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變了質的香港(文:呂秉權) (09:00)

坐在中環至筲箕灣的電車上,吹着微風,看着高樓大廈和漸晚的夜色,街上行人依舊,路上車水馬龍,每一眼都是令人惦掛的香港。心中默默祝禱,但願她繼續璀璨、美好依舊。

但這個美麗的城市彷佛正加劇變質,從銅鑼灣書店案到DQ(取消資格)不同政見者,連同最近發生的事,實在令人感到痛心。

早幾天,筆者在facebook寫道:「逐馬凱,禁再入境;欲封馬建,不容唱中國夢反調;威嚇巴丟草,打壓諷刺幽默;辱台辦,遲遲不發工作簽證給台灣駐港代表;搞特殊,400名解放軍駐港部隊官兵涉違反程序、繞過《駐軍法》以做義工之名著軍裝出動。」

「這些事情,證明香港已經淪陷,由講法治變成講政治同人治,由有制度變成無制度,由講規矩變成無規無矩,由國際城市變成大陸城市,由顧及形象變成搲爛塊面。」

「千百條所謂的『紅線』,為北京服務,肆意政治報復,逐客千里,滅人之聲,吞噬了香港的新聞、言論、創作自由和正常工作安排。同時,解放軍駐港部隊可以無規無矩由中聯辦調兵『做義工』,香港竟可淪落如此,哀莫大於心死!」

以上的事情,出奇地應驗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2013年8月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有關意識形態鬥爭的指示:

「對那些惡意攻擊黨的領導、攻擊社會主義制度、歪曲黨史國史、造謠生事的言論,一切報刊圖書、講台論壇、會議會場、電影電視、廣播電台、舞台劇場等都不能為之提供空間。」

即使在香港,只要黨不喜歡,「政治不正確」,一切報刊圖書(銅鑼灣書店案)、講台論壇(馬建、陳浩天)、會議會場(巴丟草)、電影電視(《十年》)等等,都不能為之提供空間。

自由空間收窄,但對一些可能違法的事,卻可為之提供空間。《星島日報》昨日報道,在香港城市大學進修的內地法官,在城大成立黨支部並召開黨支部會議,由國家法官學院黨委書記黃文俊講黨課。黨委書記要求臨時黨支部和全體黨員「旗幟鮮明講政治」、「要切實增強意識形態領域安全意識……敢於同錯誤言行作鬥爭」。

這個城市  讓人愈感陌生

這批內地法官理應是講法律和遵守法律的楷模,在任何地方的所作所為必須經得起法律的考驗。今次內地法官在香港城大公然成立黨支部並高調召開會議,證明他們認為自己的做法合理合法,中共在香港的地下運作終於可以地面化、公開化。以律之名,由法官的黨支部帶頭,讓中共在香港的不同機構和組織的黨支部及黨組按需要浮上水面,不用再偷偷摸摸。在習近平新時代之下,他們可以在香港以習思想,旗幟鮮明地講政治,對他們認為是錯誤和敵對的言行作堅決鬥爭。在意識形態的鬥爭上,習近平主張要亮劍,強調戰場上沒有開明紳士,就得鬥爭。

不問是非的鬥爭,香港的自由、包容、多元、制度和文明,全被鬥得體無完膚。眼下的這個城市,不禁讓人愈感陌生。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