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民主派應如何處理港美關係(文:王慧麟) (09:00)

本月初,在中美爭拗白熱化之時,港美關係似乎存在暗湧。本地政界紛紛訪美了解情况及進行游說。本月訪美的有眾志、公民黨及民主黨,至於建制派的則有民建聯。兩星期前,建制派福建幫大老盧文端在本報撰文,亦覺得民主派政黨訪美有其用處。既然香港的民主派都派政治人物訪美,實在有必要討論一下,民主派究竟應該如何處理港美關係,釐清原因、目標及方向,以免成為「盲頭烏蠅」,去「美帝」亂碰亂撞而一事無成。

港美關係不能獨立於中美關係

首先,民主派需要思考的是,在港美關係之下,民主派究竟為何而去、可做什麼、要做什麼。在此之前,就要先應思考港美關係的定位。必須承認,港美關係不能獨立於中美關係。中美關係和諧,港美關係也會不錯,那麼港人也毋須思考港美關係的內涵及意義。可以說,港美關係是依附着中美關係的發展,甚至有人會說,從來沒有所謂港美關係,只有中美關係。不要忘記,在2007年之後,「美帝」國務院也一度沒有就《香港政策法》向國會提交報告,直至2015年才恢復。換言之,香港人在九七之前,一直享受着中美關係的紅利,兩邊「搵着數」。

時移世易,現在特朗普(「侵侵」)挑起中美兩強之惡鬥,逼世界各國就傾中與親美之間抉擇。香港已經沒法迴避此洪流。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1條之下成立的特區,由國務院委任的特首及問責官員組成之政府管理,沒有外交權力。所以,特區政府不可能像1997年前,選擇親美,現在只能根據北京之外交決策處理外事。既然政治現實如此,難道就不存在港美關係嗎?香港政府既然不可能有外交自主去處理港美事務,那麼還存在港美關係嗎?

當然存在!因為港美關係的核心,是「美帝」的《香港政策法》,而這個法律是「美帝」是否願意維持給予香港特殊及優惠政策的法律基礎。因此,即使香港政府基於中國憲法及《基本法》的規限,無法享有完整之外交權力,但基於香港以至北京從「美帝」所取得之利益,以至中美關係之互利,香港政府不可能丟失《香港政策法》下的特殊待遇。所以,香港政府亦有需要在中國憲法及《基本法》的框架下,想辦法建構一個有利於香港人的港美關係。

要據理力爭 也要做好交流游說

筆者素來認為,一個穩定的港美關係,是對香港人最有利的。但這不意味着事事親美,曲意逢迎,唯「美帝」是瞻,成「美帝」附庸,對「美帝」霸權甘之如飴;而是在有需要之時,既要據理力爭,堅守底線,例如按世貿組織之機制,就「美帝」因應打擊中國而波及香港之種種不公平貿易措施,提出申訴,但另一方面,要在做好自己之餘,也需要做好對外關係的一些基本功,例如交流及游說,以實事求是的態度,向「美帝」政府、政黨、政客、智庫,呈現香港社會的真實面貌。這樣做,固然期望「美帝」毋須在《香港政策法》下,取消任何一種對港的優惠待遇,但萬一「美帝」政府決定在《香港政策法》之下有所行動,亦可以透過綿密細緻的游說工作,將制裁行動之影響範圍,縮至最小,不要波及香港平民百姓的生活,特別是香港的「中環價值坑」(簡稱「中坑」)的專業界別人士,他們一直受惠於中美關係的紅利,往往有海外資產,子女在「美帝」留學,一旦港美關係出現不穩,他們是首當其衝、最受波及的一群。

香港不少「中坑」,雖然很懂得搵錢,但其外交認知,未必如參加外交部香港盃外交知識競賽的中學生。一般港人也不知道「美帝」等西方國家,究竟是有什麼板斧制裁他國,以為他們只會識得用貿易制裁或金融服務制裁等措施。其實,西方國家其中一個針對中坑的「軟武器」,就是travel ban,例如收緊旅遊簽證,以至學生簽證等,讓「中坑」的下一代根本無法出走美英。路透社上月26日有報道,今年3月至10月間,「美帝」政府發給伊朗F-1學生簽證的數目,下跌了23%,主要原因相信是特朗普上台後對伊朗實施了旅遊制裁。當然,報道指伊朗學生也可以選擇去歐洲,但說到底,無論是創科及人文學科,「美帝」不少大學也是一哥,對吧?

開展全方位對外關係 單靠港府不足夠

說到這裏,相信沒有人會反對,香港政府需要建構一個穩定的港美關係。但誠如所有發達地區的對外關係一樣,這些都需要政府以外的其他助力,以做到開展全方位、各階層、各組織的對外關係。所以,港人必須明白,單靠香港政府絕不足夠。香港也需要其他政治組織、智庫,以至個別民間人士,利用其資源,開拓與「美帝」各不同政治人物、本地政黨及智庫的關係。民主派在此,有其角色,而且可以發揮好大的作用。那麼,他們應以何種態度建構港美關係,應發揮什麼作用,其短中長期的政策目標是什麼呢?篇幅關係,下次再談。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