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尊子漫畫展——改革開放40年(文:呂秉權) (09:00)

約了尊子兄在浸大見面,時間未到,但有事想找他在電話吹兩句水。

「我喺九龍塘行緊嚟,10分鐘度到你學校。」

(咁快呀,咁10分鐘後見到面先講啦。)

「唔使咁準時喎,我可能會蕩失路。」

(激死……)

一會兒,收到尊子WhatsApp:「已到。」

我回他:「無蕩失路?」

他回我:「無,去咗中大。」

(第二次被激死)

在尊子口中的「中大」,解放軍營附近的浸大傳理視藝大樓外,我和尊子在露天茶座吹着微風,一起談談他周末即將舉行的、九七後首個個人展的最後籌備工作。

在此利申,是次展覽由獨立評論人協會和浸大新聞與社會研究所合辦,筆者是評協的召集人和研究所一員,幫忙策展。

11月24日至12月4日,尊子回歸以來首個個人展覽,以改革開放為大時代背景,以香港人為中心,縱覽這40年來的中港變局,一起笑着回顧和反思香港人的甜酸苦辣。

展覽的題目為:【唔准亂笑!「改革開放四十載 小平栽花近平裁」──這時代+尊子漫畫小展】,水蛇春咁長,出自尊子手筆。

在鋪天蓋地、歌功頌德的「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的主旋律之下,這種對改革開放和中港政局的反思在內地不可能有,在香港亦絕無僅有,尤其在當下如此肅殺的言論和學術環境之下,可一未必可再。

為了籌辦今次展覽,尊子兄最近經常眼現紅筋,連「XX篤眼藥水」都沒有效。這真難怪,皆因尊子兄自1983年正式畫政治漫畫以來,35年間一直筆耕不斷,腦袋狂轉,累積發表作品超過一萬幅。為了展覽,他翻箱倒櫃萬中取千,千中取百,千揀萬揀,揀極都重有得揀,但後來又變得「揀無可揀」,皆因場地有限。

現實竟比漫畫荒誕 漫畫有時如此真實

展覽將分為4個十年,有時間軸帶大家回顧一些中港大事,之後跟着畫作由2018走向1978,當中會有不少令人難忘的回憶,你緊張過的人和事會一一出現。現場又會展出尊子真迹,又有視像教大家畫政治人物。

幫忙策展,筆者和評協幹事有幸先睹為快,看這反映40年改革開放的時代註腳。多少個晚上,筆者和友人一起失笑、大笑、傻笑、狂笑,拍案驚呼「咁都得」?雖然幾乎每天都看着尊子兄的政治漫畫長大,但一次過總覽近半個世紀以來的歷史側寫,筆者感到十分震撼,有時感到現實竟比漫畫荒誕,而漫畫有時竟如此的真實。

如果黃子華搞「棟篤笑」,那麼同樣姓黃的尊子就是搞「棟篤笑展」。

「棟篤笑展」是因為尊子的作品機智、抵死、幽默,輕則令人會心微笑,重則令人捧腹(有時在地鐵忍不住爆笑一聲,「幕後黑手」往往是尊子兄也)。

「棟篤笑展」是因為尊子兄幾十年來一直棟篤腰板,挺直脊梁,以知識分子的風骨和頭腦冷靜思考,環顧家國,審視世情,再以深厚功力、啜核手法,將思考觀察化作一圖,讓平民百姓瞬間讀懂,為時局留下註腳,為歷史留下側寫。

面對困局 港人一起笑着面對

有時,真的想知道尊子兄的腦袋究竟如何構造?

有時,真的想知道被他諷刺的人,自己會否都笑埋一份?

如果畫中人能夠到場觀展,大家一起幽默,笑着化解分歧和誤解,那麼香港將會更加美好。

面對荒誕和困局,香港人一於齊齊發揮幽默的力量,一起笑着面對。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