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香港媒體數碼發展 任重道遠(文:李文) (09:00)

香港是世界上媒體競爭最激烈的城市之一,雖然只有740萬人口,但卻擁有數百家各種不同媒體機構,其中包括傳統媒體和原生網絡媒體。此外,還有不少國際媒體亦將亞洲地區的製作基地設在香港,因此使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更成為媒體爭相搶奪受衆的兵家之地。

與此同時,香港通訊科技的發達程度也位居全球前列。香港流動電話普及率高達248%,換言之平均每個香港人擁有約2.5部手機,而且香港的流動電話用戶也以4G為主。

隨着媒體科技迅速發展,香港媒體用戶的媒體消費行為發生了哪些變化?香港媒體負責人又如何應對媒體科技和市場受衆的變化?香港媒體從業員在內容生產過程中又出現了什麼變化?香港媒體在新媒體平台上的表現又如何呢?

為此,筆者連同浸會大學傳理學院近20名師生及顧問(包括張引博士、張昕之博士、胡辟礫老師、閭丘露薇博士、王小輝博士及張榮顯博士等)一起,自今年初開始進行了一項歷時逾半年的研究項目,採用電話調查、網上問卷、個人專訪、技術觀察和大數據分析等方式,對香港87家媒體(包括40家傳統媒體、47家原生網絡媒體)進行全面觀察和分析,並在昨天發表了《香港媒體數碼發展報告2018》。有關報告主要從5個方面探討香港媒體業的數碼發展狀况,例如市場受眾、內容生產、商業運營、技術平台和社交平台等。

電視仍是市民獲取資訊主要來源

報告指出,雖然香港人使用網絡瀏覽新聞已非常普遍,但電視(84.7%)仍是香港市民獲取新聞資訊的主要來源;其次是傳統媒體網站(55.6%)和社交媒體(46.2%),其中facebook更是香港市民使用最多的社交媒體平台(圖1)。

無獨有偶,香港各媒體也均以facebook作為發布內容資訊的首選社交媒體平台(64.4%),而排在第二位的是YouTube(52.9%)。

而通過技術觀察和數據分析所得,在香港媒體中,《南華早報》在四大社交媒體平台(facebook、YouTube、Twitter及Instagram)的總發帖量位居榜首。而香港01及香港電台則分別排在第二及第三位。

此外,在四大社交媒體平台的熱帖表現上,《南華早報》及毛記電視則平分秋色,分別各佔15條和12條熱帖。

不過,雖然不少香港媒體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相當活躍,但大多仍以本身網站作為發布內容的首要平台。與此同時,香港媒體使用的網站開發技術和設計理念,相對國際主流媒體網站則比較陳舊,有明顯的傳統紙媒時代的印記。大多數香港媒體網站支持視頻內容,但僅10%支持音頻內容,在資料圖和資訊圖方面的資源投入也嫌不足(圖2)。

在此次研究中,我們還特別走訪了香港13家主要媒體機構負責人,其中包括傳統媒體和原生網絡媒體主管,了解他們對數碼發展的現狀和未來的看法。

這些香港媒體主管均承認,新技術的確對香港媒體機構,尤其是傳統媒體機構,造成了巨大衝擊,其衝擊主要體現在市場受眾與經營模式兩個方面,因此他們普遍對香港媒體業短期前景感到憂慮,但同時也認為數碼發展是未來的重點所在。

缺長遠明確數碼發展戰略

不過,不少香港媒體負責人在如何具體推行數碼發展上則顯得較為審慎保守。他們當中一些人仍然深信傳統媒體尚有一定的發展空間。故此,目前香港大多數傳統媒體機構都仍以原有的傳統媒體平台作為核心,至今還沒有提出「數碼第一」的發展方向,而且往往也缺乏長遠而明確的數碼發展戰略。

此外,許多香港媒體機構也不太重視技術,甚少投入資源為員工提供新媒體技術培訓,而技術人員在內容生產團隊中也仍然扮演着輔助角色。

雖然不少香港媒體主管開始認識到大數據的重要性,但數據新聞、虛擬實境及視覺化展示等新媒體技術在香港媒體業的應用仍未普及,而且普遍對人工智能在媒體內容生產上的應用,特別是採用人工智能技術使新聞內容製作自動化方面,仍心存疑慮。

多名香港媒體主管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缺乏資金支援和經濟回報的保障,是香港媒體機構對採用新媒體技術態度審慎的一個主要原因。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反映出香港媒體至今尚未找出廣告以外的商業收入來源。而近九成的香港受衆(87.4%)也表示,他們是以免費方式獲取新聞信息的。而且少數付費用戶也只是向報紙和電視付費,而不是訂閱網絡媒體的內容。

總而言之,香港媒體業至今在數碼發展方面步伐緩慢,並落後於中國內地及歐美傳媒機構。

擁抱智能科技才是出路

報告指出,目前在全球範圍內,歐美新聞媒體業在使用智能科技方面已經進行了許多嘗試,其中包括在內容生產過程中,透過人工智能及機器學習,在新聞來源的檢索過程中,減低記者及編輯工作的重複性以及勞動強度。

另外,在內容分發過程中,新聞媒體機構也可以通過演算法為用戶提供個性化服務,也可以檢測用戶反饋,實時提供交互性的內容。

至於香港媒體也在數碼發展上仍然裹足不前,除了擔心香港市場相對較小,還擔心投資新科技可能無法產生預期的回報;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還沒有認識到智能科技對於提升整體新聞質量帶來的好處,以及優質新聞資訊對於一個開放型社會及民主的重要性。

為此,報告建議香港媒體應向歐美媒體同行學習,嘗試將智能科技應用在新聞內容的製作上,例如追蹤突發新聞,替代傳統人工守候方式;發掘社交媒體話題熱點,提升議程設置能力;協助新聞核查,偵測假新聞;數據可視化處理,方便讀者理解相關資訊;用戶內容制訂和推廣,增加黏合度;人機對話頁面功能,提升互動功能。

報告還提出,由於香港大部分媒體機構都缺乏財政資源進行媒體技術研發或提供內部員工培訓,因此香港本地傳媒院校應扮演更積極的角色。香港傳媒院校應加強與媒體業界的聯繫,協助香港媒體成功完成數碼轉型,這也會為傳媒院校的畢業生製造更好的就業環境,並為香港傳媒教育開墾出肥沃的土壤。

作者是香港浸會大學新聞與社會研究所總監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