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政治」審判可恥(文:王慧麟) (09:00)

何志平(肥平)案件聆訊結束。在截稿之前,陪審團未有裁決。但對香港人而言,不單是上了國際關係及聯合國貪腐議題的一課,而「美帝」針對肥平案件的處理,可以折射出今日「美帝」之體制,如何看待香港。

何志平案是打擊聯合國貪腐的大案

有關肥平案件的法律討論,有機會詳述。但這裏有兩點觀察,讓大家有比較宏觀的角度去思考此案。

其一,此案是「美帝」聯邦調查局,打擊聯合國貪腐問題的一次大案,針對的不是肥平,而是肥平背後,是否存在一個有系統性、有計劃性以及針對性的國家級行動,以進一步控制聯合國的運作。綜合海外媒體的報道,聯邦調查局在這一次行動之中,先鎖定了幾個海外華人的所謂「貪腐網絡」,包括了早前已被判刑的澳洲華人嚴雪瑞、澳門商人吳立勝,以及暫時是最後收網的、香港的肥平。聯邦調查局的焦點是,究竟這些人如何利用聯合國的已登記及獲認可的非政府組織,進行貪腐及錢權交易等行為。這裏的貪腐行為之詳情,大家可以在搜尋器內輕易找到,詳情就不贅了。

然而,如果海外的報道是正確的話,疑問就大了:既然澳洲華人嚴雪瑞早在2016年在「美帝」罪成收監,以及澳門人吳立勝都已被捕,為何肥平仍然覺得「美帝」聯邦調查局的刀鋒,不會放在他的刀口上呢?從法庭公布的部分文件之中,肥平與嚴雪瑞在業務上是有交往的,那麼為何肥平直至2017年11月才被捕呢?如果按法庭文件,在2017年初聯邦調查局才覺得有足夠材料以拘捕肥平及加迪奧,那麼在2016年至2017年期間,聯邦調查局其實是否有更多的調查方向,沒有公開披露呢?換言之,聯邦調查局是否像部分海外傳媒所說,已經完成收網,還是順藤摸瓜繼續調查其他涉案人呢?

聆訊存在難以理解的不公

其二,整個聆訊存在一些難以理解的不公平情况。肥平被捕以來,其保釋一直被拒,即使上訴至聯邦上訴法院也不果。當時已經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因為澳門人吳立勝被捕之後,也可以申請保釋成功,而且與肥平同案的加迪奧,卻居然可以保釋,為何肥平以人事、電子追蹤腳鐐以至家居軟禁等條件,卻仍然沒有獲准保釋呢?現在看來,加迪奧早在肥平被捕及一齊上庭之前,已經與聯邦調查局眉來眼去,轉做污點證人以甩身,還可以在保釋期間,多次獲准離開家居軟禁而去紐約開會,其實加迪奧保釋後四圍走,肥平卻要坐監等保釋,確實令肥平在準備聆訊方面處於劣勢。

而且,在正式審判之前,案件進行了預審程序,目的是讓控辯雙方,就具爭議的證供可否呈堂的問題,讓法庭定奪。肥平一方提出而被剔除呈堂的,有些是涉及加迪奧的誠信,但一些證據是否應該呈堂,確實存有爭議。例如當肥平在被捕時,聯邦調查人員在沒有說出警誡詞之前,就已經問了肥平的平板電腦密碼,並以此密碼「關上」有關器材,包括手機等。但後來在檢控時,部分有關電郵,卻懷疑在此平板電腦內被閱讀及取出,這些證據是否可以呈堂,是否違法獲取,值得討論。但是,法庭卻仍然容許這些證據呈堂,確實有點奇怪。

「美帝」要給何背後藏鏡人什麼信息?

「美帝」檢方提出的罪行,是否成立,端視乎陪審員的決定。但「美帝」檢方的操作,以至法庭對保釋及呈堂證供方面的決定,確有爭議之處。筆者既不認識肥平,亦不同情肥平,如果「美帝」檢方所言屬實,肥平利用慈善組織在聯合國進行貪腐勾當,如果罪成,確是罪有應得。即便如此,這場肥平審判,由拘捕至審訊,都具有極大的傾向性,令人感覺肥平已有犯罪之身,究竟這個審判是不是公平呢?「美帝」耗用如此巨大的精力制裁肥平,究竟是要給肥平背後的藏鏡人一些什麼信息呢?究竟「美帝」是要警惕以後某國政府不要利用各種不法的政治手段去干預聯合國以至別國內政,還是香港人以後做國際事務要想清想楚小心後果呢?這裏值得深思。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