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撤軍敘利亞喻於利 特朗普專橫埋伏筆(文:張熲燊、楊庭輝) (09:00)

美國總統特朗普以推特(Twitter)公布一些重大的內政和外交決定,人們早已見怪不怪。本月19日,他再故技重施,強調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勢力已潰不成軍,因此美軍亦將全面撤走。

消息一出,旋即引起不同的批評。然而那些批評者要不是忘記,便是刻意避談美軍進駐敘國由始至終也是非法軍事行動,原因是奧巴馬作此決定時從未得到美國國會和聯合國的認可。

俄國伊朗擴影響力 未必削美國利益

特朗普競選總統時的其中一個承諾,就是要把美軍全面撤離敘國。誠然,為求兌現競選承諾對敘國實際的處境置之不理亦不合宜。可是,目前敘國的局勢實非單靠約2000名美軍駐守當地便可輕易改變。雖然敘國經歷了數年內戰,但巴沙爾政權仍然十分穩固,美國要迫使他倒台或接受民主選舉可謂天方夜譚。俄國和伊朗之所以能夠在敘國擴大影響力,亦依賴於與巴沙爾政權長期建立的緊密關係。凡此種種,皆非依靠美軍駐守敘國而可改變。如果特朗普要等待伊朗或俄國軍隊撤離才下令美軍撤出敘國,那只會令美軍重蹈深陷中東泥沼的覆轍。

退一步來說,讓俄國和伊朗擴大在敘國的影響力,並不一定嚴重削弱美國在中東的利益。畢竟,美國的中東盟友仍有以色列、沙特、埃及、約旦和土耳其,當中以色列、沙特和土耳其更是兵多將廣,其自衛軍事力量綽綽有餘。同時,它們亦與俄國保持一定程度的交往,所以即使讓伊朗壯大什葉派在中東的影響力,它們所受的威脅仍然十分有限,因此特朗普偏重沙特和以色列的中東政策亦得以延續下去。

再者,特朗普選擇釜底抽薪亦有助修補與北約盟友土耳其的關係。今年美、土兩國因布倫森牧師事件和卡舒吉事件鬧得關係甚僵,但美國先透過向土耳其售賣價值合共35億美元的「愛國者」導彈系統,後以撤軍舉動放棄象徵式守護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眼中的「恐怖分子」庫爾德族,此兩舉可望緩和與土耳其的緊張關係。

毫無疑問,全力協助美國對付伊斯蘭國的庫爾德部隊(或「人民保護部隊」)將是事件中的最大受害者。然而,特朗普一直認為敘國和庫爾德族前途問題對美國外交利益無足輕重。

事實上,不論去年庫爾德族舉辦自決公投後遭到伊拉克、伊朗和土耳其的報復,抑或今年1月土耳其軍隊進入敘國阿夫林州向庫爾德族發動「橄欖枝行動」,特朗普已拒絕給予庫爾德族任何實質援助,可見他實非今時今日才「華麗轉身」拋棄後者。

其實,美國唯一有微小機會可以扭轉敘國局勢和庫爾德族前途問題,就是大幅派遣地面部隊駐守當地。但不論是基於美國國內的反戰聲音、國會阻撓,或是特朗普「美國優先」的政策方針,增兵敘國也可謂是「癡人說夢話」。反之,單純撤軍的決定,並不一定如部分外媒渲染般不受美國國民歡迎。

美軍長駐敘國不見得會成功

當然,有評論指,即使撤軍敘國只是時間早晚的分別,但特朗普應該挑選一個更合適的時機。目前伊斯蘭國雖苟延殘喘,但美軍在此時撤出敘國,或會平白給予對方死灰復燃的機會。但是,對付伊斯蘭國的責任不應只落在美軍身上;俄國和伊朗宣稱出兵敘國的其中一個主要目的就是打擊伊斯蘭國,所以要求它們和巴沙爾政權共同負責殲滅伊斯蘭國的餘兵也不為過。

此外,伊斯蘭國的崛起與伊斯蘭教瓦哈比主義中的極端分支抬頭不無關係,身為遜尼派首領的沙特亦有責任阻止此趨勢蔓延下去。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早前確曾明言,美軍需留守在敘國多一段時間,以訓練出約4萬名當地武裝人員穩定敘國局勢。不過,美軍過往鮮有成功協助戰亂國家重新建設的例子,因此泥足深陷、撤軍無期的事例比比皆是。美軍長駐敘國也不見得會成功。

特朗普再顯獨行獨斷作風

遺憾的是,縱使美軍全面撤出敘國有其可取之處,但特朗普在是次決策中再一次無所遮蔽自己獨行獨斷、毫不尊重幕僚的作風,國防部長馬蒂斯亦因此憤而辭職。這對日後美國的全球戰略佈局亦有深遠的影響:新上任的國防部長如要安坐其位,只能不問特朗普的想法是對是錯也需執行。「禍兮福之所倚」,正是如此。

作者張熲燊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研究助理,楊庭輝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副研究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