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勉強團結 不如分裂(文:黃任匡) (09:00)

李卓人輸了,可以說是泛民陣營及其支持者「打臉」式的打擊。單議席單票制之下,兩個泛民候選人(一位可是植根多年的地頭蟲,另一位則是群星拱照、儼然共主的泛民老大哥)的票數總和,居然還比不上一個有建制撐腰的食衛局前政助。各界爭相分析背後原因,但每每聚焦眼前形勢。筆者愚見,是次選舉透視着更深遠的未來,可能帶來更多有關香港政局發展的啟示。

政治版圖 三分天下

香港的政治版圖果然像梁天琦所言,已經由楚漢相爭式的二分天下,變成三國時代的三分天下。(話說前頭,這種二分/三分法當然是有點過分簡化。譬如,本土陣營並非單一意志,本土和泛民之間亦存在連續光譜等等。但為了闡述下面的觀點,某程度的簡化更容易理解,也不影響本文的邏輯推演。)

這種版圖重劃,可能對於傳統泛民及其支持者來說很不是味兒。但如毛孟靜所言,泛民候選人似乎再無能耐取回幾年前的支持度,而我們有理由相信,本土派選民的出現是其中的主因。從這次選舉可見,版圖重劃已經是政治現實,可不是我們主觀意願如何的問題,我們非得接受和面對。在今天的香港,泛民和本土(尤其泛民)各派系的持份者和支持者,都應該學習接受這個事實:泛民、本土、建制已經是3個分開獨立的陣營了。

本土派系的選票和支持度,不會再自動流進泛民的戶口。作為泛民候選人,你如想得到本土派的支持,必須要加倍努力和籌謀(例如拉攏本土派比較有號召力的人物幫忙站台之類)。如果不得要領,結果不得本土派選民支持,就只有怪你自己力有不逮,與人無尤。要記得,人家本土派本來就是另一個陣營的人,沒有支持你的義務。道理就像民建聯支持者不會票投泛民一樣。這當然不是說,你不必去爭取這些選民的支持;只是如果把目標放在他們身上,就必須有加倍努力的心理準備,和失敗的假設。

反之亦然:本土派候選人亦不應假設泛民選民會無條件支持他們。

面對形勢的改變,雙方(尤其泛民政客和選民)都需要調整心態。泛民陣營無必要再耗費精力,不停攻擊本土派「焦土」、「射落海」之類的言論,因為其實那些論述的目標群眾本來就不是你們。相反,本土陣營亦無必要再不停攻擊泛民「關鍵一席」、「顧全大局」之類的論述,因為同樣地,那些話本來就不是說給你們聽的。

有人會說:不團結,怎樣對抗共產黨?

難道我們現在又團結了?現時眾多反對黨派分裂的程度空前,其實名正言順、分庭抗禮最多只能算是面對現實,不但無傷大雅,「nothing to lose」,可能反而減少內耗,更有利各自發展。

而且,陣營不同不等於沒有合作的機會。只是大家不應再視對方的支持為理所當然,甚至在對方拒絕支持之時破口大罵。

面對現實 各自為政

其實如果各個陣營之間清楚分明,可能比現在更容易合作。譬如說,如果今次李卓人的競選團隊能夠以「跨派別合作」的姿態與本土派合作,甚或成功邀請其中的意見領袖為之站台,這次選舉的結果就可能會改寫了。但當然,如果作為泛民政黨,如果你有進攻本土票源的意欲,那麼你必先要能提出能說服到本土派的意見領袖和選民為其背書的人選、政綱和論述。畢竟,這本來就是代議政制的遊戲規則,而新一代的選民也已經厭倦盲從政客發號施令了。個人意志的抬頭和彰顯非常明顯,「拒絕大台」的趨勢亦蔚然成風。

不過有一點要說清楚:劃分本土和泛民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將來能夠合作,只是希望為雙方做好期望管理,停止互耗,做一點damage control;將來能否合作,已經是其次了。因為就算不合作,起碼大家都有機會從這無止境的互耗中喘息一下,一方面認清最大的敵人,一方面把精力集中在鞏固票源、地區服務和其他實務工作上。

以上的諫言,對於很多泛民死忠支持者來說,可能太過辛辣。但與其勉強,倒不如面對現實,各自為政。其實分分合合也不是中國歷史的專利,筆者為大家舉個例子。

合久必分 分久必合

現在的丹麥和瑞典,被世人看成是兩個北歐的兄弟國家,是對有時稱兄道弟,有時卻互相戲謔的歡喜冤家。但歷史上並不是一向如此。

兩國的確曾經大一統,聯同挪威,一起擁護斯堪的那維亞(Scandinavia)的共同君主。但歷史上,兩國又卻是世界上交戰次數最多的兩個世仇民族,比英法的交戰次數還要多。

1658年,本來叱咤風雲的丹麥王國,在二次北歐戰爭中慘敗。丹、瑞兩國自此劃清界線,以北海海峽為界。丹麥被迫退守,放棄現時瑞典南部的大幅領土。許多橫跨海峽兩岸的大城市,都被一分為二。這從現時丹麥的Helsingor,和瑞典城市Helsingborg,其相似的名字就可見端倪。甚至連首都哥本哈根也變成位於丹、瑞兩國交接的邊界上,當時的丹麥王國可謂喪權辱國了。

但歷史的洗刷,讓仇恨磨滅。仇敵分家之後百年過去,卻又成了兄弟之邦。

早前,和哥本哈根接鄰的瑞典城市Halland,繼Malmö後也投票決定加入「大哥本哈根區」(Greater Copenhagen)。2019年起,又多一個瑞典城市的經濟、教育、基建等政策,將會歸大哥本哈根區管理,以提升競爭力。瑞典人不以為恥,Moderate Party的主席Dag Hultefors早前更對傳媒說:「還執著於國界這種東西的話,就實在是太落伍了(regional borders are just such an unmodern thing to get hung up on)。」

利多於弊 無甚惋惜

有誰能夠想像,曾經不共戴天的丹、瑞兩國,在時移世易的360年之後,竟然可以這樣互換國土?

天下大勢合久必分。本土和泛民的分裂和各自為政,乃事在必行,且利多於弊,實在是沒什麼好惋惜的。

作者是杏林覺醒發言人,現旅居丹麥深造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