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美國論香港關稅區 實為選舉政治訛詐(文:陸頌雄) (09:00)

日前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表報告聲稱北京干預香港內部事務,違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建議國會指示商務部審視把香港和內地分為兩個獨立關稅區的相關貿易政策云云。筆者在此必須清楚一點說明,此為美港兩地反對派勢力一次貨真價實的政治「出口術」或訛詐,不得不直斥其非。

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實為《基本法》第116條訂定的,並獲國際社會認可,香港多年來亦藉此積極參與國際經貿組織,因此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地位並非美國恩賜。美國向中國發起貿易戰是全面遏抑中國和平發展戰略,而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利益與祖國一致;反之,美國要是有需要,一樣可向香港發起貿易戰。美國國會所謂的獨立關稅地位問題實為偽命題。

再說,香港作為美國少數獲貿易順差達328億美元的地區,再加上在港美資的利益,若美國對港作出不合理關稅措施,最終只會損害美國經濟利益。難道一向功利主義治國的美國政客,真會為求講兩句而在國會內大費周章嗎?強盜邏輯一向是美國外交政策特色,加上特朗普政府單邊主義政策,就變本加厲。美國經常道貌岸然自詡民主燈塔,卻為偏袒以色列而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說明一切雙重標準都為本國利益服務。

不相信美國會動真格

為什麼我說這次是政治「出口術」或訛詐,也許確切地說連恐嚇也說不上呢?因恐嚇總有幾分真,而訛詐就是用虛假的事來脅迫你。訛詐要得逞,先要有某些人中計或附和,然後答應某些條件。從美國舉出的所謂例子,包括取消港獨自決派參選資格、取締香港民族黨、外國記者會馬凱不獲簽證續期事件,不難看出美國背後目的就是希望迫使港府在港獨及國家主權問題上讓步。筆者在此不花篇幅分析這幾個事件,但如其他國家包括美國一樣,政府一定會捍衛國家安全和主權完整,也有出入境審查的自主權而無必要向外解釋,美國有關指控可謂搬弄是非,與特區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無關。

事實上美國所舉的例子直接或間接都涉及港獨勢力的因素。美國在世界各地策劃各種分離主義導致該地社會動盪,可謂惡名昭著,美國這次行動在客觀上也正好說明美國是為港獨勢力撐腰。而本港內部反對派政客及意見領袖,不知是否為配合美國向港施壓,馬上一唱一和,異常高調地回應,言之鑿鑿說事件令香港經濟受中美貿易戰威脅,只差點未說出是世界末日。反對派打着自由的旗幟,挾洋自重而無視國家主權原則,最近常常信誓旦旦說不贊成港獨,但實質行為卻為港獨鳴鑼開道。筆者也不相信美國真會為保護這班港獨政治嘍囉而動真格,極可能是立法會補選前為某一方搖旗吶喊虛張聲勢,做一下曲線救兵。

反對派為「國際社會」聲援自鳴得意,令筆者想起清末至民國時期一種特殊職業:買辦。由於溝通問題,外國人覺得直接與中國人做生意很不便,某些懂外語或與外國人有聯繫的中國商人跟外商訂立契約及交納保證金,在本國以外商名義和華商做生意,從中賺佣金甚至是暴利。本來作為公平貿易的中介人是沒有問題,但歷史上這些買辦很多都透過不光彩的帶騙連哄手段,替外國人削剝中國同胞,買辦的利益都是建基於外國人利益,所以買辦一詞都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今天經濟上的買辦沒有了,但政治上的買辦卻不少見,與美國人沆瀣一氣作政治訛詐。這次美國國會藉所謂檢討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問題,明顯是赤裸的政治訛詐,以自由貿易為條件,干預國家及香港內部事務。若反對派真的擔心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會與一國兩制是否成功落實有關,他們就更應以和美方良好的關係,向美方說明他們每年依舊七一遊行、六四集會,就算法輪功也天天在擺街站宣傳,而不是每次都是沒完沒了唱衰香港。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工聯會立法會議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