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我們不是中國人是「亞洲人」?(文:楊志剛) (08:50)

香港大學一項有關市民身分認同的民調發現,以0分至10分絕對評分計(10分代表絕對認同,0分代表絕不認同),香港人對「亞洲人」的認同感為7.85分,對「中國人」的認同感只得6.53分。這項發現使我頗感困惑。何謂「亞洲人」?「亞洲人」是一種身分認同?如果不強迫受訪者就這個選項作評分,而是讓受訪者自由回答他們是什麼人,有多少香港人會說「我是亞洲人」?

其他文章:香港人中國人身分其實不對立(文:鄧鍵一)

給非我族類的集體模糊標籤

「西人」搞不清黃皮膚黑髮黑眼的東方人究竟是中國人、韓國人、日本人、越南人或新加坡人,於是一律統稱他們為「亞洲人」。此乃貪圖方便而給予非我族類的集體模糊標籤。正如我們搞不清金髮碧眼白皮膚的究竟是美國英國法國或澳洲人,於是統稱他們為「西人」。如果問「西人」是什麼人,有多少人會說「我是西人」?

亞洲人不會以「亞洲人」作為其身分認同,正如「西人」不會以「西人」作為其身分認同。歐洲一體化搞了60多年,「歐洲人」手持歐羅、袋着歐盟護照通行歐盟各國,雖然高度一體化,但他們不會說「我是歐洲人」;他們會告訴你「我是德國人」或「我是法國人」。亞洲又如何?亞洲不要說一體化,而是多體化得連「亞洲有多少國家」這個簡單問題都會使大部分「亞洲人」「谷歌」(Google)一輪之後仍答不準;當然更不存在亞洲人專屬的「亞盟護照」。「亞洲人」是用於他人的模糊的種族劃分,而非出於自身的身分認同感。

這項民調由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作出,於6月20日以新聞公報發表細節如下:

(1)香港市民對「亞洲人」的認同感為7.85分;

(2)香港市民對「香港人」的認同感為7.65分;

(3)香港市民對「世界公民」的認同感為6.88分;

(4)香港市民對「中華民族一分子」的認同感為6.74分;

(5)香港市民對「中國人」的認同感為6.53分;

(6)香港市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的認同感為5.84分。

「世界公民」非身分認同載體

調查亦發現香港市民對「世界公民」的認同感,高過對「中國人」的認同感。這同樣令我大惑不解。何謂「世界公民」?是形象光輝、跨國界跨種族、在世界通行無阻的身分?這個跨界的標籤超然和高貴,它令人欣喜,因為「世界公民」是一個崇高的理念,代表了對人類普世價值的嚮往。大家都是地球一分子,應該和平友愛、公平公義、珍惜地球。故此「世界公民」在任何民調中拿出來作為文明理念的一個回應選項或評分選項,都會備受歡迎。但這個選項並非身分認同的載體。「亞洲人」這個劃分起碼還有地理作為參考線,總算是地理上來自亞洲的人。「世界公民」如果作為身分認同的載體,只會發生在如果民調訪問員是「來自星星的你」,問這個「來自地球的我」的身分認同感時,我可能笑說「我來自地球,是『世界公民』」。但是我這個「地球村」的「村民」,一旦走出中國和香港的「村境」,「地球村」所有其他「村民」都不會視我為「鄉里」,只會視我為不明國籍的「亞洲人」。以「世界公民」作為身分認同的載體,地理上是「來自星星」。

該項調查對「中華民族一分子」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的回應數字,亦令我迷惘。我想不到上述兩項身分認同感所獲得的分數會高達6.74分和5.84分。如果我問任何愛國愛港朋友的身分認同,無人會說「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這個國籍用語在申請外國簽證等事宜時可能使用,而非用來思考身分認同的概念。他們會簡單自然回答「我是中國人」或「我是香港人」。「中華民族一分子」這說法何時會用?一場競技或比賽如果中國人贏了「西人」,則不論該名中國人說廣東話也好、普通話也好,來自北京也好、台灣也好、印尼華僑也好,他們會自然反應「作為中華民族一分子我也感到驕傲」。民族認同感的自然反應不會細緻地自我分析自己到底是認同「中華民族」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中國」。

其他文章:【中英聯合聲明失效?】聯合聲明已融入基本法當中(文:李浩然)

香港人是中國人一部分 身分重疊非對立

當然,上述民調的用意是用「強迫選項」的評分來硬分受訪者到底是認同中國,還是認同中華民族,還是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這點是明白的;但是這樣的切割與現實生活距離太遙遠。「中國人」、「香港人」這兩項身分認同,是自然而來的內心認同,故此亦是強力的認同。不少香港人手持外國護照,大家旅行時,有時會八卦地問「你揸什麼護照?」答案可能是「我揸美國護照」。請注意:一問一答都是在說「揸」什麼護照。「護照」問世於16世紀,一直就是用來方便和管制跨越邊界往來的外置證件,並非發自心底的身分認同。英國人不會因為這名亞洲人「揸」英國護照而說「he is a Brit」。「亞洲人」亦不會因「揸」英國護照而說「I am a Brit」。

這項調查公報亦表示:「以上(調查所得)數字全部來自獨立評分題目,完全沒有涉及『香港人』與『中國人』身分對立的問題。」這論點是成立的。香港是中國一部分,香港人是中國人一部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身分重疊而非對立。問卷選項把兩者硬分,不等於人心會把兩者硬分。中國女排打贏日本、國家在科技上直追美國,作為中國人我會歡呼喝彩;香港人聲援六四民運學生、聲援劉曉波時,我會為香港人的高貴品質而驕傲。兩個身分,沒有矛盾。

國家隊和香港隊作賽時,我們心中會「十五十六」。如果是女排,我一定支持國家隊,因為國家女排球星朱婷是我的偶像。如果是單車比賽,我當然希望李慧詩贏國家隊,因為我是她的「粉絲」。這是「世界公民一分子」的人類自然反應。民調要探索的正是被訪者內心的人性自然反應,而非要求被訪者將自己提升到「星星」的高度,然後以「宇宙人」的冷峻目光剖視自己是否「亞洲人」。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楊志剛]

(原文載於2017713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中港矛盾之外 尚有階級矛盾(文:陳景祥)

其他文章:航母來港 提振剛陽氣(文:阮紀宏)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