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程序公義 要讓公眾看得見(文:彭皓昕) (09:00)

律政司沒有對外尋求獨立法律意見,不單將UGL事件的焦點從前任特首梁振英(及周浩鼎)轉移到現任律政司長鄭若驊身上,更從不檢控的決定本身轉移至作出決定的程序上。

應否檢控一個人,屬法律專業問題。常言道「十個律師有十個法律意見」,即使在法律界內已經是言人人殊,外行人就更難置喙。不過是否遵照慣例或程序,就不是專業知識,而是人所共知的常識。因此任何人——不管是律政司長、法律界人士或建制派政治人物——如何論證不檢控決定是符合法律原則也好,單是在程序上沒有尋求外間獨立法律意見,就足以成為惹起非議的缺失。

因此一直以來,律政司在是否尋求外間獨立法律意見時,其中一個考慮點,就是「為求審慎起見,認為適宜尋求獨立外間大律師提供法律意見或服務,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觀感或出現利益衝突的問題」(摘自2015年6月3日時任律政司長袁國強回覆立法會議員郭榮鏗提問)。這個原則,其實完全不屬法律專業範疇,更可以說是偏向政治考慮,但對法治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法庭標準值得律政司參考

事實上,一宗案件的處理方法是否符合法律原則,從而令公眾看得見法治,不單是法庭的責任,同時是律政司的責任——甚至可以說,律政司的責任比法庭先行。那是由於法庭是被動的,只能審理由律政司呈交的案件,不能主動要求或尋找案件來審理。反過來說,假若律政司徇私枉法、應告不告,即使法庭如何公正嚴明,法治亦是不彰。

既然法庭與律政司的職能和責任是相輔相成,那麼法庭用的標準,就很值得律政司參考。英國上議院就有一個非常著名的案例(R v Bow Street Metropolitan Stipendiary Magistrate, ex parte Pinochet Ugarte(No 2) (Pinochet II) [2000] 1 AC 119),說明公義的實踐,「必須讓公眾看得見」(justice must be seen to be done)這個原則。

1998年,英國上議院需要處理引渡智利前獨裁者皮諾切特到西班牙受審的案件。在5名主審法官中,有3名法官同意引渡,其中兩人有給予原因,另外一名叫Lord Hoffmann的法官則只是表示同意另外兩人的決定,而沒有給予自己的理由。後來有人指出,Lord Hoffmann是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轄下慈善基金的主席,其妻子是組織的秘書。而該組織曾經發表報告揭露在皮諾切特統治下,智利的極權和酷刑狀况。儘管判辭強調案件並沒有出現實質的偏見,但由於在審理案件時Lord Hoffmann沒有申報自己和妻子與該組織有連繫,令公眾認為案件可能出現觀感上的偏頗,故決定重審,Lord Hoffmann必須避席,並受到譴責。

尋獨立法律意見 才能免除「袒護」觀感

如果Lord Hoffmann及其妻子與國際特赦組織有關,便會令公眾產生他在審理皮諾切特案時或許有偏頗的觀感(儘管事實上沒有),前特首梁振英現貴為全國政協副主席,而周浩鼎則是組成行政會議的重要板塊民建聯的重要黨員,他們與特區政府的連繫,肯定比Lord Hoffmann與國際特赦組織更強和更明顯。要是皮諾切特案都要重審,且Lord Hoffmann要避席,那麼律政司內所有人員——包括律政司長——即使不能避席,至少要尋求外間獨立法律意見,才能免除公眾認為「特區政府袒護國家領導人和執政聯盟成員」這個合理的觀感。

况且,既然律政司長自信她的判斷完全是按照法律和證據而作出,那麼交由律政司外的大律師去考慮,結果應該不會截然不同,又何必冥頑不靈,硬要裝起一副「一人做事一人當」的態度呢?

作者是執業律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