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下一篇
上一篇

人大常委會一地兩檢決定的法理分析(下)(文:陳弘毅) (09:00)

有法律界人士認為一地兩檢安排明顯違反《基本法》第18條,這是基於他們從字面意義去理解第18條。我們暫且不談人大常委會基於立法原意去解釋基本法,與香港普通法法律解釋方法可能有所出入,即使是在普通法傳統中,對法律條文作字面解釋並非唯一的法律解釋方法。另一種已確立為法院可採用的法律解釋方法,便是從立法目的去理解怎樣解釋和應用有關法律條文,即所謂目的論解釋方法(purposive approach)。在普通法的案例中,雖然法院用字面含義去解釋法律條文的情况比較多,但是也有不少案例,在其中法院應用目的論的解釋方法,從而對有關法律條文作出更靈活的解釋或處理,已不拘泥於其字面意義。

條文字面解釋 非唯一法律解釋方法

例如在美國著名法理學家Lon Fuller有名的"The Case of the Speluncean Explorers"一文中,作者提出一個假想的情况是,在某一個法制裏,有法律條文明文規定,有意殺人便構成謀殺罪,必須判處死刑。在一件案件中,甲攻擊乙,乙在自衛過程中殺了甲。在這情况下,乙是否犯了謀殺罪和必須判死刑?如果必須以字面意義解釋有關條文,法院便毫無選擇,必須判乙謀殺罪成和死刑。但是從有關條文的立法目的或立法原意來看,這條文可能不應完全適用於乙因自衛而殺人的情况。所以法院可以引用目的論的解釋方法,對乙作出較寬鬆的處理,而毋須百分之百地依照這項法律條文的字面意義作出判決。

這即是說,即使有法律條文的字面意義表明其適用於所有符合該條文的字面意義的情况,法律解釋者(如法院或中國法制中的全國人大常委會)仍可採用目的論的法律解釋方法,去確定有關法律條文的適用的例外情况,即承認在某一或某些特定的例外情况下,該條文的適用應該作出變通的安排或較靈活的處理。例如人大在作出這次《決定》時,很可能是考慮到基本法第18條的立法原意或目的,在於規範中央如何把「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全國法律適用於香港,而非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在行使其出入境管理的自治權時,設立一地兩檢安排下的內地口岸區,並規定該口岸區視為處於內地及適用內地法律。

盼兩地法律界互相了解對方觀點

這次人大《決定》涉及的法律問題很多,由於篇幅有限,未能在這裏一一探討。我衷心希望,香港法律界人士和內地的有關法律專家和學者,能通過理性溝通和對話,互相了解對方的法律觀點。我深深相信,如果有這樣的了解,香港法律界有關人士便不會再認為中央方面是任意、惡意或心存陰謀地作出這次決定的;而內地專家學者也更能體會到,香港法律界一些人士對於這次人大決定的不滿和憂慮。

作者是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鄭陳蘭如基金憲法學教授、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