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改革的勇氣(文:王慧麟) (09:00)

民主派剛在周日舉行初選,以協調一個各派同意的參選人出選立法會補選。最終是新界東的范國威及九龍西的姚松炎出線。結果未必是部分主流政黨所願,特別是新界東選區,民主派的組織投票,大多投給郭永健,但卻在民調及票站投票方面輸給范國威。民主派主要政黨今次支持的參選人,相信在新界東的初選結果,相當意外。

查初選機制,各地政黨都有,華人地區之中,台灣政黨的初選機制可謂相對成熟。但即使機制如何設置,總有參選人不滿。初選機制的爭議,主要在民調以及實體票站在機制之中所佔的比重。因為無論是民調以及實體票站的安排,對全港知名度較高,又或者在地區扎根較久的組織及參選人,比較有利。若此機制只計算民調及實體投票的話,「政治素人」一開始就相當不利。因此,例如在台灣,除了民調以及實體票站(予市民或者黨員投票)之外,有些機制會加入黨內各級議員投票,又或者黨內領導層的投票以作平衡。但這裏需要說明,即使台灣的民進黨及國民黨,其初選機制經常微調,以符合實際需要。例如民進黨曾經試過,有參選的派系為了「衝」黨員投票,會在投票之前,出現大量「人頭黨員」。所以,初選機制即使完結,有時反而會造成黨內派系的分裂,甚至有初選不服輸的黨員脫黨參選。

香港民主派初選,也大抵參考了台灣政黨的運作,但有一個地方卻很不一樣——因為民主派只是一個鬆散的政治聯盟,內部有不少政黨及組織,大家會否接受初選結果,頂多只是君子協定,而不會有約束力;而且,即使有參選人不服結果而去參選,相關團體及政黨頂多只能道德譴責而已。因此今次初選,能否為日後處理民主派內部選舉名單的範例,仍有待觀察。

再次顯示民主派支持者求變心強烈

但這次選舉之中,傳統泛民「大黨」的參選人馮檢基以及郭永健落馬,特別是後者得到多個泛民政黨支持而大敗,卻對民主派傳統政黨敲響了警號。幸好香港立法會是實行比例代表制,保障了民主派政黨的議席,除非某個政黨表現太爛,一般都可以取得一席。但此次初選再一次顯示,民主派支持者求變之心相當強烈。除非民主派政黨真心推動改革,否則選民會寧願選擇民主派「素人」而不選擇民主派政黨。

這裏有幾點方向,值得思考。筆者相信,民主派政黨大老大抵都知道面前的困境;但說到底,是否願意走出「乜都唔郁,立法會至少都有一席啦」的原有思考框框,仍在猶豫當中。

第一,表面上,今次選民清晰地對「又砌又傾」、「永續參選」以至「進攻中場」的路線說不。其實,究竟是選民純粹不同意馮檢基這個人出選,抑或是由他代表的路線呢?假如是前者,馮檢基被換上另一個新人即可;但若是後者,那麼那一條溫和的路線又應該怎麼走呢?

第二,表面上,選民清晰地對由傳統政黨加持的郭永健說不。郭永健在選舉中所主張的(其實相當溫和)基層勞工以至推動平權以及支持弱勢社群等議題,卻不受選民青睞。理論上親基層親勞工推動平等之類的政綱,應該會得到大部分民主派基層以至部分中產支持。那麼,這一次大敗,究竟是選民覺得郭永健個人政治歷練不足難擔大任,還是覺得這些政綱不合時宜呢?

第三,表面上,姚松炎及范國威也不是純粹的「政治素人」。前者曾經選贏立法會,而且是被稱為建制派票倉的規劃界;後者在地區組織工作甚久,也扎根地區,曾任立法會議員。那麼選民選擇他們的原因是什麼?是認同他們代表的路線的話,是哪一種路線呢?是專業形象問政?是一種願意拆散政經關係、打倒「地產霸權」的問政方式?還是選民需要「港人優先」的民主派議員,即是走較為本土路線但立場溫和的議員呢?

考驗民主派政黨智慧

當然,以上的討論方向,相信民主派的大老亦了然於胸。問題是,立法會補選在即,加上區議會下年又要部署選舉,民主派政黨要在此風高浪急下思考及推動改革,還是謀定而後動呢?這就考驗民主派政黨的智慧了。

(編者按: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參選人另有陳玉娥,其他表明會參選或有意參選者包括鄧家彪、梁思豪、陳國強、劉頴匡、李德豪;九龍西補選參選人另有鄭泳舜)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