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美對華政策失誤的代價(文:楊志剛) (09:00)

一本新聞雜誌,害死千萬生命。美國《時代雜誌》創刊至今95年,因其創辦人盧斯(Henry Luce)的個人意識形態凌駕了其雜誌的報道,使上世紀美國對中國了解嚴重偏差、對華政策嚴重失誤,導致美國打了毋須打的仗,害死了千萬個毋須死的人。新聞史是好老師,但當權者是劣學生,使歷史的錯誤不斷重複。

創辦人意識形態 凌駕《時代雜誌》報道

「沒有盧斯的新聞誤導,不會有韓戰,亦不會有越戰。世界歷史亦會不同。」歷史學家和美國普立茲新聞獎得主白修德(Theodore White)作此結論。亦有其他歷史學家作出同樣結論。白修德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是《時代雜誌》駐中國記者,他目睹當時國民黨的腐敗無能、軍心散渙;而共產黨則贏盡民心,士氣如虹。但他在中國採訪所得的第一手報道,送到《時代雜誌》美國總部的時候,往往被改寫得黑白顛倒,使蔣介石成為美國人眼中的「中國版華盛頓總統」:民主開明、仁義英勇,是中國的希望。

時任美軍司令Joseph Stilwell將軍對蔣介石非常反感,對解放軍司令朱德卻推崇備至。這位美軍司令在二戰後曾經說了以下這句話:「如我能背掛步槍前赴中國,作為朱德指戰下的一名步兵,我會感到驕傲。」這美軍名句埋藏多年,到2013年才於一本書中被提及(註1)。戰場上敵對軍人惺惺相惜並不出奇,但美軍司令說出這樣的話,足證朱德作為一名軍人的魅力,不愧為中國十大元帥之首。

盧斯有中國情意結。他1898年在中國山東出生,父親是美國基督教傳教士,他的童年在腐敗落後的中國度過,養成他以基督教精神讓中國現代化的抱負。蔣介石娶了畢業於美國衛斯理學院的宋美齡,她是基督教徒,他也信了教。衛斯理是名人輩出的名校,後來的校友包括希拉里。「衛斯理」加「基督教」這個組合,讓盧斯認定蔣介石是中國的新希望和當然的統治者。

盧斯約14歲離開中國前往英美讀書,1920年於耶魯大學畢業,被同學選為「最聰明的人」;班裏另一同學海登被選為「最可能成功的人」。1923年他倆聯手創辦《時代雜誌》。最聰明的加上最可能成功的人雙劍合璧,他們的雜誌在其後數十年塑造了美國人的世界觀。該雜誌於1927至1955年間,10次以蔣介石作為封面人物,並破天荒以蔣介石和宋美齡兩人同時亮相作為雙封面人物。宋美齡赴美游說時獲邀請在美國國會演講,亦是盧斯在發功。

70年前「失去中國」的大辯論

二戰之後數年間國民黨最終敗走台灣,這發展震動美國朝野,引起了一場「美國為何失去中國」的大辯論。自1900年以來美國一直感覺自己善待中國,是讓中國免受其他西方列強欺凌的守護者,而中國亦一直以來對美國較為友善。美國相信日本投降後,中國會和美國一樣成為民主自由大國。但中國竟然會落入「敵對」的共產黨手中。美國朝野發出嚴厲拷問:為何有這個災難性的失誤?

70年前「失去中國」的大辯論,今天仍然在繼續。隨着歷史檔案的解封,大家可以作更客觀的審視。但首先要弄清概念:第一,中國不屬於美國,不存在美國「失去」中國。第二,中國共產黨並無「敵對」美國。

大辯論將朝野分成兩大陣營,一方是「知華派」,其主力是美國國務院外交系統的官員和學者。他們明白國民黨已經毫無希望,他們看到共產黨廉潔能幹,深受人民支持。他們並無倡議馬克思主義或共產主義適合中國,只是務實地建議美國應與毛澤東建立友好關係,以便影響中國共產黨的決策。而事實上,周恩來和共產黨領導於1949年立國前多次接觸美國,希望保持良好關係和協作,但美國不作回應。

另一個陣營是「擁蔣派」。這個陣營的主帥就是盧斯。他用盡其傳媒帝國的影響力,包括《時代雜誌》、《生活雜誌》和《財富雜誌》,主導民情,把中國共產黨描述成對民主世界的威脅,並鼓吹美國大力支持蔣介石和國民黨。

歷史真實不敵偽新聞假民情

中華大地的歷史真實,不敵傳媒帝國意識形態主導的偽新聞和假民情,令美國決策者誤判政治現實而一直支持國民黨。1949年國民黨敗走台灣後,「擁蔣派」瘋狂反撲,並遷怒於「知華派」,認為他們從中作梗,阻撓美國給予國民黨更大的軍事支持。反共力量之大,最終令華府罔顧事實,拒絕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直至1979年才改變立場。

1950年韓戰爆發。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隊節節勝利。中國警告聯合國軍隊不得越過「三八線」,美軍司令麥克阿瑟不聽,超越三八線,導致中國出兵,戰况慘烈,雙方傷亡慘重。雖然美軍佔有絕對軍備優勢,但美軍第8軍被中國志願軍打得潰不成軍,美軍第10兵團幾乎被殲滅。消息傳到美國後,造成恐慌,以為中共紅軍已準備來襲。紐約州州長於1950年12月13日建議全面調動軍隊以應付來襲的共軍。12月16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並表示必要時使用核武。雖然美國很快明白這是歇斯底里的虛驚一場,但民間反共情緒高漲,麥卡錫的反共白色恐怖籠罩美國。「知華派」被標籤為共產黨支持者。到了1952年,美國政府內的「知華派」已全部被肅清。韓戰期間,《時代雜誌》繼續其反共角色,雖然麥克亞瑟被解除職務奉召回國,但該雜誌連續多期大篇幅把他捧為最偉大的軍人、最出色的軍事領袖。

踏入1960年代,美軍介入越戰。研究盧斯的權威學者W.A. Swanberg表示:盧斯及其傳媒帝國在擴大越戰、拖長越戰,起了巨大作用。他鼓吹骨牌效應,若不擊潰越共,其他東南亞國家便會逐一落入共產黨手中。他對越戰不斷作出偏頗而令人振奮的報道。參眾兩院的議員若對美國參戰提出質疑,他便馬上抹黑。時任美國總統詹森和尼克遜亦樂意得助於盧斯的傳媒影響力,以瞞騙美國人民。《華盛頓郵報》報道五角大樓文件,亦應該從這個背景下了解。越戰後期愈來愈多人看清楚越戰在政治上、經濟上和道德上都是一敗塗地的時候,《時代雜誌》依然固執地挺戰,並在評論版表示:「毫無疑問,中國是亞洲的最大敵人,亦是對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美國遲早需要拿起與中國開戰的風險」(註2)。

中美都應緊記教訓

美中會否一戰?美國智庫Praeger Security International 10年前一項研究將政治科學的7套權威理論應用到美中關係,這7家理論的分析結果都殊途同歸:中美一場大規模的衝突無可避免,時間是在2020至2030年代。中美雙方都應該緊記歷史教訓,不再誤判。

註1:Robert P. Newman, Invincible Ignorance in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Peter Lang, 2013

註2:Robert P. Newman, Owen Lattimore and the "Loss" of China. 1992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