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重慶巴士墜江——捱轟的女性和中年人(文:林綺晴) (09:00)

每次看到標題為女司機犯了什麼錯的新聞,我心想作為一名女性開車的社會壓力又多了一分。和很多人一樣,我學車是在高中畢業後的暑假,離開家鄉到北京、上海工作後少有機會練習,光有駕照不敢上路。不少女性朋友也有類似問題,但是從來沒有聽說哪個男性有駕照不敢開車;就算是,估計也不會說,以免影響形象。女司機可以膽小,可以全無方向感;我們「被豁免」,也被歧視。

最近的例子是重慶巴士墜江新聞。10月28日上午,一輛載着14名乘客的巴士在跨江大橋上突然撞上一輛私家車後墜入長江,無人生還。首先是重慶一份本地報紙報道,「據傳,事故是一女司機駕駛的紅色私家車橋上逆行所致」,接着有更多全國媒體報道女司機被警方控制,採訪官方信息來源,重慶萬州區應急辦公室也說是私家車逆行。死亡人數慘重,網絡上出現大批以女司機為標題的新聞和討伐女司機的帖子。

當天下午情况突然反轉:警方發布消息證實是巴士失控,私家車正常行駛,完全無辜。一些最先錯誤報道事件的傳統媒體悄悄撤下稿件,但已經太遲。有報道失誤的媒體之後還刊登評論,將責任推到「以訛傳訛的自媒體和大V們(社交媒體意見領袖)」;一些「自媒體」則反擊傳統媒體首先造謠還不道歉。

對女司機的不公平刻板印象

一片混亂中,如果說這次事故的討論帶來了什麼得益,可能是起碼讓很多人了解到對女司機的刻板印象不公平。從交通事故數據看,其實女司機比男司機要安全得多。例如去年國際婦女節,杭州交通部門發布了一份女司機大數據報告,顯示杭州女司機人數佔總司機人數的36.3%,但2016年涉及女司機的交通事故只佔總數的一成,醉駕只佔3.2%。

錯誤的印象不僅來自一些不負責任的報道,有時候歧視也來自官方。去年上海市政府製作了一份駕駛安全指南,花了一章的篇幅專門提醒女司機「盡量不要穿高跟鞋」、「長髮飄飄,美麗動人。但對於女性駕駛者來說,長髮卻有可能遮住視野」等。一位荷蘭同事在上海的家中收到這份小冊子,大翻白眼,特意帶到辦公室給我們觀摩。

事故3天後,巴士被打撈出水。官方公布了事故發生時車內「黑盒」的監控視頻,原因讓人啞然——48歲女乘客坐過站,要求下車,42歲男司機沒有停車,兩人在車內激烈爭吵,該乘客舉着手機猛砸司機,司機右手放開方向盤大力還擊;隨後,當時時速超過50公里的大巴撞上迎面而來的私家車,撞斷護欄,沉入幾十米深的江底。

但我理解司機和乘客的小小矛盾為什麼可以升級為同歸於盡,幾年前我恰好碰上一次類似的事——乘客在巴士已關門後才突然想起要下車,下一站也是過大橋之類很遠的站,遂要求司機開門;司機一句「這裏不能開門」,語氣很兇。

重慶巴士上司機和乘客的態度是怎麼樣,我不知道,不敢妄斷,只說我自己經歷過的這次——聽到司機這樣說話,乘客的第一反應估計是「我被羞辱了,要反擊」,這跟下不下車已沒有關係。最後兩人吵了幾句,幸好沒有到更嚴重的地步。司機過站不開門,雖有理由,但如果口氣稍微軟一點,或安慰一句「下一站很快就到」,情况應會大不一樣吧?

事件發生後,內地多個城市表示會加強保障司機安全,出台防止「車鬧」的措施。例如南京公共交通集團表示到2019年,將給近8000輛巴士安裝駕駛室防護隔離門;要求司機對乘客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將「委屈獎」金額從以前的10人民幣提高到200人民幣。深圳巴士集團在2009年開始就為司機提供心理疏導,設置「情感互動站」給司機和乘務員發泄情緒,頭兩年運營時間裏被打破了5個充氣人偶、唱壞了3支咪高峰。

在官方公布的視頻中,重慶巴士司機在緊急關頭猛扭方向盤,直直衝向江邊,引來「巴士司機故意撞車,這樣就會追究乘客的刑事責任」和「巴士公司培訓司機如此處理」的言論。司機這樣的操作,難度相當高,實在不太可能;不過這種觀點有市場,似乎也反映了無法通過正常方式懲戒無理乘客的無力感,和「哪怕犧牲自己安全也要懲罰對方」的心理。這次事件中,還有極端觀點認為車上乘客沒有一人是無辜的,因為他們冷眼旁觀,沒有阻止爭執。

同時,各種巴士乘客襲擊司機的新聞、舊聞湧現。例如同樣在今年10月底,北京一名中年女乘客坐過站,用整箱牛奶砸向正在開車的司機;今年4月,湖南一名中年男子在高速公路上與司機發生爭執、搶方向盤,大巴劇烈晃動,一名乘客一腳猛踹該男子。事後有媒體採訪當地交警,交警表示「飛踹哥」不僅挽救了自己,也挽救了別人,「全車的人都說感謝他的勇敢」。

只是「瘋狂」中年人的錯?

上面提到的事例中,乘客多是無理取鬧、不體面、不懂法的中年人形象。在一些事件中可能確實如此,但是僅僅指向個人的批判方向,讓我作為一個乘客感覺不安——只是一個「瘋狂」中年人的錯麼?大家樂於看這種視頻集錦,是不是自我的心理安慰呢?

(作者電郵:qiqinglam@gmail.com)

作者是上海媒體記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