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內地優秀學生 有利香港發展(文:黃玉山) (09:00)

最近《明報》有一篇教育新聞,內容說非本地生中的大部分學位都被內地生「佔用」,個別院校更佔非本地生八成多,認為收太多內地學生,妨礙了香港院校的國際化。報道又指,內地生「佔用」了香港的教育資源。

取錄非本地生措施正確 符院校需要

這些看法其實並不正確,可惜香港院校的負責人亦少有理直氣壯站出來說明真相,不幸造成了誤解,希望藉此文章作幾點解釋。香港目前取錄非本地生的措施是正確的,亦符合香港院校發展的方向和需要。

首先,我們要弄清楚大學發展需具備什麼條件,也就是香港院校要成為世界級優秀的大學要有什麼條件。第一當然是要有良好師資,其次是先進設備,第三是優質學生。其中,設備和師資大致都可以用資金「買回來」;但學生不能「買」,只能吸引過來。吸引愈多優秀學生,院校的發展才會愈成功。縱觀世界各地,著名院校如美國波士頓的麻省理工學院(MIT)或哈佛大學,其絕大部分學生都來自波士頓城以外,而是來自全美國以至全世界的優秀學生;北京的北京大學、上海的復旦大學,亦不是只招收自己城市的學生,而是面向全國,甚至錄取其他國家的學生。

由此可見,要成為世界級大學,院校的生源(學生來源)必須要大。若不將生源擴大,就難有優質、豐富的生源令香港院校成為世界級大學。香港作為華南地區的重要都市,我們錄取香港附近的學生,包括來自廣東、上海、北京、湖北等地學生,實是順理成章的事。

第二,優質的內地生來港完成學業後,有些會返回內地或到外國繼續發展,部分則會留在香港,並成為香港社會發展的新生力量。他們有良好教育背景、優秀的人才素質,這對香港長遠發展很有幫助。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很多的研究生課程,特別是理工科,都招收很多內地生,因為修讀研究課程的本地學生並不多(當然今後我們要創造更多條件及誘因,鼓勵本地青年修讀研究課程)。

我們常說香港的高等教育辦得好、在大學排行榜名列前茅,為何會有此成績?其中一個原因是香港院校的學術研究做得好,這除了是教授學問卓越、研究水平高之外,香港的研究生亦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如果沒有數以千計的優質研究生在實驗室裏日夜奮戰,我們便無法取得如此卓越的研究成果,亦無法發表這麼多優質的國際期刊學術論文,香港院校的國際排名也就不可能這麼高。我們的大學排名位於世界前列,其實內地研究生付出重要的貢獻,功不可沒。

再者,香港將來要進一步發展創新科技及相關科技工業,這需要大量理工科人才。修讀本科和研究生課程的內地生,畢業後留在香港,亦會加入我們發展創科的行列,成為我們致力形成國際級科創中心及香港經濟發展新引擎的重要支柱。由此看來,香港院校招收內地的優秀學生的措施是非常正確的。

內地生自己付費  非佔用港資源

至於內地生「佔用」香港教育資源一說,其實也是不全面。現時八大院校錄取的內地本科生,其學費是本地生的逾兩倍,達十三四萬元一年,可見他們亦付出了自己的費用,而非「佔用」香港資源。談到這裏,或許會有人以八大院校每個學位成本需20多萬元計的論據提出質疑。但我們不能忽視的是,在內地培育一個優秀的年輕人,內地社會及家庭也要付出成本。由他們幼年的教育,至培養到可以被香港院校擇優錄取的水平,若真的要「計數」,院校及香港社會也非虧蝕。這亦是世界各國院校積極提供獎學金,吸引外來優秀學生入讀的原因。

再論香港院校的國際化。大家都認為香港院校要追求國際化,但國際化指的是什麼,大家要搞清楚。從院校發展角度而言,國際化的目的,就是要學習外國先進的知識、經驗和體制;從學生而言,則是要增強學生的國際視野,使他們可以學習到外國先進的知識、欣賞和體會外國先進的文化,讓學生更有長進。這才是國際化最大的目的。

至於香港院校是否需要再進一步國際化,這個問題也值得思考。現時香港院校的體制和運作其實都很國際化,甚至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國際化的大學。香港院校所採用的教科書、學習資源,絕大部分都是外國的;大部分院校都採取英語教學;工作語言也是英語;院校裏的學者、研究生所發表的學術論文,都是在外國發表;香港院校的教授絕大部分在外國受教育,有外國學位,甚至有在外國教學的經驗;院校的行政系統、學術管理系統,甚至人事管理系統,都是採用外國的。所以,香港其實已引進了外國很多東西,甚至可以說比美國、英國的院校更為國際化。

香港院校稍嫌不夠「中國化」

事實上,若細看美國和英國的院校,美國的是美國化,英國的是英國化,而香港院校則集世界的大成。因此,香港院校的國際化程度已經很高,甚至「太高」了。與其說香港院校欠缺國際化,倒不如說香港院校欠缺了對自己國家歷史文化足夠的培養和認識,「中國化」稍嫌不足。院校應意識到除了讓學生擴闊國際視野之外,也要讓他們了解自己國家的傳統文化及各方面的知識底蘊。如果這樣去理解國際化,我們就不會拘泥於收多少外國學生才算是「國際化」。用招收外國籍學生的數目來標誌「國際化」的程度,其實是錯誤的。

多收外國學生,絕對值得鼓勵,但不是「計人頭」;更重要的是要促進本地生和非本地生多作交流、溝通、來往,互相合作,大家多點思想的碰撞。如果我們不能做到這一點,非本地生各自形成自己的圈子,有內地的、韓國的、南亞的,這樣絕對不是國際化,最多只能算是「聯合國化」。

說到底,香港院校多錄取一些優秀的內地學生來港就學,這個做法是正確的。既有利於香港社會的長遠發展,亦有利本地學生的成長,使他們能夠有優秀的朋輩,能有「談笑有鴻儒」的氛圍。我希望高等教育界要理直氣壯去說清楚這個議題,而不是以有點「歉疚」的語調,閃縮地為這個議題辯護。

作者是香港公開大學校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