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中環與西環合力培養政治人才(文:阮紀宏) (09:00)

律政司長鄭若驊上任當天就被揭發大宅僭建,當中細節,各方論述頗多;但引發出來的一個重大問題,就是香港的政治人才匱乏。今後如何培養出既有國際視野、國家情懷和對香港有擔當的人才,是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否則無法準確落實一國兩制的後果,卻是國家發展策略和香港發展前景所需要承受的。

政治人才是通過政治架構服務於香港的人才,可以是政府官員,也可以是在立法機關和其他政治領域的人才。殖民地政府的目標單一,就是培養認同英國政府、願意為殖民地政府服務的人才。香港大學一間學校,毋須特別的要求,培養出來各行各業的精英,要麼加入政府,要麼在各自專業發展和服務人群。出衆的將會被委任為立法局以至行政局議員,再加上一套諮詢機構吸納和培養人才,足矣。

回歸後的香港,特區政府官員「打好呢份工」的職業精神沒有問題,但在理解和執行一國兩制的精神,顯然有所不足。佔中期間公務員的「黃絲」情緒十分突出,各種級別的「國情班」作用不大。但無論如何,從這一屆政府的構成來看,大部分問責官員都是來自公務員;公務員的國家情懷將來該如何培育,不得不說是一個大問題。尤其是專業和商界的人士對於加入政府「熱廚房」愈來愈有所保留,在可見的未來,特區政府班子的構成,公務員還將是主要來源。

以今天標準審視過去  過於苛刻

專業和商界人士,過去都是在歷史條件下奉公守法的,那就是說以過去的社會可以接受的標準來履行法律的要求。而現在政客以今天的標準來審視這些人士,不能說是錯,但起碼是過於苛刻的。因為無論專業或者商界人士,在大學讀書期間和步入社會開始,相信都沒有想過要從政,否則他們會以政治領袖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將來一旦從政,就會「乾乾淨淨」無可挑剔。而這些人士當中,如今在行業中做出成績,願意報效社會、報效國家,卻被過去的一些行為所窒礙,香港的政治人才就缺乏了一個重要來源。

立法會議員不乏政治精英,他們經過選舉的摸爬滾打,成就出在議會內能言善道、在社會上能夠煽動民情;即使這樣,他們當中,被揭發公器私用,甚至是「照顧」情婦、女友的不乏例子。究其原因,他們的從政動機並非是對國家和香港有所擔當,更多可能是一個「偶然」的機遇和被捲入政壇。

政黨當然有長遠的打算,從壯大聲勢和持續發展的角度,在不同程度上投入精力培養後進。但政黨有一個結構性的因素,就是從政黨的理念和目標來培訓自己的「私有財產」。雖然從廣義上看都是香港的政治人才,但不同政黨,對於國家情懷或者對香港的擔當,都有不同程度上的差異。那麼,誰來培養對國際、國家和香港都有擔當的人才呢?

將來可能有機會從政的年輕人,來自3個方面:一是到外國留學的香港人;一是在香港受專上教育的香港人;還有不可忽視的是內地來港的新移民,他們或許來港後接受專上教育,或者在香港讀碩士後留港工作,又或者是在海外留學來港工作的「海歸」。第一種,國際視野沒問題,但對國家和香港的政治、歷史、文化和經濟認識有所欠缺;第二種,對國際視野和對國家的政治、歷史、文化和經濟的認識有所欠缺;第三種,則缺乏對香港情况的了解和融入動機。

香港目前有一些熱心人士,看到政治人才的缺失,也看到培訓政治人才的結構性缺失,開辦一些課程,從國際視野、國家情懷和香港擔當等全面角度去培育年輕人,特別是針對不同背景的人群,有針對性的「補課」,缺乏對國家了解的,補國情;缺乏國際視野的,補世界歷史、國際機構知識;缺乏對香港社會了解的,補港情。

然而,即使有熱心人士從全方位的角度培養香港政治人才,還需要「中環」和「西環」配合。政黨是否願意吸納並非按其理念培訓的人才,另作別論;但特區政府在提供實習機會、中央政府在提供交流與實習機會方面,確實有很重要角色可以扮演。如何積極地合力培訓政治人才,不容忽視。相信中央政府的不同部門,都有長遠打算的計劃;但如何跟特區政府形成默契,看來還需要很長時間的磨合。

行埋一齊企埋一齊  一字之差

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日前說今後「中環」與「西環」要多點「行埋一齊」;特首林鄭月娥委婉地提出另一個說法,現時大家可以「企埋一齊」。一字之差,折射很多層意思。王志民主任廣東話雖然了得,顯然還是不知道「行埋一齊」的另一種解讀,這是語言差異的問題。但「中環」和「西環」過早地大規模高調「行埋一齊」,特區政府官員和香港社會確實會有所顧慮,這需要更長的時間去磨合。但在培養政治人才方面,如何盡快形成共識,則是刻不容緩。

阮紀宏

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