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公務員是如何煉成的?由公務員的招聘考試說起(文:黃偉豪) (09:00)

在日本,最近選出了「災」這個字,作為最能表達2018年世態民情的年度漢字。若在香港進行類似的選舉,「DQ」這個字一定是大熱,泛民和非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及參選人相繼被DQ(取消資格),最終引致泛民在今年之內連續兩次在九龍西的補選中,均慘敗給建制派。以上的一連串不幸事件的共同之處,也是由DQ引起,而負責DQ的選舉主任,自然成為眾矢之的、罪魁禍首。

選舉主任通常是由各區的民政事務專員出任,本身不單是公務員,而且還是公務員中的天之驕子政務主任(administration officer,簡稱AO)。究竟公務員是如何煉出來?他們是否天生邪惡,只懂唯命是從、助紂為虐?就讓我們在這裏認真地探討一下。

公務員選拔的精英化和嚴格要求

讓我們從源頭開始,由公務員的招聘和選拔作為探索目標。和香港其他很多不同職系的公務員一樣,要成為政務主任,必定要先通過一連串的筆試和面試。這包括了3個筆試:綜合招聘考試、基本法測試和聯合招聘考試。綜合招聘考試(Common Recruitment Examination,簡稱CRE),所考的是中文和英文的語文能力,及數學和邏輯分析。而基本法測試(Basic Law Test,簡稱BLT),顧名思義是測試考生對基本法的認識。只要有努力,要在CRE中及格並不困難。BLT更不設及格分數,成績只是作為整體評核中的其中一個考慮因素,因此理論上人人也可以在BLT中過關。而要成功成為政務主任,在筆試上,真正的戰場和難關是聯合招聘考試(JRE)。

大家可以透過一些統計數字來了解一下JRE的難度。根據公務員事務局最新的統計數字,在2017年有高達1.7萬人投考政務主任,當中最後獲聘的只有33人,相等於515人爭一個位。由於政務主任的面試的考官,也是由較高級的政務主任負責出任,而因各政策局及部門的工作量不斷上升,負責政務主任面試的人手更加有限。結果是每年只有幾百個有限名額,給不設投考人數上限的JRE考生爭奪。以此計算,有超過九成半以上的考生均在JRE中被淘汰。由於JRE的遊戲性質基本上是無限量的考生,在你死我活地爭取有限量的面試機會,重要的不止是考生的「絕對表現」,更是「相對表現」。考生的表現好並不足夠,一定要比其他人好才能突圍,脫穎而出,這也反映了公務員選拔的精英化和嚴格要求。

強調政策分析制訂能力 非政治正確

JRE究竟是考什麼?今年的JRE考試剛剛在12月8日完成。和過往多年一樣,只有兩條題目,中英各一條,其中一條更會提供數據給考生參考。問題的內容是要求考生分析一個政策兩難的利弊,再得出自己的立場和提出解決方案。簡單地複述今年的試題,在英文及數據庫的題目上,是問如何處理在十八區內建立精神健康中心,當中涉及的棘手問題包括了地區居民反對,及現時設在商業地點的臨時中心租金昂貴等。而較為着重理念或原則之爭的中文題,則問及是否贊成現時強制要求外傭在僱主家中留宿的規定。

很清楚,兩條題目問的只有政策,沒有政治。由題目中可以看到,政務主任的考試中所強調的是政策分析和制訂的能力,而非政治正確,或政治忠誠。據筆者所知,在歷史上,起碼直到今天為止,在JRE考試中也從未出現過有關政治的題目,更沒有也不需要,任何人在答案中表達任何政治立場,因為公務員所着重的是管治能力,而非政治立場。

以今年的題目為例,英文題是關於NIMBY,即Not In My Back Yard現象,中文有人把它翻譯作「鄰避」。不管名稱是什麼,它所指的也是居民不想有不受歡迎的厭惡性設施,被放置在自己的社區之中。至重要的是,NIMBY是公共政策中一個常見的題目。同樣地,外傭是否可以出外留宿,也是香港社會中曾被熱烈討論的議題。因此,所考的是考生對政策的認識、他們平日的努力和準備。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政務主任外,不少政府內的其他較精英化的職系,如行政主任、貿易主任、運輸主任及勞工事務主任等,均需要投職者參加JRE考試。因此JRE的內容,不獨反映了政府對政務主任的要求,也反映了對公務員團隊的普遍期望。

「非罕見異常政治化」突顯制度問題

由於這篇文章的重點,不是向大家傳授公務員考試的攻略,所以不會深入地進一步討論政務主任的面試內容,但可以簡單地總結,面試的問題性質是和JRE如出一轍,只是測試考生的政策能力,而非政治立場。更加要強調,這裏想透過較詳細分析公務員,特別是政務主任的招聘制度想要達至的目的,是希望大家明白到,在現有的制度下,公務員的煉成,至緊要仍是政策,不是政治立場,或政治正確。這是愈來愈風雨飄搖的香港,我們仍然值得慶幸的地方。

以上的論點並非要為個別的公務員的錯失而辯護或解脫,而是想提出一個制度的角度來思考問題。從招聘這一刻開始,公務員制度便強調政策,而排除政治考慮,着重不同持份者的需要,平衡社會的多元利益,嚴守政治中立的紅線。因此,如果有公務員突然在行為或決策上,變得異常政治化,而這並非一次性的罕見個別事件,所突顯的是公務員管理政治化的制度問題,而非純個人品格操守的問題,不斷妖魔化任何人也於事無補。

一刀切杯葛加入 缺深思熟慮

制度問題,始終要制度解決,也非政府內外的任何人的個人意志便足以克服。而一刀切地杯葛加入公務員團隊的建議,除了可稱作是明哲保身外,可以說是一個缺乏深思熟慮,對於守着現有的制度,以至尋求更好的轉變,沒有多大幫助的差劣抉擇。試想想,若所有有理想有腰骨的年輕人都放棄加入政府,是等同把整個公務員隊伍交給他們最不信賴的人。逆向思維,頂着壓力走入熱廚房,可能是更明智的忍辱負重的長遠策略。

作者是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碩士課程主任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