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爭辯中的台灣性別政治議題(文:柳金財) (09:00)

當前全球民粹主義飈漲,不論是德國、意大利民粹政黨興起,或是民粹型政治領袖如美國特朗普、菲律賓杜特爾特及巴西極右派博爾索納羅,皆屬民粹政治人物。台灣民粹型政治人物,則以台北市長當選人柯文哲(「柯P」)、高雄市長當選人韓國瑜最為典型代表。這些具群眾魅力型政治領袖,其政治性格頗為果斷,慣於運用庶民語言而易獲民眾青睞,然也有共同特徵,即對兩性平權及性別平等(性平)意識皆被批評較為欠缺。

各國政治普遍瀰漫民粹主義風潮,歐美國家正遭遇這場「政治不正確」的全面洗禮,政治人物標榜愛國主義,鼓吹種族歧視、階級偏見、性別成見,紛紛解凍傳統政治語言;民粹主義者通常也有反對多元社會、族群平等、同性婚姻之傾向。這種民粹現象源自外來移民遽增、發生經濟危機、經濟不平等日趨嚴重、「腐敗的體制」不再被信任、政治家利用民眾不滿掀起政治風潮。

民粹興起 女權主義伴隨高漲

「民粹」在台灣現實政治運作下,其語境被理解為一種「政治修辭風格」,即政治領袖跳脫傳統政治共識,或運用游走法律邊緣的話術,以迎合民眾喜好、煽動反感、激發恐懼,藉以爭取群眾支持,獲取政治利益。這不僅激起底層弱勢群體支持,也俘獲不少中產階級認同。台灣民粹主義興起,同時伴隨女權主義及性平意識高漲。

若從女性從政角度來說,女性擔任台灣政府領導比例非常高,不僅現任總統由民進黨籍蔡英文擔任,且2018年九合一地方選舉各縣市長當選人中,約30%地方首長皆為國民黨籍女性候選人當選。例如台中市盧秀燕、彰化縣王惠美、雲林縣張麗善、嘉義市黃敏惠、宜蘭縣林姿妙、花蓮縣徐榛蔚、台東縣饒慶鈴。東部地區3縣宜蘭、花蓮、台東,佔台灣行政區劃頗大面積,說是女性執政撐起台灣「半邊天」以上,絕不為過。

民粹主義之產生與直接民主有關,但並非反民主,因訴諸群眾路線,誇誇其詞、迎合民眾胃口、嘩眾取寵,否定傳統政治作風,標新立異風格,其政治語言直白易懂,善於將複雜政策語言利用通俗、白話的庶民語言表達。如同美國特朗普、菲律賓杜特爾特、巴西博爾索納羅,皆被批評有性別歧視之論。

魅力領袖心直口快 論述充滿性暗示

無論是「柯P旋風」與「韓流颶風」之崛起,皆有其台灣社會基礎及民粹主義土壤,兩人皆屬右翼民粹主義者。柯、韓兩名魅力型政治領袖,如同其他民粹政治領袖一樣,在性別意識及性別平權概念也是飽受批評。原本柯、韓就具備顛覆傳統的另類創新政治思維及心直口快政治性格,這往往使其政策論述陷入朝令夕改,甚至充滿性暗示與性意涵。

今年台灣地方選舉時,柯文哲提出「台灣女性沒化妝出門嚇人」,此被視為政治失言。柯對「美學」表達看法,竟以女性化妝為例,說日本女性「好像比較漂亮」,「因為她都化妝好才會出門,不像我們台灣有些女性同胞直接上街嚇人」。此番言論亦引起台灣行政院性別平等會委員批評,呼籲柯市長應謹慎發言。

「女性化妝」涉及性別議題,其實是仁智互見。有的女性主義者認為,化妝讓女性或男性變得更有自信,為自我表達的方式,是一種「賦權」形式;但也有女性主義者認為化妝是父權社會對女性的「規訓」。從婦運工作及性平教育角度,柯文哲對性別的認知不僅充滿保守的性別意識,也欠缺平權主義,因而被性平學者與專家批評為充滿男性沙文主義、父權意識及物化女性為商品觀念。

柯文哲對性別議題的發言,屢屢造成政治爭議。2014年地方選舉時,柯曾直指國民黨嘉義市長候選人陳以真「年輕漂亮」,可以「坐櫃台」或當觀光局代言人,此言論捱批歧視女性、物化女性。柯之著作《白色的力量》,也被批評充斥「重男輕女是生物的本能」等歧視內容。柯已有多次物化女性之言論,如2015年提出「一個國家30歲的未婚女性佔30%,就會造成國家不安定,更會有國安危機」;性別平等座談會脫口「目前台北市已經進口了30萬的外籍新娘」,「進口」之詞激起公民團體抗議;或言「婦產科只剩下一個洞……在女人大腿當中討生活」,這些用字遣詞充滿對女性的歧視及男性沙文主義而不自知。

另一名群眾魅力型政治領袖韓國瑜之快人快語,也引發性平爭論。在高雄市長選舉中,韓提出「愛情摩天輪」,其意在創造觀光、婚姻、旅遊產業利潤,但卻表示「做你愛做的事情,不必再另外上賓館」;在招商引資方面掀起「投資陪睡說」,自認詼諧幽默提出「若有100個工作機會,我就抱你一下;若有1000個工作機會,我就親你的臉一下;若來高雄投資,給高雄1萬個工作機會,我就以身相許,晚上陪你睡覺」,此等論述引發性平專家及女性團體抗議。

後韓國瑜立即修正為「陪泡茶、聊天」。這種隨投資額度增長,其本人願意「握手、抱抱、親親、陪睡」說辭,又被民進黨籍立委邱議瑩曲解成為增加投資願意「太太陪睡說」,此舉被批判程度甚至遠高於韓之原論。邱議瑩之議論屬過度延伸,韓國瑜之發論則過於輕浮及不當類比,兩者之論極易引發性別議題爭論,模糊市政建設與地方治理議題之理性辯論。

當高雄市長選舉陷入拉鋸戰及膠着狀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以「女性體態」批評高雄前市長陳菊,批評「那個查某人真夭壽,我不要說是誰,肥滋滋那個,走路起來像豬母」,暗諷陳菊似「大母豬」。這種攻擊女性體態如「大母豬」,嚴重歧視女性,已影響社會各界對吳之觀感。對此,韓提出寧可乾淨落選,也不要骯髒當選,儘管最後韓受此衝擊不大仍當選。雖然吳敦義也為政治失言道歉,但身為國民黨主席,豈能有此人身攻擊之性別歧視論調?這不僅重挫其個人形象,也影響黨的政治聲譽,不利於吳敦義角逐黨內總統選舉候選人之位。

歧視女性惹社會反彈 性平意識應強化

台灣社會由於女權運動發展及性別平等教育推動,性平意識在社會生活已有普遍提升。按照聯合國的性別不平等指數(GII),2011年台灣女權排名世界第四、亞洲第一。2012年GII,台灣排名全球第二,僅次於荷蘭(台灣非聯合國會員,指數及排名是台灣行政院主計總處依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公式,將資料帶入計算而得),這顯示台灣落實性別平等、性別無歧視理念,普遍獲國際社會肯定。台灣在性別政策或法律規範取得傲人成果,女性發展程度成為亞洲首屈一指區域。

然民粹型政治領袖的性別歧視語言,不僅展現男性沙文主義、父權意識傳統思維,其對女性的歧視與欠缺尊重已激起社會反彈。民粹型政治人物應強化自身性別平等意識及修正表達方式,切莫成為進步社會價值的反動者。

作者是台灣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