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中間選民與「方國珊現象」(文:袁彌昌) (09:00)

在剛落幕的立法會補選中,方國珊在新界東的得票錄得大幅增長,獲得64,905票,得票率為15.7%,比起2016年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增幅達8個百分點,足以左右大局,顯示中間路線仍有市場,令人重新關注中間路線未來的可能性。本文將從中間選民及「方國珊現象」兩方面對此進行探討。

中間選民的3種詮釋

在香港,對中間選民的認識非常粗糙,基本上只是泛指政治傾向介乎建制派與傳統泛民之間的選民,加上一直以來都缺乏對中間選民的研究,實際上對其構成、選民取向甚至定義,也沒有定論。

筆者認為中間選民至少有3種詮釋:一、聲稱自己是中間派或其政治傾向傾向中間派的人;二、在香港政治光譜中佔據中間位置的選民(不論他們投票給誰);三、在選舉中有投票給中間派候選人的選民。港人傾向將三者混為一談,但實際上三者卻完全不一樣。

比如在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中,港島區投給王維基與民主思路的票佔11.4%(暫且不論王維基是否屬中間派)。在港大民研(HKUPOP)最新的人口變項數據中(3月1至6日),加權後傾向中間派的被訪者則佔36.6%。而在缺乏有力的中間派候選人的選舉中,例如這次港島區補選,不少評論員指出中間選民由建制與泛民瓜分。這裏面的中間選民究竟是哪些人、有多少人更是無人得知,最多只能從上次選舉結果中推算。

由此可見,這次補選中各候選人都在很早階段即行告急也非不可理喻。單從上面例子可見,中間選民數量的範圍已可介乎11.4%和36.6%之間,其取向又不易掌握。在中間選民可左右大局的單議席單票制補選中,實在很難說得準可以拿到多少中間票,令選情深受影響。

「建制+中間vs.泛民+自決/本土」格局?

不過,如果我們從民調中被訪者聲稱的政治傾向來看,又可以看到另一番景象。如果我們將港大民研最新的人口變項數據,與補選中各區的實際得票比對一下,我們可以看到聲稱傾向中間派的人,已不再處於光譜中間,反而是構成了建制派得票的一大部分,形成一個「建制+中間vs.泛民+自決/本土」的格局(見圖),這與一向我們對中間選民的認識大相逕庭,但也有可能是政局的最新發展。筆者當然清楚這只是粗糙的拼對,然而總須對建制派的實際得票比自稱傾向建制派的人數高出甚多作出解釋,亦總比瞎猜中間選民數量或假設中間選民必然是處於光譜中間好(作者按:由於港大民研人口變項數據中沒有自決派或本土派的選項,筆者傾向相信其中「唔屬於任何派別」的選項中的一大部分是屬於傾向自決派與本土派的被訪者,這樣亦能較客觀地反映香港的選民結構;再者,本段焦點是在傾向建制派和中間派的被訪者上面,該處理對此不會構成太大影響)。

方國珊走非政治中產民生路線

方國珊雖然再次失落立法會議席,但她獲得近6.5萬張選票,比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的3.4萬多票高出八成,在全部選區的得票率都有增長。這增長在投票率最低的新界東是相當驕人的。

方國珊的主要選票來自她任區議員的西貢,今次有27,614票(42.55%);其次是沙田(34.18%),取得22,182票。最多增幅在西貢將軍澳中產區,達16個百分點,並在沙田中產屋苑「第一城」錄得明顯增長。筆者恰巧家住在方國珊做了區議員7年的將軍澳「環保北」,方國珊在該選區得票增長達15個百分點。同時也是今次得票最多的選區,取得3515票,已佔其總得票的5.4%。

方國珊走的是非政治性的中產民生路線,這路線非常適合在大型中產屋苑林立的西貢和沙田選區「中和」(neutralize)建制派和民主派選民,並且拿下他們的選票。這些選民不要政治、不要福利,也不要「蛇齋餅糉」,反而是希望有人能協助他們關注及處理屋苑問題、交通問題等生活問題。而方國珊在這些方面的表現亦的確令人刮目相看。

但我們亦不能忽視,方國珊的得票增長除了是其地區民生工作得宜之外,亦有賴於將軍澳區為數不少的大型中產屋苑落成入伙,使其票倉與票源可相對輕易地取得增長。這從方國珊在將軍澳「環保北」選區的得票增長高達15個百分點,可見一斑,同時顯示這模式不易在其他地方複製。

政治與經濟皆虛無的時代

至於方國珊的非政治性的路線及方針,反映出其選區(新界東),甚至是全港,可能已出現了一批為數不少的「非政治市民」,情願選擇一個只做民生工作、欠缺政治主張與政黨背景的候選人。最簡單的解釋固然是市民對政治感到厭倦,但實質上香港目前正處於一個政治與經濟皆為虛無的時代——這次選舉投票率偏低,許多民主派支持者根本已意興闌珊,沒有意欲出來投票。這種政治虛無一定程度是源於中央的強勢,令市民基本上對中央、特區政府、建制、泛民均感失望。此外,經濟虛無更尤為明顯。市民營營役役都不知道為了什麼——只見房價飈升、百物騰貴、生活質素倒退,所以才出現了「非政治市民」的弔詭現象。

不過,我們亦可以預期,這種「不要政治」的狀態難以一直持續下去,因為沒有政治主張等於任人魚肉,議員自己在立法會也難以生存。可見這屬於一個過渡現象,也是身為區議員、無黨派的方國珊的特殊路線與策略,將來必須回歸到一條更正式、帶有政治主張的中間路線上。

由此可見,這次補選中的不少現象與效應,實際上是市民對香港前途感到渺茫的反映。香港需要改變已刻不容緩,未來香港政治的主調,早晚亦必定會回到改變的道路上,只視乎哪一方可以找到帶來希望與改變的良方,以之取信於民、取信於中央,革新香港社會。

袁彌昌

中文大學全球政經碩士課程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