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沒有沉默的自由(文:曾志豪) (09:00)

西方政治奉如神明的一句說話: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這個觀點的自由。這就是言論自由的包容,自由並不止限於和自己意見相同的言論,否則這是一言堂了。

不過最近朱凱廸選村代表被DQ(取消資格)的案件,反映特區政府的思維,離真正言論自由,差天共地。

朱凱廸被選舉主任判定為「隱晦支持港獨」,觸到紅線,取消資格。

要不反對  要不便當你支持

但什麼是「隱晦支持港獨」?以朱凱廸的例子,就是他曾經發表共同宣言,認為自決應該是香港人的內部權利。然後這個就成為了DQ的罪證。但問題是,支持別人有自決的權利,是否等於本人鼓吹推動呢?

譬如同志婚姻,不少香港人都曾經把自己的網絡頭像轉成彩虹,以示支持,但他們不一定是同性戀,也不會積極參與同志運動。他們只是認為社會應該接納同性戀。

但如果用今天DQ參選人的政治紅線看來,這些轉彩虹icon的行為,已經構成「隱晦支持同性戀」。如果在同性戀仍未「非刑事化」的年代,可能轉彩虹icon已經犯了法。

要不反對,要不便當你支持,就像當日小布殊的「非友即敵」。

台北市長柯文哲之前坐公車上班,連續被支持「台灣正名」的民眾騷擾,要求他表態是否支持「台灣正名」運動。柯文哲當時拒絕回應,並且表示:難道我就沒有沉默不表態的自由嗎?

今天香港人就沒有不表態的自由。就像大陸明星在微博,不能對台獨沉默,而只能表態「中國一點不能少」。

這應該是對港獨的進一步打壓:支持者DQ,同情者也要DQ;不當港獨是敵人,你便是政權的敵人。下一步會否要求香港人表態對「台獨」、「藏獨」的立場呢?如果香港人如常參觀民進黨造勢大會、購買台獨政黨的紀念品,會否也成為勾結外部勢力的證據?也變成「隱晦支持台獨」呢?最後一步是,你不喊「我愛共產黨」,便代表反黨嗎?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