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稍安毋躁,香港只是被「擺上枱」(文:陳景祥) (09:00)

一場中美貿易戰,香港終於被「擺上枱」。很多人認為香港和美國之間因為有《美國-香港政策法》,香港在中美貿易戰可以置身事外,不受影響,這顯然是一廂情願。

《美國-香港政策法》(政策法)是在1992年通過,當年的背景是八九六四之後美國為了配合英國穩定香港局勢、安撫港人的憂慮情緒;根據政策法,美國政府在1997年後會把香港繼續視作一個在政治、經濟、貿易等方面與大陸不同的地區。

政策法通過之後,在1993年、1995至2007年、2015至2017年,美國國務院都提交了年度檢討,最新一次是今年5月,據美國國務院在報告內稱,它們檢視了自2017年9月至2018年4月之間香港各方面的發展。

美國務院和國會年度報告 結論南轅北轍

報告內「主要發現」(Key Findings)部分,指北京中央政府並未持續遵守《基本法》承諾給予香港的高度自治,但香港在大部分領域而言,仍維持一國兩制、高度自治,足以令美國繼續給予法案內賦予香港的特殊對待。

美國國務院是代表政府的立場,通常傾向比較「保守」,最近把香港「擺上枱」的,是美國國會成立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該委員會在本月14日向國會提交2018年度報告,提出了和美國國務院完全不同的觀察和結論。委員會報告的第3章第4部分是關於「中國與香港」,共30頁,詳細列出了北京如何干預香港、破壞香港的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而香港不斷加強與大陸的經濟融合,特區政府把香港定位為北京倡議的一帶一路區域樞紐、粵港澳大灣區的中心;換言之,香港已逐漸失去了《美國-香港政策法》中的「獨立地位」。

美國國務院和國會的年度報告,為何會出現南轅北轍的觀察和結論?在1990年代美國每年檢討對華最惠國待遇(MFN)時,也是政府傾向「保守」(維持給予大陸MFN),而國會則表現「激進」,主張取消中國的MFN;香港當時的對策是「保持中立」,並派官員、社會領袖到華府游說,強調香港的地位特殊,取消中國最惠國必會波及香港,「連累無辜」。這是1997年前的做法,現在已經行不通。

香港必須配合北京 沒可能再置身事外

中美貿易戰如果一直打下去,香港並無選擇,必須「站穩立場」,支持國家各項應對措施,配合北京的整體策略,在這個關節點上,香港沒可能再以「中立身分」置身事外!習近平主席會見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率領的改革開放40周年代表團時,表達了對港澳的「4點希望」,包括要「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參與國家治理實踐」,顯然香港已成為「中國隊」一員,在比賽中必須站在自己隊的一方。

此外,九七前尚未回歸,香港仍然可以派員到美國游說,回歸之後按《基本法》外交由中央負責,在涉及國家利益的問題上,香港是否仍然可以單獨派員游說美國政府?如果不能單獨行事,跟隨中方代表團赴美,則香港失去獨立地位的形象更加明顯,這不是給美國國會更大藉口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嗎?

回歸之後,北京認為香港的「特殊地位」包括獨立關稅區等都是由《基本法》賦予,與外國無關,外交部就曾經公開表示《中英聯合聲明》已經沒作用,《美國-香港政策法》相信也一樣;既然香港的特殊地位和外國無關,試問香港有什麼需要派員到美國要求華府落實政策法?在北京眼中,這無異於向美國乞憐且不相信《基本法》的承諾,相信特區政府不會亦不敢貿然行事!

美國針對北京 香港成磨心

說過了,中美貿易戰是一場持久戰,即使關稅問題暫時解決,中美之間的長期角力仍會在不同領域出現,為了壓迫對手,任何可用得上的牌都會用。香港對大陸的發展仍有重要作用,美國肯定會在香港問題上做文章,藉此向大陸施壓。說得清楚點,美國針對的是北京,不是香港,香港威脅不了美國;換言之,美國目的應該不是要動真格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而是要借題發揮,以香港做突破點令北京尷尬、打擊北京的形象;如此一來,香港就肯定會成為磨心!

在美國國會的報告中,委員會建議國會可派議員代表團到香港會見特區官員、泛民議員、公民社會和商界代表,以了解香港是否仍然能夠維持高度自治;如果有一天美國國會真的派出這樣一個代表團,特區政府是否會像對付《金融時報》編輯馬凱般拒絕美國議員入境?美國政客是政治大玩家,善於捕捉時機,一旦中美對抗升溫而美國民意不滿中國的情緒上升,美國國會肯定會派員來港「了解情况」,屆時特區政府如何接招?現在也許是時候做準備了。

美國不是蠢的,香港對它構成不了任何威脅,且美國對香港貿易在2017年錄得345億美元盈餘,香港是美國在全球錄得最高貿易盈餘的地區;港美雙邊貨物和服務貿易額則高達689億美元,估計美國出口貨物和服務到香港為美國本土製造了188,000個職位(2015年)。港美的雙邊關係美方得到大量利益,從經貿關係眼,華府沒有任何理由需要「懲罰」香港。

監察高科技會否經香港轉入大陸

退一萬步,即使動真格要「懲罰」香港,但有關行動只會傷及香港,對大陸則並無影響,因為美國把香港視為獨立關稅區,香港也以獨立身分參加亞太經合組織(APEC)、世貿組織(WTO)、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及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在經貿關係上,美國跟香港簽署的都是「雙邊協議」,和內地沒有任何關連。和大陸有關的,是科技轉移,美國會監察高科技會否經香港轉入大陸。特區政府現在全力推動創科發展,加強和內地合作,日後這些合作項目會否成為美國針對香港(視香港為轉移美國高科技往內地的「地下通道」)的目標,特區政府應及早作應對準備。

為了迫使中國讓步,美國必會用盡各種方法,打「香港牌」是其中一招,但美國的矛頭對準的始終是中國大陸而不是香港。中美大打貿易戰而香港被拉落水,可說是身不由己;未來特區政府將要應付來自美國的各種招數,令香港的政治風險驟增,影響本地經濟和前景信心是無可避免的了。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