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年度總結——無法無天(文:曾志豪) (09:00)

總結2018年的香港,4個字——「無法無天」。香港政府學會了「政治問題以法律手段解決」,一旦出事受質疑,又回馬槍「不要把法律問題政治化」。

近期的一定要數律政司長鄭若驊,上任之時已因物業僭建問題一身髒臭,全因林鄭月娥特首力挺同為女性同胞而過關。當時輿論已擔心這樣弱勢、其身不正的人選上台,會否搞垮香港法治?甚至懷疑她是有政治任務而得到欽點,上台後可能便要本利歸還。現在至少在公眾的觀感上,這個預言成真。

律政司沒有尋找獨立法律意見,不起訴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的UGL案件,是否完成任務?以往律政司在涉及梁錦松、林奮強、曾蔭權、湯顯明等人案件,都有諮詢外間獨立法律意見,明顯和鄭若驊口中的「只會涉及律政司內部人員才會」的講法大相徑庭。諮詢獨立法律意見是慣例,她在梁振英案件的處理才是「破例」。而她無法回應為何以往律政司的處理和自己不同,只留下一句「不評論前人的對錯」。

這種是不負責任的做法。法治最重要是一致性,究竟律政司幾時會尋找獨立法律意見,幾時又不需要,都需要有清晰的準則。否則豈不是因人而異、按心情或政治需要而行事?

另一無法無天的,便是政府部門收緊了香港的自由。DQ(取消資格)議員、拒絕異見人士入境,公眾都知道那些說不出口的「不評論個別案件」背後都是政治。

政府試圖以法律手段去解決政治問題(港獨、台獨),結果那些可笑的「沒有特殊技能」的原因,便成為香港法治淪陷的證據。

只要中央力挺的,便放生;只要和中央相左的,便封殺。當中不談法律,只談政治;不理程序公義,只求政治正確。這些就是過去一年,香港社會對法治淪陷的觀感。你要問證據何在?答案是:「不評論個別政治事件。」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