳出來與美共舞,因為在歷史上,「美帝」在促進別國民主的事務上,多是口惠實不至。我們需要明白的是,萬一「美帝」政客因為其自身利益而不顧一切衝撞香港,大石壓死蟹時,民主派亦應要挺身而出,批評「美帝」,不可能任「美帝」強力打壓香港利益而默然不語。

「美帝」政客基於自身利益,必然會利用「香港牌」以制約北京。民主派在傾中、親美,非敵、即友的矛盾中,如何站穩港人利益立場,極度考驗民主派政治人物的智慧。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