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傘運世代效應 年長者也政治覺醒(文:趙永佳、葉瀚璋) (09:00)

3年前的雨傘運動中隨處可見諸如「命運自主」、「自己香港自己救」等標語,不斷宣示香港作為一個民主主體的理想。運動過後,本土派崛起並在選舉中奪得席位,一時成為城中熱話。此後無論建制泛民均強調自己的「香港」屬性。泛民一向高舉「中港區隔」不用多講,但現在就連建制大黨都不能漠視本土概念。可見傘運之後「香港」作為主體概念的威力之大。而早前大學民主牆事件及高鐵一地兩檢爭議未定,面對中港融合,傘運之後的香港人似乎抗拒多於歡迎。

因此有學者認為,運動雖然失敗但卻令港人真正認識到自己的本土身分,並促成港人政治覺醒。然而綜觀現時討論大多聚焦在年輕人,強調本土身分和民主價值如何在其中植根,卻甚少論及其他年齡層有何改變。

香港真的更本土?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於2013年4月、2016年3月、2017年2月分別做了3次關於身分認同及對中港融合態度的電話調查。結果顯示傘運前後市民整體上的身分認同和政治取態的改變遠比想像中小。2013年認同自己為香港人的比例約為53.29%,2017年為53.76%;相比之下認同自己為中國人的比例,2013年約為31.37%,到了2017年則是29.09%(2016年與2017年數據基本一致);認為自己既是中國人也是香港人的比例在2013年約為13.15%,而2017年為14.74%。如此對比,似乎運動本身以及傘後組織的耕耘都未能大幅改變港人的身分認同,甚至本土派的崛起似乎也可能只是「一小撮人」。在政治取態上,數據顯示2017年和2013年相比,無論選擇非建制派、建制派或者無明確政黨認同的比例均沒有統計上的顯著變化,大致維持在34%左右的非建制派、20%的建制派,以及45%的無明確政黨認同。

傘運的世代效應 兩極化的香港

然而當深入不同年齡層時候,卻可見傘運過後以世代為主軸的兩極化趨勢。最明顯的區別出現在年輕人(18至34歲)和較年長群體(55歲及以上)之間。

調查顯示,年輕人的中國認同下降大約6個百分點,而香港認同則上升近4個百分點。意外的是,年輕人中非建制派的認同比例不升反跌,大降9個百分點,而無明確認同的比例則由39.92%上升到47.29%的高位(認同「本土派」的也歸類為非建制派)。35至54歲的身分及政治取態則大致不變。變化最明顯的反而是55歲及以上的較年長者:傘運過後其無明確政黨認同的比例從2013年的過半下降近10個百分點,同時建制派的認同率上升近7個百分點。我們可將身分認同及政治取態合併,例如身分認同為中國、政治取態為建制派的稱為「中國建制派」,同理也有「中國非建制派」、「香港建制派」、「香港非建制派」及「無明確認同」。那麼從附圖我們能夠清楚看到傘運如何改變香港的身分和政治取態版圖。

較年長者為主「中國建制」力量逐步形成

由附圖可見,年輕人中的中國認同非建制派(例如有些六四晚會參加者)從2013年仍有近8%下降為零。在年輕人的香港認同日漸上升的同時,對非建制派的認同卻沒有隨之增加,顯示「民主中國」以至傳統政黨政治的號召力在年輕人中漸趨負面。另一方面,雖然較年長者中身分認同沒有顯著變化,然而調查顯示該人群中中國認同建制派增多、中國認同非建制派減少,也意味着一個以較年長者為主的「中國建制」力量逐步形成。

我們又以3條問題來評估市民對內地在經濟、政治和社會3個方面的效應。其中經濟效應為「你認為目前內地與香港經濟關係的發展,對香港整體經濟長期發展的影響是好還是壞呢?」;政治效應為「你認為內地與香港經濟愈來愈密切,要維護香港一國兩制是會容易很多、容易些、困難些,還是困難很多呢?」;社會效應為「你認為內地與香港經濟愈來愈密切,是會擴大還是收窄香港貧富差距呢?」每條均採用5分制,最樂觀5分,最悲觀1分。通過計算各年齡層在3條問題上的平均分可見,傘運前後年輕人對內地在本港政治(1.95分降到1.86分)及經濟上(3.46分降到3.18分)的影響評價均有下降,只在社會效應略有上升(1.87分到1.92分),顯示年輕一代對中港融合信心較低,更多將其視為憂慮而非機會。相比而言,較年長者對中港融合普遍持樂觀態度,傘運後各項效應評價均在統計上顯著增加0.1至0.2分,同時在各項目上均比年輕人高約1分。顯示較年長者對中港融合信心較高,相信背靠祖國更有利香港發展、香港明天會更好。

世代政治的崛起與衝突的圖像

由此可見,在雙方的強力動員下,雨傘運動在香港民主帶來了世代政治的崛起。除了直接參與的年輕人有所改變之外,傘運也意外地讓原本「安坐家中」的年長人士政治覺醒。在如今香港的政治戰場上兩個陣營逐漸成形:一邊是認同香港、對傳統政治失望並且抗拒中港融合的年輕人;另一邊則是認同中國和建制傾向的較年長者。

事實上可以見到,在多次「反港獨」、「反佔中」集會上,較年長者往往是參加的主力,而鮮見年輕人。可以預見,未來的政治衝突會是如此一幅圖像:一邊是撐着黃傘或揮舞「龍獅旗」的年輕一代;而另一邊則是高舉五星旗的年長人士。曾經在台灣,世代的政治衝突非常明顯;然而隨着時間推移,「台灣人」的身分認同日漸穩固,民主制度日趨穩定,世代影響逐步消失。反觀香港,在近期一連串政治事件(如議員被取消資格、青年抗爭者入獄)持續影響下,世代分歧會否因此加劇,恐怕還是一個未知之數。

作者趙永佳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學講座教授、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聯席總監及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榮譽高級研究員,葉瀚璋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