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維護年輕人的政治參與權利(文:楊森) (09:00)

日前港島區選舉主任不確認眾志成員周庭參與港島區立法會補選的資格,引起社會很大迴響。是次港府的做法對本港選舉制度和政治參與,特別是年輕人的政治參與,造成嚴重打擊。此外,對整個社會的氣氛產生莫大震盪。本文以下會討論其影響。

首先自2014年6月中央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提出中央對本港的全面管治權,包括中央直接行使的權力,也包括授權香港特區依法實行高度自治 ,及對於其高度自治,中央具有監督權力。此白皮書的高調出現,顯示了中央對港政策出現了轉捩點。由此可見周庭被取消參選資格一事,並非單一事件。但一石捲起千重浪,的確引起很大社會迴響。

是次港島選舉主任不確認周庭參選資格,主要是指周庭的政治聯繫是香港眾志,和宣揚民主自決,故被視為不支持《基本法》。查實香港眾志的政綱無指支持港獨,而周庭本人亦無宣稱支持港獨。

就民主自決和港獨而言,無疑是一種政治見解和立場,但因此就可被取消參選資格嗎?法律界全部選委發表聯署聲明反對此做法,認為該決定是違憲和違法的。聲明指出,周庭被取消參選資格,是違反基本法第26條,即凡香港永久居民可享有選舉權和被選權;亦違反香港人權法和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第25號《一般意見》。該文件顯示:「不得以無理或歧視要求如教育、居住或出身或政治派別等理由來排除本來有資格競選的人參加競選……不得以政治見解為由剝奪任何人參加競選的權利。」

選舉主任違公務員政治中立原則

本港不是民主社會,但發展至今已成為一個公民社會。本港選舉制度和文化都是多元和開放的,市民不會因政治主張和見解而被剝奪參選權。選舉主任所持理據無疑是上綱上線,缺乏法理依據,和破壞了本港選舉制度和文化。

其二,選舉主任的決定亦違反了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原則。可惜的是,見微知著,日後會影響市民對公務員系統的信任和支持。公務員並非政治任命官員,而一向都是專業地奉行政治中立原則。但是次決定,該選舉主任作為公務員是放棄奉行政治中立原則,變成緊隨中央全面管治的政治路線,嚴防和嚴打被認為分裂國家的主張於萌芽狀態。

其三,是次選舉主任的決定,大家都認為不會是選舉主任個人決定,相信亦非特首個人一錘定音,而是北京方面拍板。由此更加刺激和鼓勵本土主義走向激進化,更會影響年輕人的身分認同。相信更多年輕人會認同自己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更不是廣義的中國人,即港人和中國人混合身分。

據港大民意調查研究,於2017年12月的調查結果顯示,18至29歲年輕人認同純粹是中國人的比率只有0.3%,是回歸以來最低;另方面,認同純粹是香港人的則升至69.7%,是回歸以來新高。若中央加緊對本港的全面管治,年輕人抗拒中國人的身分認同,只會每况愈下;而認同港人身分的,亦會愈來愈高。

在本港接踵而來的,會有《國歌法》立法、「一地兩檢」和23條立法,或者人大進一步釋法以處理被取消參選資格的上訴問題等,於是港人會覺得中央對本港的干預進一步加強。在此環境下,本港年輕人的身分認同亦會進一步趨向本土化。

從社會參與的角度,選舉主任以上綱上線的手法剝奪眾志成員周庭的政治參與權利,對本港政治制度和文化產生莫大衝擊,對周庭和眾志是不公的。年輕人有理想,願參與討論一國兩制的前景,是值得欣賞和鼓勵的。為何因不同政見就成為被打擊於萌芽狀態的目標呢?

其實本港賴以成功的地方,除了法制、公務員體系、市場運作、港人勤奮、鄰近大陸等因素外,本港開放、多元的文化亦是重要一環。但選舉主任因為要緊隨中央全面管治路線,對本港政治制度和文化所造成的衝擊,有關方面是要檢視的。日後港人參與議會政治,看來都要面對政治劃線,而其政治見解和立場就成為選舉主任的審核對象。

筆者從政多年,不禁要問:為何突然間選舉主任擁有這樣的政治操作權?為何選舉主任的角色,過往只是審核提名人的真確性,現時竟然賦予政治劃線和審批權,甚至將這些行政權進一步強化和合理化呢?本港政治制度和文化縱使不是全面民主化,竟會淪為此境况呢!

上文提到本港仍未是民主社會,但發展至今已成為一個公民社會。港人奉公守法,相當尊重法律,亦認識本身公民權利,當受到政府不平對待時一般也會出聲爭取,不像過往般默然接受。於是,法制、個人自由、新聞自由、社會公義、人權包括政治參與權等是重要的,和要盡力維護的。可以說,公民社會和民主社會是環環相扣、息息相關。在一國兩制下本港何時走向民主社會仍是未知之數,但公民社會之出現,港人要珍而重之,甚而參與、維護和推進。豈能空手靜待民主,像「等待果陀」般呢?

中央要港人正視「一國」  也應尊重「兩制」

推動公民社會與爭取民主普選運動相結合,於是爭取議會制度的民主化,與議會外的社會運動互相配合,裏應外合地爭取一國兩制之高度自治 。中央方面,要港人正視「一國」之餘,也應尊重「兩制」之高度自治。盲動推行對港全面管治而漠視港人的文化和反應,對減少社會撕裂和兩地之裂縫是於事無補。可以說與其對年輕人強行高壓政策,以圖阻嚇,不如像大禹治水般不重堵塞只重疏導,來得切合時勢。

最後,港人把握現在,才能建設將來。年輕人參與社會、參與政治是基本公民權利,受憲法和法律保障。年輕人參與政治,不應受到政治劃線,不應因政治和見解不同而受到打擊和封殺於萌芽狀態,否則本港社會的多元、活力、創新、打拼、承傳等均會漸走下坡,而本港亦失色得多。誠望各方三思!

作者是香港大學榮譽助理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