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派糖以外的3種選擇(文:鄒崇銘) (09:00)

新一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將於2月28日發表。由於近期股票和地產市道異常熾熱,印花稅和地價收入遠超預期,財政盈餘亦有望再創歷史新高。財政司長陳茂波正面臨巨大的「派糖」壓力,但至今他似乎仍堅持「企硬」,強調要為社會作出長遠投資,不會為博一時掌聲而推出短期措施。

眾所周知在《基本法》第107條「量入為出」、「力求收支平衡,避免赤字」的緊箍咒下,特區政府一直奉行「順周期預算」原則。在經濟和樓市向好、庫房水漲船高之際,仍在短期內繼續加大花錢力度;反而是經濟和樓市下滑、庫房收入急跌的時候,卻需急忙採取緊縮開支的政策,對經濟和民生進一步落井下石!

從政治上來說,近期特區政府的民望正以空前的高速插水,新一屆政府的政治蜜月期已然終結,完全不「派糖」實在很難向(包括即將參加3月立法會補選的)盟友交代。但從經濟上來說,香港經濟增長率正處於近年的高峰期,「派糖」則只會刺激經濟進一步過熱,令股市樓市泡沫急劇擴大,這同樣是路人皆見的事實。

iBond和派錢無異

前任司長曾俊華面對庫房「水浸」的「困境」,年年「派糖」最終變成一種政治包袱,於是便在2011年引入通脹掛鈎債券iBond;其後又在2016年推出長者iBond,為市民提供多一個穩健的投資渠道,避免手頭上的港幣不斷貶值。看來陳茂波在找不到什麼新板斧的情况下,今年也會重啟iBond這項舊政策。

由於政府提供息率的絕對保證,令iBond變成穩賺無賠的投資,欠缺投資經驗的市民自然趨之若鶩,形成每年皆出現巨幅的超額認購,人人皆可像使用提款機般拿些「甜頭」。但想深一層,除了「加深市民對投資債券認識」這類空洞說法,政府在庫房「水浸」的情况下發債,到底根本的政策理據何在?這和直接「派糖」本質上又有何分別?

事實上,無論是iBond或長者iBond,均只針對有一定閒錢的中產階級,相反沒有積蓄的「月光族」則無法受惠。過往傳統的「派糖」方式,只要在適當的設計之下,或許仍有一點兒財富再分配的作用,能適當地減輕基層市民的生活負擔;但iBond則只一味向有產者傾斜,屬於錦上添花的措施,因此更似是為博掌聲而為之。

除了不問情由、漫無目的地發行iBond,其實特區政府亦大可考慮發行社會效益債券(social impact bond),來作為推動社會民生發展的工具。這類債券最早在2010年已於英國試行,由政府為社會公益產業向民間集資。相關業務本身雖無法產生直接經濟利潤,但卻能產生社會效益,減低社會成本。事後政府方會根據獨立的成效指標,動用公帑向投資者提供回報。

引入社會效益債券

正如我在2012年《墟.冚城市》一書中已指出,政府現存的創新科技、環境保育以至社會企業各類基金,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其實盡皆可視為不同類型創投的種子基金,為推動具社會及環境效益的初創產業而設。除了由政府直接提供資金或資助,另一可行做法便是吸引民間資金,開放渠道讓個人或機構投資者共同參與這些有意義的項目,政府並根據社會效益評估向投資者提供回報。

政府亦可考慮將牟利和非牟利項目打包,以一籃子方式發行社會效益債券,如此便可增加一般市民的參與度和擁有感。政府現時只為初創產業提供種子基金,卻沒有同時提供可持續發展的產業環境,社會效益債券實有助擴大社會支持,令這些項目更具社區和民意基礎,為產業開拓長遠而穩定的市場需求。

設全民擁有的創新社區

2017年初,特區政府宣布與深圳市政府達成協議,在落馬洲河套區共同發展科技園,其後由香港科技園公司成立附屬的「港深創新及科技園有限公司」,負責上蓋建設、營運、維護和管理。科技園佔地87公頃,據說每年能為本港提供570億元經濟貢獻,並在園區內製造多達5萬個職位。這正是一個上佳例子,可用作開創歷史的先河,通過招股或發債吸收民間資金,令它成為一個全民擁有的創新社區。

設想現時河套科技園由於位置偏遠、交通不便,與港人的生活社區割裂,加上在管治上大規模引入深圳方面參與,已難免令人覺得這是「割地」的安排。在人工智能高速發展的大趨勢下,就更意味電腦大量取代人腦、機械人取代工人,整個園區以高度自動化模式操作。最終這個斥巨額公帑發展的科技園,一般市民根本難以相信對他們有何意義。

反過來說,政府大可將科技園公司的股權開放,又或以社會效益債券的模式集資,通過參與式民主的原則,以全民擁有的方式發展創新社區。在河套科技園正式啟動之際,更可邀請不同團體或個人提交項目,然後由持股人通過股東大會投票,按優次排列各自屬意的項目。科技園公司則按照各項目取得的民意支持度,按比例和類別分配區內合適的發展空間。

全民共享的創新社區和一般科技園的分野,乃在於前者能通過自下而上的參與,令創新產業貼近市民的日常生活,創新科研成果能通過本土市場的測試,直接推動香港「智慧城市」的發展願景,而非急於為相距數千公里的境外市場服務。撥地大搞科技園與物流中心的「輸入企業」模式,反而日漸扼殺中小企的生存空間,根本無助香港尋找新的經濟出路。

當下土地問題正是困擾特區政府的主要爭議,寶貴的城市空間被肆意挪用,鋪天蓋地的僭建淪為高官特權,甚至完全漠視香港作為法治社會、港人一貫珍視的基本原則和核心價值。城市規劃體制的民主化、土地資源的全民共享、社會經濟發展的扎根在地,正是為社會作出長遠投資,順應民心之所向,挽回政府聲譽之良方。當然,最後必須指出的是,假如真有如此胸襟和識見的官員,香港也不會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作者是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