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上一篇

那我們好好說再見(文:健吾) (09:00)

各位看倌,這篇是我跟《明報》合作11年,最後一篇政評觀點專欄。

那,我們好好說再見吧。

日本女演員樹木希林離世那天,我在台中,跟一個要好的朋友慶祝自己生日。那天,天氣懨懨的,濕暑熱蒸人。人在外,掛稱放假,但也傳簡訊給自己的手足,着他們寫一點東西,在網頁和社交網絡發布。那一刻,我開不了心。

及後幾天,很多人「吹奏」樹木的葬禮,有格調有品味。格調?品味?這課題,林燕妮小姐走了後,我想了很多次。格調和品味,在香港現在是求不得了。很多港人說,他們從小讀亦舒,但他們從不在生活中實踐亦舒小說中的核心思想:「在任何時候,模樣都要好。」

在香港,到處都是「中環價值坑」,簡稱「中坑」。他們會說點英語,《哈利波特》或《我的超豪男友》也會翻一下吧?會穿西裝,但他們一開口,就知道他們頭內裝載的是一枚比銀杏葉小的猴子腦。如梁家傑或楊岳橋這種級數的下人,穿著西裝、吃了漢堡、進出英美國會又如何?面對政治對手,只有「有頭髮邊個想做檢基」這種低級玩笑。Low也算了,自以為幽默,可見梁楊二人連同他們的背後幕僚,窮酸臭得只剩人身攻擊。在查良鏞先生一手創立的《明報》中的觀點版評論他們,我也替走了的查先生高興,他不需要再看到這些下等人了。

可憐的,還有香港的選民。我從不覺得也不需要候選人在我面前三跪九叩,我才會投票給他。民主社會需要公民建立。陳健民老師的名字改得也太好,健民健民,花半生精力,也是想建立公民社會。可惜,在這一刻,香港公民社會,很不成熟。在香港這個扭曲的政治生態下,原來你不想投票、不去投票,責任原來在你身上,而不是在那些言辭蒼白、內容空洞、言不及義、一事無成的「政工作者」身上。任何人,都應該說服我去投票,而不是像那些爭取民主30年,爭取失敗,而又在恫嚇選民的民主老兵一樣。讀民主老兵的信,也真的覺得這位姐姐坦白得可愛像龔如心。將建制和泛民比喻為倚天劍屠龍刀?兩器均本來自獨孤求敗,她是意指建制泛民一家親嗎?台北的「柯P」(柯文哲)只是說了一句「兩岸一家親」,就被說足一輩子了。還有,倚天屠龍,均為中空。老兵是坦白地說出,他們的腦子,都是中空的囉?倚天劍內藏的,是《九陰真經》,只有武學招式。也是說,泛民這一票人,行走江湖,只有招式,獨缺心法了吧?

一天到晚看着這些人這些事,你不難發現下一代很厭世,也覺得泛民一票人很討厭。看着每次開票,投票人數、得票率都一直下跌,他們不覺得要改善嗎?

香港故事  從來不由她寫

香港是一個悲劇,是因為她的故事,從來都不是由她去寫。香港原來沒有、從來沒有的,就是一種以香港為本位的論述,沒有「主體性」。香港擁有幾多自由,從來只是美國和中國容許香港有幾多。什麼為香港爭取?算吧。他們做過什麼實質的行動?他們有能力跟特朗普、蓬佩奧等人說香港現狀有多壞嗎?美國人會當你香港重要嗎?

所以,在這個亂世,剩下來的,就是一次又一次品味低劣的網絡洗版:任何仁、楊岳橋、汪阿tag。大概洗一兩天,大家又回到自己生活。留下的,就是失去鑑賞能力、失去期待美好的一代。

過去11年,我都會在12月的時候,於這一個專欄祝大家新年快樂,祝大家好過。這一年,早了一個月。不要緊。反正政工作者們,不分黨派,都會盡全力在這張報紙或社交網絡告訴你,香港不太壞,仍有險可守,可以隨時over their dead bodies。我也慶幸,不需要再那麼用力去觀察那些品味低劣的政工作者的一言一行了,做這種浪費光陰的鳥事,對不起授我身體的父母。選舉誰贏誰輸?對大部分人而言,也只不過是某些人有沒有9萬8月薪而已。

祝大家好過。也祝大家早日遠離政治,身心健康。後會有期。

作者是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