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抱緊自由的恐懼(文:梁美儀) (09:00)

過去,香港人多珍惜我們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如今,香港有不少人對抱緊自由產生恐懼,豈不哀哉?

不能再說是個別事件吧,先有曾主持民族黨陳浩天午餐會演講的《金融時報》亞洲新聞主編馬凱被拒入境,再有藝術家巴丟草的展覽因主辦單位擔心「安全」問題取消。最新有中國作家馬建在文學節的講座,差點因場地主管單位「縮沙」而取消。接二連三發生涉損害香港言論、新聞和表達自由的事件,已看到在香港社會裏,不少人為免觸碰北京的政治神經,均採取寧濫勿縱的自我審查策略。

從已公開的資訊觀之,本來為馬建講座提供場地的「大館」,臨時以「不願見到大館成為任何個別人士促進其政治利益的平台」為由,拒絕提供場地。直至馬建順利入境後,大館又「打倒昨日的我」,指馬建公開稱「是以小說家身分出席在香港的活動」,故決定重新提供場地。

既然馬建能順利入境,相信大館臨陣退縮的舉措,無關特區政府。大館這次「唔借又借」,最大可能是大館的管理層或其所屬組織,有感馬建新書《中國夢》涉批評國家主席習近平,為免觸碰北京紅線,寧採取「有殺錯,無放過」的策略。如果是這種情况,這可說是自我審查的最典型範例,真的醜陋到不得了。

大館當初究竟基於什麼資訊或理由,判斷本身為作家的馬建,出席講座是為了「促進其政治利益」?在取消場地前,有向主辦講座的香港國際文學節組織者或馬建本人查詢嗎?

大館作為培養公眾對當代藝術、表演藝術和社區歷史認識的機構,為了自保,害怕抱緊香港本應擁有的表達和言論自由,反為香港社會製造寒蟬氣氛,是愧對香港社會的託付。

不過,這種害怕抱緊自由的恐懼,已於香港社會不同角落生長,令香港不斷下沉。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