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特區新班子的「敏感位置」(文:陳智傑) (09:12)

候任行政長官人選塵埃落定後,公眾的注意力轉向新一屆特區政府的領導班子人選。近來傳媒「政情」消息亦不斷猜度不同人士「入局」的機會,就連正在日本舉行巡迴演唱會的香港歌星陳美齡也榜上有名。

其他文章:50億是教育急起直追的起點(文:馮偉華)

特首有多大自由決定共事人選?

香港主要官員「埋班」,候任特首的「心水」固然重要。誰人是林鄭月娥的理想人選、誰人願意「捱義氣」走入「熱廚房」、誰人辭官歸故里、誰人很想「趕科場」,頓成現在政治新聞的熱話。相信在未來兩個月,不同的名字將陸續「浮面」。這回要看林鄭月娥能否做到「滴水不漏」了。

不過,一個大家心照不宣的疑問是,香港特首到底有多大自由去決定共事的主要官員團隊人選?《基本法》列明一系列的主要司局級及紀律部隊首長,均是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按一眾「大陸護法」及京官的詮釋,中央任命乃是「實質任命權」。按此推斷,香港特首於主要官員的任免上只有「提名權」。

當然,香港特首於「組班」上肯定會「有say」,問題是個「say」有多大。具體來說,在北京而言,香港政府有哪些官職會涉及國家安全,因而必定要由極忠心之人出任?國家安全,是北京對港政策的頭等大事。以北京眼中的國家安全顧慮,推演其對新一屆特區政府人事任命的考量,也許未必全中,但相信不遠矣。

我不是中南海中人,也不知「朝廷」的風向。不過,最近翻閱友人王慧麟兄的舊作《閱讀殖民地》(2005年6月版),讀到一個有趣的章節,談及1970年代港英輔政司(相當於今天的政務司長)羅弼時(D. T. E. Roberts)呈送給英國外交部的機密文件。此密件為港英當局建議哪些港英政府職位只可由英國人出任,哪些則應該由英人供職,詳列如下:

.只由英人出任:港督(現今特首)、輔政司(現今政務司長)、保安司(現今保安局長)、警務處長、政治部主管(表面上為警務處管轄,實則由英國軍情五處指揮,於1995年解散)、政府保安主任(應該是當年保安科內負責港英政府保安的主管);

其他文章:教育賜予林鄭的歷史契機(文:楊志剛)

.應由英人出任(第一部分):財政司(現今財政司長)、副警務處長、副保安司(行動);

.應由英人出任(第二部分):律政司、律政專員、銓敘司(現今公務員事務局)。

羅弼時當年向英國外交部陳述指,第一項的職位,於任何情况下都要由英人出任;第二項的職位,由於可能會署任第一項的職位,所以亦應由英人掌握;而第三項的職位,羅弼時則表示華人官員可能會受制於各種壓力及干擾而不適宜出任。但他補充指,當有大量英人官員休假時,華人官員或會署任第二及第三項的職位。這安排可以接受,但在華人官員署任期間,港英當局必要時會避免讓他們碰到機密文件。羅弼時當時正為港英官員團隊「本地化」做好準備,以維護英國的國家安全。其後正如大家所知,除了港督外,本地華人高官最終也爬到上述的敏感職位。

當然,我們難以按英國和港英於1970年代對國家安全的考量,來推論如今的北京在想什麼。然而,港英殖民管治的檔案,為我們提供有趣的線索,估量當年英國人建立香港政府時,有哪些官位是涉及國家安全的「敏感位置」。這些官位可能便是香港特首如今未必完全「有say」的地方。

北京會否調整對「敏感位置」的理解?

當然,北京會否因應香港主權移交後的情况而調整對「敏感位置」的理解?例如在國民教育風波及校園港獨爭議後,我猜教育局長大約也會成為北京頗為看重的職位。另外,掌握大量地區資源的民政事務局長,相信於重視組織工作的中共領導眼中, 亦非同小可。這些「敏感位置」最終花落誰家,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作者是恒生管理學院傳播學院助理教授

[陳智傑]

(原文載於201756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其他文章:履行承諾 還學生愉快學習(文:尹兆堅)

其他文章:TSA政策出了什麼問題?(文:曾榮光)

相關字詞﹕文摘 編輯推介

上 / 下一篇新聞