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不能讓歪理說得理直氣壯(文:葉健民) (09:08)

回歸20年,有什麼改變?這是過去幾個星期不斷重複的問題。坦白說,20年前的7月1日,我並沒有太大的感觸,因為當時仍在英國念書,即使整天坐在電視機前看直播,但隔着一道屏幕,始終不能完全感受到大家當年的心情,也體會不到當天烏雲密佈風雨飄搖的景象。但之後10多年,與大家一同經歷了無數高低起跌天災人禍,自然感觸良多,也體會到回歸以來的巨大改變。民主停步管治敗壞等制度問題,令人失望沮喪;貧富懸殊社會矛盾有增無減,更叫人痛心難過。但過去20年最教人難受的,是很多人把歪理謬論說得愈來愈振振有詞,甚至理直氣壯;而這些歪理悖論,卻逐漸蠶食我們珍而重之的核心價值。這種說法,多不勝數,但近年有3句說話,最令我憤憤不平。

其他文章:應是釐清誤解的時候(文:王慧麟)

鼓吹「敬畏國家」 是返回帝制年代

第一句,是香港人必須「敬畏國家」。這是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的新近提法,他斥責部分港人不願接受回歸中國的事實,也要求香港人對國家有起碼的尊重和敬畏之心。

希望港人多嘗試了解內地政府的邏輯和道理的要求,我可以理解;但「敬畏」又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呢?按常識理解,尊敬是必須出於感性上的接受和理智上的認同。假如缺乏了這些元素,順從態度便只可能是基於恐懼。就是說假如不識抬舉,便要承受後果。這自然談不上什麼心悅誠服,極其量大家只是屈服於權勢威迫,心裏只能有受辱的挫敗與鬱結。

而這種要大家畏怕國家的心態,也與我們一直對政治權威的態度不太一樣。香港人對公權的尊重,體現在對法律的遵從和對合理的公民責任的承擔上,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對政治權威不會有任何意見、謾罵以至批評等。我們會尊重政府,甚至會對官員以禮相待,但卻不會膜拜權力,把政要視為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救世者。因為我們相信人民始終最大,公權目的在於為公眾服務,也早已摒棄了封建時代君臣上下尊卑貴賤的奴才思想。

但習近平訪港3天的安排告訴大家,京官權貴所鼓吹的「敬畏國家」,就是要把時光倒流,返回帝制年代,要你我乖乖地做個蟻民。在他們眼中「聖駕光臨」、「皇恩浩蕩」,所有人當然不能冒犯最高領袖,絕對不能令他「龍顏」受損,影響主子的心情。所以哪怕保安安排如何擾民,也務必要主席看不到半句抗議口號、聽不見任何反對聲音。在這個大前提下,甚至我們向來重視的採訪自由也要放在一邊,記者提問也會被看成大逆不道的惡行。所謂「敬畏」,大概就是期望大家要如梁振英夫婦般,不理禮儀直闖主席專機,要表現出那份有機會親近權力榮獲「聖寵」的情不自禁和高度亢奮。

北京強調的是行政霸道

與此相關的另一句說語,是特區必須維持「行政主導」。行政主導本來是在全世界各地普遍存在的政治現實,即使如美國般實行總統制的國家,由於行政部門擁有龐大的資源,其他權力機構要有效監察,事實上也很困難。在香港,《基本法》更早已定下不少規定,如財政提案權在政府手上、立法會議員提案要分組點票,以至比例代表制導致難以出現多數黨等,都是有利於行政部門維持主導地位的。但北京一直所強調的,其實並不是「行政主導」,而是「行政霸道」。她所期望的局面,其實是立法會還原到殖民地時期的角色:可以向政府提意見,但只能「小罵大幫忙」,更不要忘記自己始終是一個橡皮圖章,絕對不能拖政府後腿。

進一步而言,北京一再強調行政長官是中央委任,代表中央權威,所以他必須有「凌駕性」的地位。言下之意,批評政府、阻撓施政,可被視為等同挑戰中央,甚至危害國家主權。這種邏輯既關乎於立法會,也同時適用於司法機關。所謂「三權合作」,就是說法官判案時必須考慮對政府的影響,要識時務好自為之。這種其他權力機關只能服膺於行政部門、不應獨立自主地對它進行有效監察的局面,必然令政府可以為所欲為、橫行無忌,這就是中央心目中的「行政主導」。然而,這種「行政霸道」狀態,與我們一直講求的權力制衡以至司法獨立的原則,卻完全背道而馳、差天共地。

其他文章:5年前輕車簡從視察 習今「打倒昨日的我」(文﹕潘小濤)

「好人好姐怕什麼」 合理化惡行

最後一句,是「好人好姐,怕什麼?」這一句俗語,是建制派「愛字頭」陣營用來把一切危害法治、侵犯人權的惡行合理化的標準答案。銅鑼灣書店事件內地公安疑跨境執法,有人會說「你行得正企得正,為什麼要怕公安扣查?」23條要立法,也總有人會指倘若你不是存心搞港獨、決意要分裂國家,又何懼之有?

這種說法,是中共一貫打擊異見的方法。就是假如要打壓異己,便首先要孤立他們,箇中手段是要令大多數人覺得事不關己、袖手旁觀,同時要將這些少數人說成是自找麻煩、咎由自取。然後,便可以告訴大家,只要你是正人君子良好公民,便沒有什麼值得擔心,哪怕當局如何對異見者眼中釘百般摧殘無情施暴,都對你們不會有絲毫影響,生活一切如常。當然,什麼才算是行正路守規矩,都是由北京說了算。在這種邏輯下,是非曲直沒有普世價值,更難以常識理解,一切只有國情考慮,凡事要以大局為主,道理也只有領導看得透說得準。

珍惜自由重視尊嚴的人的責任

這些說法,以年輕人的用語來說,是「比粗口更難聽」。不幸的是,回歸20年,這種指鹿為馬習非成是的胡言亂語,俯拾皆是此起彼落,每天在一點一滴腐蝕着我們珍惜的人權法治公民意識,無時無刻侵害着早已岌岌可危的自治原則。抗爭之日常,在於我們對每句謊言屁話堅決還擊,予以反駁。在這個群魔亂舞正道不彰的年代,不能讓這些歪理變得理直氣壯,是每一個珍惜自由重視尊嚴的人的責任。

作者是新力量網絡研究總監、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教授

[葉健民]

(原文載於201777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以媒體事件重奪七一?(文:陳智傑)

其他文章:【習近平訪港】繼三權合作之後 習近平又有新要求(文:呂秉權)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回歸20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