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百年前「黃禍論」 到今天「中國威脅論」(文:王卓祺) (09:00)

百年前「黃禍論」當然要加括號,子虛烏有也。正在製造中國威脅論的美國人是不加括號,她們認為中國及俄羅斯威脅其霸權,是修正主義國家。我們反駁,當然加上括號。若從亞當.斯密及中國的角度,中國民族復興靠自由貿易及自身努力、甚至早期有點「血汗工廠」辛酸贏回來。重溫一下百年前「黃禍論」的歷史經驗,並對照今天的中美現實,便不容易受一時的得失影響對大趨勢的判斷。

「黃禍論」——源自日本成功學習西方

19世紀末20世紀初「黃禍論」興起,因為日本先是擊敗數百年來學習及朝貢對象的中國,繼而打敗強悍的白種人俄羅斯帝國。西方擔憂,若中國像日本那樣成功學習她們的知識及技術,西方社會便不會擁有許多生活悠閒的人,生活水準會大降!「黃禍」一下子便流行起來。

美國威斯康辛州大學社會學教授羅斯(Edward Ross)的著作《變化中的中國人》(1911,內地翻譯本1998),便記錄了他為當年流行的「黃禍論」(他也加上括號)作出3點概括性論述:

第一,東方人成功學習西方。「一旦中國人將西方的知識用於本國人力資源的節省和開發方面,西方要想保持經濟的不斷增值,維持高工資的現狀,就是不可能的事。」

第二,東方人對西方人的威脅來自軍事。「在東方波拿巴式人物的領導下,由黃種人組成的一支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龐大軍隊,不僅會把西方列強逐出東亞,而且會席捲整個歐洲。」這挑起13世紀蒙古人入侵歐洲的「黃禍」恐慌。

第三,東方人在工業方面對西方的征服。他認為中國有人口優勢和人民勤勞、智慧的品格。若「中國將變成一個工業大國,她將通過大量極其廉價的商品把西方國家從那些中立國家的商品市場趕出去……經過激烈的衝突之後,中國的工廠主將迫使白人勞工領取中國人規定的工資,不然這些白人就會失業、捱餓」。

美國副總統彭斯的「檄文」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對華評論,內容充滿敵意及「特朗普式」吹牛皮,有人稱之為新冷戰的「檄文」。他認為中國不知恩圖報,入「世貿」17年來經濟總產值增加9倍,成為世界第二經濟體是由於美國在華投資;但中國卻違反自由貿易手法如利用關稅、操控匯率、強迫技術轉移、盜用知識產權等。他同時指摘「中國製造2025」是要控制全球九成最先進的工業技術,包括機械人、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等。他更指控中國的情報機關主導大規模偷取美國技術。在軍事方面,彭斯指控中國船隻在日本尖閣諸島(釣魚台島)例行巡邏,並將南中國海軍事化。所以美國總統特朗普要加強軍備,並向中國入口貨大幅徵收關稅。

為什麼說彭斯在吹牛皮呢!

百年前「黃禍論」核心就是西方知識和技術,即科學與技術,它們也是工業及軍事的基礎;掌握了,中國才能真正崛起。在這核心部分,國際比較的數據便靠譜了。英國權威自然科學期刊《自然》選了68本一流國際期刊,統計各國在這些期刊發表的論文(加權分數);2014年,美國第一(18,643),中國第二(5206),跟是德日韓等國。在技術層面,以專利數量來評估,2016年全球企業申請專利,中國第一(1,338,503),美國第二(606,571),跟是日韓及歐盟等國。申請專利並不等同擁有專利。根據資料,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統計,截至2016年底全球共有972萬件有效發明專利,首位是日本(260萬),美國第二(219萬),中國第三(124萬),跟韓德等國。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值得一提的數據,如自然科學與工程學學士畢業生及科技全職研究人員數量,中國亦開始排第一了。然而,中國科學理論基礎還遠為落後於美國,雖然在技術層面有些數量優勢。在軍事實力中國更遠為不及全球軍事霸主的美國。例如2011年美國軍事開支的絕對值是隨後13個國家的總和。美國在二戰後建立的海外軍事基地在和平時期是史無前例;且美軍還有豐富的實戰經驗。

從這些數據,百年前「黃禍論」還未應驗,充其量中國擁有最完整的工業體系,是最大出口國;但除以人口,中國最多只是中等收入水平,還有二三千萬貧窮人口。更有意思的是,彭斯所吹的牛皮真的不攻自破——正如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表示,近14億人口的中國,怎能以盜竊西方科技而崛起呢!美國有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根據斯諾登檔案,美國情報機構國家安全局,除了竊聽盟國元首的電話外,還做經濟間諜,偷聽巴西國營石油公司Petrobras事件便是顯例。但我們還應理解個別盜竊知識產權或間諜案例是否存在水分及其代表性!

說穿了,所謂「中國威脅」,就是像日本當年打敗俄羅斯帝國一樣,令西方人聯想到不會再擁有悠閒生活的恐懼。今天美國人口少於全球5%,卻消耗約四分之一化石燃料;2014年美國新建房屋面積平均2657平方呎,比1950年(983平方呎)大了近兩倍。 美國人生活得這樣悠閒,怪不得美國有三成人癡肥。

總結:亞當.斯密自由貿易最終達至相互畏懼

近250年前倡議自由貿易的亞當.斯密認為,透過世界各國廣泛的商業交往,互相傳授知識和改良技術,世界各地居民便有同等的勇氣和實力,才會互相畏懼。那時,歐洲人的優越勢力也許會日漸衰落,她們才不敢行不義。

中國依靠人民的勤奮及智慧,毛澤東年代被圍堵,只能靠自力更生;直至鄧小平果斷加入美國主導的全球化國際生產分工,改革開放40年之際卻追趕到另一個現代版的「黃禍論」,真有點黑色幽默。社會主義中國竟然扯起自由貿易大旗,而資本主義美國卻築起圍牆,加大關稅。這也許應了亞當.斯密的預言,透過貿易,中國人有了同等的勇氣和實力,美國人才會畏懼,才會宣傳「中國威脅論」。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高級研究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