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一地兩檢」判辭中「忽略」了的關鍵論點(文:彭皓昕) (09:00)

從大原則說,任何法律──包括憲法都是可以修改的,惟現實並非如此。在某些情况下,即使嚴格遵照修改程序,亦有足夠的國會或民意支持,都不可以對憲法提出修改的議案,原因是這些修正案本身會違反憲法,統稱為「不合憲的憲法修正案(Unconstitutional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這個法律觀點,在上星期宣判的「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案中有被引用。判辭提到代表申請人一方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援引同屬普通法體系的印度為例子,指出當地法庭多年來處理有關憲法的案件中,歸納出一套基本結構原則(basic structure doctrine),以檢視立法機關修改憲法的議案是否違憲。這套原則包含6項標準:憲法的至高無上、共和制度、民主政府、世俗主義、三權分立及聯邦制度。若立法機關通過的修正案違反此6項標準,法庭會否決該修正案。

涉基本法舉措 不得牴觸聯合聲明

在「一地兩檢」案中,申請人一方以此為例,先指出《基本法》的基本結構原則條文載於第159(4)條,該條訂明「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繼而論證「一地兩檢」在本質上是將內地司法管轄區引入香港境內,與奠定基本法核心結構的基本方針有牴觸,故「一地兩檢」是違反基本法。

惟高等法院不接納此論點,卻不是以上述的基本結構原則為否決理由,處理此論點的着墨亦不多,只是含糊地說有關論點與申請人其他論點分別不大。法庭以人大常委會於2017年就「一地兩檢」作出的決定為依歸,這個判斷,有商榷的餘地。

第159(4)條中的關鍵字眼是「基本方針政策」。什麼是「基本方針政策」?儘管基本法內沒有一條條文專門為此定義或闡釋,但其序言有說明:「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已由中國政府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予以闡明。」按此理解第159(4)條,即任何對基本法的修改(不論是以議案、人大決定還是人大釋法的形式),都不能牴觸《聯合聲明》。

接着的問題是,聯合聲明中有無條文訂明內地法律不能在香港實施?聯合聲明第三部分列出了12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的具體內容,當中有兩項條款是有關係的,包括:第(2)項「……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的自治權」以及第(3)項「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現行的法律基本不變」。這兩項條文的意思非常簡單和清晰,就是在香港境內,中央政府只負責香港的外交和國防事務,其餘一切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制度處理。

聯合聲明是1984年簽訂的,因此之後制定的基本法,以及更後期多次涉及基本法的舉措,包括人大決定及釋法,從法律原則來說,都不得牴觸聯合聲明。

以人大決定檢視 有用錯標準之嫌

如果按照這個最基本和最簡單的法律概念分析,結論應當是在基本法框架下,無論在任何情况或為了任何目的,以任何方式修改或詮釋法律,包括得到三分二立法會議員支持修改基本法,香港境內都不能引入內地司法制度和內地司法管轄區,因為這個是基本法給予香港特區最重要,甚至可以說是唯一的保障。換句話說,即使人大決定批准和立法會通過立法實施「一地兩檢」,法庭也可以依照第159(4)條的原則宣布「一地兩檢」違反基本法。

可是法庭在審理此案時,不是採納這個原則,而是參考人大決定來判斷「一地兩檢」沒有違反基本法,就難免被認為是張冠李戴了。因為人大決定若不合乎第159(4)條的標準,它們有何法律效力可以使「一地兩檢」合法化呢?反過來說,法庭現在不以第159(4)條來檢視「一地兩檢」,而是以人大決定來檢視,實在有用錯檢視標準之嫌。

作者是執業律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