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中期選舉後的特朗普權力與特朗普主義(文:孔誥烽) (09:00)

美國這次中期選舉前,很多媒體都預測特朗普近兩年施政犯眾怒,自由派選民將空群而出,形成「藍色浪潮」,將共和黨候選人拉下馬,把選舉變成對特朗普表達不信任的公投。

特朗普與共和黨並無輸選舉

選舉出來的結果,是民主黨在眾議院選舉一如預期獲得過半數議席,結束了共和黨自2010年中期選舉大勝以來的多數地位。但令自由派失望的,是共和黨在參議院的多數地位反而得到擴大。幾名得到特朗普熱烈支持、對他十分忠誠的共和黨人,更在密蘇里、印第安那與北達科他州成功挑戰競選連任的民主黨參議員當選。

如果將這次中期選舉的結果,放在歷次總統首屆任期中期選舉的其他結果比較,我們便會發現,這次選舉結果對共和黨來說其實沒有很差。特朗普在選後記者會吹噓這次選舉結果是共和黨勝利,並沒有太誇張。美國選舉制度的設計,本來就是防止總統獨大、一黨獨大。全體眾議員和部分參議員在總統選舉後兩年改選,就是確保反對黨在一屆總統做到一半時,有機會掌控三權分立政府中的立法部門,制衡總統和執政黨權力。

克林頓在其第一屆的1994年中期選舉,遇到民主黨在眾議院失去54席成為少數;奧巴馬在執政近兩年後,民主黨在2010年中期選舉失去63席成為少數,局面都比現在共和黨只是失去30席左右眾議院議席更糟糕。而執政黨在中期選舉中的參議院多數議席獲得增加,更是在過去100年只發生過3次。

現在美國國會的眾議院由民主黨控制,參議院又由共和黨控制,對特朗普餘下任期將有何影響?眾議院的其中一樣最大權力,是成立委員會調查白宮官員、傳召官員作供和強制官員交出協助調查的文件。民主黨控制了眾議院,將會對特朗普作出更大制衡。

特朗普將受更大制衡 美主流續向右

共和黨擴大對參議院的控制,將令共和黨繼續將美國政治主流往右推。美國的聯邦法官與解釋憲法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均由總統提名,由參議院審議通過。共和黨控制了白宮和參議院,他們便可以隨心所欲地將保守派放入這些重要司法位置,特別是終身制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保守派在最高法院成為多數後,推翻婦女墮胎權和取消正面歧視政策等,一直是保守派夢寐以求的勝利。

至於特朗普在餘下任期,將如何推行他承諾的政策?眾議院落入反對黨手中,不等於施政難行。被公認為近世最偉大總統的共和黨列根,在位8年,國會眾議院都由民主黨控制,這並無影響他的大膽施政。克林頓在位8年中的6年,眾議院都在共和黨手裏,也沒有阻礙他完成福利改革等重要施政。

現在特朗普要推行他的政策,可以選擇通過簽署總統行政命令的方式進行。奧巴馬政府在共和黨控制了眾議院之後,基本就是靠行政命令治國。這種施政方式的弊端,是下任總統可以隨意取消上任的行政命令。特朗普上任之後便簽署了多個行政命令,將奧巴馬時期有關禁止在北極圈鑽油、監管財經機構等多個範疇的行政命令取消。

事實上,特朗普剛上台、共和黨仍佔眾院多數時,他很多最爆炸性的政策,如禁止多個伊斯蘭國家國民入境、向中國貨品徵收一波又一波關稅開打貿易戰等,都是繞過需要兩院漫長審議協調的立法程序,多快好省地通過行政命令施行的。共和黨在失去眾院多數後,特朗普將更多通過簽署行政命令推行新政。

基建和反中——兩黨最大共識

當然,特朗普與共和黨要推行很多政策,最後還是要經過國會立法程序,影響才能長遠。例如他一上台,共和黨便火速在國會兩院通過減稅方案。共和黨本來承諾,如他們能維持眾議院多數,將推行新一波的減稅立法;但現在共和黨失去眾院多數,民主黨又一直批評共和黨的減稅議案只利大企業與富人而會毁掉聯邦財政健全,所以應該再難以推行。另外共和黨在控制兩院8年,一直聲稱要推翻已經在2010年立法成案的奧巴馬醫改,但都未能成事。現在共和黨失去眾議院多數,肯定更不可能。奧巴馬醫改,勢將千秋萬世了。

執政黨沒有眾議院多數,不等於一定無法再通過立法推行新政策。1996年克林頓領導民主黨與國會共和黨協商,成功訂立新法改革福利體制,便是一例。現在民主、共和兩黨在各項議題上的兩極化極度嚴重,剩下來還能凝聚兩黨共識的議題,便是催谷經濟與對付中國兩項了。

特朗普剛當選後,曾承諾要聯邦政府帶動美國各地重建公路、機場等基礎建設,增加就業和提高美國競爭力。這個政策,不少民主黨人也支持。但他執政兩年內,在這方面仍無進展。中期選舉結果出來後,特朗普又再重提。這恐怕會是他在餘下任期內要顯示做實事,又能得到眾院支持的方向。

另一個在國會得到民主、共和兩黨高度共識的範疇,便是制衡中國大陸和支持台灣了。最近美國國會多個不理中國大陸強烈抗議挺台灣的法案,包括容許美國高層官員訪問台灣的《台灣旅行法》和加強美國對台軍事支持、推動美台聯合軍演的《2019年國防授權法》,和限制中資投資美國的法案,均得到民主、共和兩黨廣泛支持,在獲得壓倒性票數甚至零票反對下通過。這樣能跨越兩黨的投票結果,在民主、共和兩黨愈來愈壁壘分明的今天,十分罕見。

特朗普要通過立法進一步對付中國大陸,將是他在國會遇到最小阻力,又能顯示他「讓美國再次偉大」決心的路徑。

由此可見,中期選舉結果對特朗普政府來說,並不是重大打擊。相對於歷史上的歷次中期選舉,這次結果甚至表明選民對特朗普的反彈遠遜自由派媒體和學者的估計。民主黨重奪眾議院多數,將增加他們對特朗普濫權亂來的制衡,令「美國正步向威權法西斯」的論調成為無的放矢。而這個選舉結果,除一些特定議題外,並不會對特朗普在餘下任期推行他的政策造成太大掣肘。

特朗普不會成為獨裁者,但將右翼文化保守主義與反全球化結合的特朗普主義,仍將繼續。

作者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