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5億流感應急撥款的啟示(文:陳沛然) (09:00)

公營醫護人員工作量不勝負荷,特別在每年的流感高峰期。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1月30日宣布向醫管局提供5億元一次過撥款應對流感爆發,回應護士壓力「爆煲」的訴求。對他們為病人艱苦作戰的肯定和補償,醫護作為一個團隊,醫學界深表認同。

不過,醫管局發聲明,會以撥款增聘病房文員與文職助理,更廣泛應用特別酬金計劃予病房文員與助理申請,以減輕護士的行政工作。這些舉措引起非議,衛生服務界選委更發聲明,批評醫管局沒有對症下藥。

我基本上同意護士業界的批評。內科病房護士每個新症至少要填7張表格,需時約15分鐘。由於涉及評估病人情况,必須由護士負責,增加文員並不能紓緩護士的工作壓力。而醫管局已暫停醫院認證計劃,此一措施可直接減少護士的行政和文書工作。事實上,流感爆發期間,內科病房不斷增加病牀,但沒有增加護士人手,夜間病牀佔用率是130%,實際工作量超過200%。輪候時間長、病房環境擠迫,病人和家屬投訴自然增多,首當其衝也是前線護士。只增加文員,顯然是「落錯藥」。

合理人手規劃才是治本之道

作為短期措施,除了增聘兼職醫護人員和醫務助理,醫管局推出特別酬金計劃,以及提高酬金金額,鼓勵醫護於流感高峰的6至8個星期加班。我認為這項計劃用於替代超時補償,時薪率應較正常工作時薪率高才合理。流感高峰期的「重災區」在急症室、內科病房和兒科病房。理論上,其他病房的醫護人員可以到「重災區」加班,紓緩「災情」。不過,醫管局前線醫護長期超負荷是普遍現象,分別可能只是加班多一點和少一點的問題、體力透支多一點還是少一點的問題。合理的人手規劃才是治本之道。

醫管局數字顯示,顧問醫生超過800名,當中有很多人正擔任行政工作。如果他們能在流感高峰期少開一些非緊急會議,一星期抽3小時到門診部應診,一星期就多了800多個門診服務,6星期便是5000個;如果一次門診為20名病人診症,便有10萬名病人受惠。即使有一半顧問醫生參與,也可服務5萬名病人。

還有要加強推廣接種流感疫苗,不止限於老少,愈多人接種愈好,亦有助減輕流減高峰期的疫情。問題是高峰期疫苗短缺,不少私營醫院和診所都「有錢買唔到疫苗」。當局必須保證疫苗有穩定供應。鑑於本港學童的流感疫苗接種率不高,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於日前表示,過去20年英美市場流行一種毋須打針的噴鼻式流感疫苗(Flumist),對不肯打針的幼童特別重要。現在港大正研發噴鼻式疫苗,並期望稍後能與內地洽談生產,這都有助紓緩疫情。

其他如增加醫管局門診(包括夜間門診)的時段和門診名額,鼓勵非急症病人盡量避免前往急症室求診;減少非緊急的手術,騰出人手應付急症;加強與私家醫院和診所的合作,提供全港門診輪候時間,為市民提供實時資訊,達至分流效果等建議,都已成老生常談。本屆政府特別強調推廣基層醫療,如何落實以減少市民對醫院服務的依賴,則不是短期可以見到。

一次過措施不能徹底解決「加牀不加人」問題

近年因應人口老化等情况,醫管局不斷增加服務承諾,但政府並沒有因應財政大量盈餘,增加公營醫療經常開支,反而曾經縮減醫療經常開支和對醫管局的撥款。因此,若政府未能正視公營醫療不斷增加的需求,加強對公營醫療的承擔,這5億元恐怕只會是曇花一現的安撫措施,連增聘醫護人手應付流感爆發也恐怕做不到,因為增聘人手均涉及經常開支,並非一次過措施可做到。一次過措施,是不能徹底解決「加牀不加人手」的老問題。因此,2018/19年醫管局的經常開支必須相應增加,我們才可以應對服務的需求。同時,我亦建議政府撥出100億元成立公共醫療撥款穩定基金,一旦將來經濟形勢逆轉,也可確保公共醫療服務不受影響。

事實上,除了護士新入職及升職首兩年受凍薪之苦(醫管局回應特首要求取消凍薪安排,表示需要每年增加4億元經常開支),公立醫院的前線醫生,特別是工作超過10年的中層醫生,過去亦曾遭受減薪減福利之苦,到現在仍然沒有獲得適當的彌補。前線醫護人員肩負年年增加的服務和需求,身心俱疲之餘,更感到受剝削和忽視。若政府不增加醫療承擔、醫管局不推出有效措施安撫這群辛勤的同事,長此下去,只會令更多醫護心灰意冷,轉投私人市場,令公營醫療問題積重難返,急症室「淪陷」成了不斷重複的警號!

作者是立法會議員(醫學界)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