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初中中史科的討論失焦了!(文:李維儉) (09:00)

一向不起眼的歷史教育,因施政報告提出中史科獨立必修而「身價暴漲」,多個教育及政治團體聲稱社會大眾支持提高中史科地位;同時又有團體擔心中史科是國民教育的「借屍還魂」。最近又因初中中史課程諮詢而掀起一場應否教六七暴動、六四事件的爭論。坦白講,我納悶了。這些討論只會令歷史教育推向政治爭論的黑洞,本應聚焦討論的卻失焦了。歷史教育可能錯失了在香港長足生根的大好良機。

政客插手 教育就會變質

作為一門學科的歷史教育,本來就與政治爭論密不可分。不過,歷史教育要健康發展一定不可以讓政客過問;政客、政黨插手,教育就會變質。近日有關教與不教六七暴動,出發點都是政治考量。歷史教育專業聲音去了哪裏?很明顯被邊緣化了。我認為何止六七暴動可以教、值得教,六四也應該在課堂裏與學生討論。

事實上,值得討論的歷史事件實在無窮無盡——清朝現代化、英國統治香港、國共功過等等,實在難以取捨。利用寶貴課堂時間與學生討論,一定要基於嚴謹的歷史專業判斷,而非為達到政治目標。什麼判斷?就是我們的教學是基於什麼的歷史教育理念而展開。正如我曾多次指出,歷史不是一堆事實、知識讓學生背誦;歷史議題值得關心無非因為與社會脈搏相呼應。只有碰觸到社會當下所關心的、所關懷的議題,歷史教育才能重現榮光。

因此課程設計應該與社會的脈動、學生的需要結合起來。基於這個出發點,把六七暴動與六四事件放在中港互動的主軸下,能呼應當下我們的生活關懷,施教起來也順理成章。

所以課程設計是一份教育專業。如何讓歷史教育所重視的證據、時間中的變化與延續、因果關係和動機、時代錯置,以及分析、判斷和同理代入成為學生學習歷史的經歷,就要依靠專業歷史教師的發揮。

拿出胸襟 讓學生自行提合理結論

一直以來,無論傳媒、大眾還是教育團體都很關心「教什麼」,列出一份長長的清單給老師學生。但我認為「教什麼」以外,「如何教」同樣重要。「一定要老師教、學生學」的想法,背後隱含着一份誤解:歷史已有既定的說法。之不過歷史從來是沒有定論,因為基於史料推陳出新、史觀與角度出發點不同,看法就不一樣。試問有哪位歷史學家夠膽說他/她所提出的就是定論!所以,我認為重點是拿出胸襟,訓練學生閱讀及分析史料的基本能力,讓學生在不同史觀下自行提出合理的結論。這才是教育的使命。

另一個失焦的,是我們應該討論如何能藉歷史教育啟發下一代的想像力。如上述所言,歷史不是冷冰的事件、人物與年份的串連,而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生活經驗。歷史充滿耐人尋味的提問,所以讀歷史從來都需要一份探究精神。學生一般認為近代以前男女關係是男尊女卑,但唐宋與明清男女關係可能單單用「男尊女卑」4個字概括起來嗎?唐代女性穿什麼時裝?當時有時裝概念嗎?宋元時代法官如何判案,背後又反映了什麼價值觀呢?三國時代赤壁之戰真的存在過?戰况真的與電影一樣激烈?這些問題不容易回答,但充分說明了歷史的探究性與趣味性。

從來,歷史是充滿樂趣的學問。初中課程把文化史比例減少了實在非常可惜。希望有心的教師可以發揮專業引導學生思考歷史,讓學生代入歷史時空培養一份歷史想像力。這樣學生才有機會漸漸愛上中史科。

如何教如何學 同樣重要 

大眾關心歷史教育是一個好開始,不過歷史教育的發展除了「教什麼」外,「如何教」、「如何學」同樣重要。學生常問我:「點解要學歷史?歷史唔係背係咩!」就反映了我們要多多從學生的需要出發來構思課程及課堂教學。初中教育是基礎,建立正確學習歷史的態度非常迫切,這樣多年來同工的努力才不會白費。其實,香港很多青年很愛讀歷史,現在契機出現了,我們要好好把握。

作者是資深歷史教育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