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中國「大國」外交的獨立性——俄羅斯視角(文:王家豪、羅金義) (09:00)

中美兩國在G20(20國集團)會議後宣布貿易戰停火90天,西方輿論一度憧憬中方會在不久後做出重大讓步,預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藉改革開放40周年講話回應美方要求,提出結構性經濟改革措施,讓中國在貿易戰體面下台。習近平卻措辭強硬,「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展示在外交上久違了的獨立、大國「風範」。不過,中國領導人也常提醒大家在觀察別國國政時要「聽其言觀其行」。一直以來,能在美國面前具體地發揮獨立外交的大國,當然以俄羅斯為範例。比較俄中經驗,也許是評估中國「大國」表現的有趣切入點。

俄大國外交的言與行

在俄國人眼中,大國處理外交需具獨立性——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教授Tatiana Shakleina闡釋,大國的特徵就是不受影響地推動國內外政策以保障自己國家利益。普京在1999年12月30日(接任臨時總統前一天)發表〈俄羅斯處於歷史轉捩點〉,宣稱俄國從過去到將來都是強國,可靠地堅守國土,在國際層面維護國家利益。這名篇被視為普京主義(Putin Doctrine)的藍本和施政大綱。2016年俄國外交部發布《俄羅斯外交政策構想》,強調會按國家利益果斷和獨立地推行外交政策。俄國不同層面的為政者對外交獨立性的重視大致相近,自詡是世上唯一能抗衡美國的大國。

聽其言之後觀其行。即使是歐美國家向俄國實施巨大經濟壓力,普京行動上沒有根本改變。以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為例,烏克蘭出現大規模反政府示威,俄國乘機奪取原屬烏克蘭領土的克里米亞,美國和歐盟指控俄國違反國際法,對之實施經濟制裁,使俄國經濟在2015和2016年出現負增長,亦導致盧布大幅貶值,造成俄羅斯金融危機。西方國家要求俄國歸還克里米亞給烏克蘭,以換取撤銷對俄經濟制裁,但俄國至今無視西方壓力,繼續管有克里米亞,又向烏東地區的頓湼茨克和盧甘斯克動作頻頻。

從俄方角度看,歐盟和北約向東擴展至烏克蘭是威脅俄國國土安全,俄方作出措施反制西方國家的故意挑釁,合適、成理。最近的刻赤海峽衝突可說是克里米亞危機的延續,西方列強對烏國的支持更只不過是口惠而實不至,基輔已對北約的迴避態度公開表示失望。

歐美制裁未見成效,俄國的外交獨立性深受國內群眾支持。併吞克里米亞後,普京的支持度最高一度飈升到89%,並且長期維持在85%至86%超高水平。負責民意調查的獨立機構Levada Center認為「克里米亞效應」源於俄國民眾對大國形象的追求,支持普京帶領俄國重拾蘇聯時期國際地位,與美國平起平坐。高民望反過來有助普京塑造對外的強人形象,使他更有力量維持其獨立外交政策。

另方面,俄國透過戰略重心調整來解除國際孤立。《金融時報》不久前指出俄與英、德、法、意等歐洲強國在能源方面暗中合作;作為全球第二大武器出口國,俄國2017年武器出口額達150億美元,包括向中國、印度、土耳其等東方重要國家出售S-400防空導彈。在能源和武器出口支持下,俄國經濟漸次復蘇,2017年GDP(本地生產總值)錄得約1.4%增長。面對西方制裁的「新常態」,俄國藉群眾支持和建立戰略新伙伴,展示具體的大國實力,保持外交政策不受美國左右。

中國外交依賴俄羅斯?

自習近平掌權以還,中國外交方針嘗試從韜光養晦變成奮發有為,提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人類命運共同體」等戰略思維和治國理念。然而,儘管近年經濟發展一日千里,俄國認為中國在國際層面仍未能擔當主要角色。俄羅斯遠東研究所專家Vassily Kashin稱,北京在重大國際議題上仍會先諮詢莫斯科意見,並傾向支持後者倡議,在外交上過度依賴俄國。結果,即使俄國經濟實力不及中國,她依然是非西方世界的領導者。試看目前重大的國際議題和危機:北京要伙同莫斯科聯手行動,嘗試軟硬兼施化解北韓危機,表態堅持遵守伊朗核協議;在其他議題上扮演主導角色是俄國,包括透過軍事干預鞏固敘利亞巴沙爾政權,武力「調解」烏克蘭危機,主持阿富汗與塔利班和談,派遣軍機具體表態支持委內瑞拉馬杜羅政府。而中國則傾向就這些國際安全危機只是提供經濟援助,政治上採取被動態度,未能在重要國際議題上獨當一面。

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造成打擊,也同時測試中國是否具備當大國的底氣。美國要求中國進行結構性經濟改革,否則將會全面提高對中國商品的關稅;除貿易條款外,美國也要求中國限制知識產權盜竊、尊重南海自由航行權、停止干涉別國內政。美國彷彿是以冷戰式遏制戰略對付中國,企圖迫使中國調整其對外戰略。如中國向美國讓步,可能就要放棄自己的大戰略,包括「中國製造2025」產業升級策略、南海領土爭議的部署、「一帶一路」倡議。若北京未能堅守大戰略和抗衡美方壓力,「大國」外交又談何容易?

大國主義是習近平所能及?

俄國以10年前格魯吉亞戰爭和目前烏克蘭危機向美國表明:她不願當加拿大,成為次等的全球原材料供應國。那麼中美貿易戰對中國是危也是機嗎?向美國妥協,中國將會變成另一個日本,一個向美國提供製成品的「附庸國」?抑或拒絕讓步,以顯示中國外交具備獨立意志,贏得「大國」獨立性?中國如何回應中美貿易戰,將成為「中國崛起」的轉捩點嗎?

同時值得反思的是,普京風格的大國主義就是習近平的追求目標嗎?年前大陸媒體「今日話題」透露,網民調查發現普京在中國的支持率長年在九成以上,他勇於抵住西方壓力捍衛國家利益自是主因之一(這類網民投票的科學性又不宜高估),但大國主義跟習近平要建構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係」不是有明顯差異嗎?過盛民氣不會對外交政策彈性造成掣肘嗎?况且,年前保釣反日運動期間,示威活動到後期喊出了多黨制改革要求,相信習近平不敢或忘,也不會記不起俄中政治制度的根本分別。大國外交到底應如何說起?

作者王家豪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