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上一篇

中國大陸網軍殺到台灣去了!(文:健吾) (09:00)

下星期(11月24日)的台灣九合一選舉,選情變得白熱化。先看台北市。台北柯文哲一條直路人氣高企,若不是老牌作家小野挺身而出,撐老朋友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令柯文哲有一點小頭痛之外,似乎看民調趨勢,柯文哲還是勝算較佳。

反而,南台灣方面故事就更有趣更「多汁」了。先有候選人說「高雄又老又窮」、「要拼人權之前首先要拼經濟」,但以同樣有華文化基因的台灣人而言,他們的「提升經濟」方法,大抵都是像2014年左右大手引入陸團,再引發店家各式各樣的震怒吧?如果是4個人點一份小食、4個人拿4雙即棄筷子這些小事,已是可解決的範圍;在旅遊車喧鬧、到名店買東西就好像大軍壓境,都正正令台灣人徹底地感受到,何謂「統一」的後果。

科網時代給我們的轉變

每次有台灣朋友問我香港政治的事,他們都已經知道很多,但說到最後,還是有很多事情不明白。首先,為什麼上一代人會以為隨時日變,「50年不變」是一個應該被推崇的概念呢?畢竟,iPhone智能手機、社交網絡,也不過是出現了10多年的事情而已。為什麼這10多年,我們的生活有翻天覆地的範式轉移?以前小孩有問題的時候,會問身邊的長輩、老師、朋友。現在呢?大概是你「最好的朋友」——谷歌(Google)或面書(facebook)吧?

你呢?你有什麼不敢說又覺得不吐不快的事情,就打上去各式各樣的秘密群組,希望用「八珍姐」、「東姑媽」、「關仁」的口脗,把事情陳述出來。而這種「發聲」行為,是非常符合香港人的抗爭模式的:我權利要拿盡,但責任不要我負;萬人出糗了(即大家說的「七了」),就退可守。而只要「扑中」一兩次真相,就會成為英雄。

凡此種種,都是科網時代給我們一代、下一代及再下一代人的轉變,人意識形態上的轉變。以前,我們相信權威。現在,我們蔑視權威。因為在網絡,幾乎每一個議題,你都可以找到支持者和反對者,只要那些支持者有點偏執,甚至是有些「精神病」,就會抓着一兩個作家或是KOL(key opinion leader)的說話往裏打。觀點打不贏嗎?就轉向人身攻擊,攻擊人家住公屋、攻擊人家性取向、攻擊人家體型。總是用盡「小學雞」之能事要人收聲。

於是,現世代的作家、KOL,又要是什麼玩法呢?最好就是企管專家大前研一說的那種「π型人」。「π」,在數學符號是3.14跟一抽數字,不用請曾鈺成跟我們背出來了。大前研一那種「π」,所指的是現在日本人需要有「兩足技能」,而最好就把這兩種技能可以在一個平台以及更多的平台中發光發熱。簡言之,將兩種能力夾在一起,就可以發光發熱。

舉兩個例子,我電台的新同事阿正,是咖啡師,她喝咖啡無數;很快,我相信她喝過我自己炒的咖啡之後,就會成為咖啡KOL。另一個新同事阿檸,視覺藝術出身,如果只是做畫家或是時裝界別,也許他都可以過一些很安穩的日子。可是,創作人就是有這種「天性犯賤」的本事,他寫書、寫劇、填詞、畫圖,用盡他可以想像的概念實行出來。行為古怪、狀若瘋子,但你敢肯定地說,「90後」的小孩,還是有很多東西我是不會的。

說網絡沒有人操盤 也許太天真

由「網軍」說到KOL,到底想說什麼呢?現在,社交網絡的運作邏輯已很清晰。所以,現在網絡「好紅」的東西,你說沒有人操盤控制,也許你都太天真。正如關於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在幾乎每個平台有新聞之時,都會有大規模的「網軍」為韓氏說項,說「韓先生好棒棒」之類。最可惜是,很多人還以為「有啲嘢喺網絡好紅」,是真的群策群力推出來的嗎?群策群力?吳業坤事件試過一次,C AllStar試過一次,以後的,大多是操作。難為對網絡媒體素養都是「BB班」的香港人,還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快樂又滿足地活在自己的世界了吧?

作者是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